第182章 今晚住我家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4:36
A+ A- 關燈 聽書

第182章今晚住我家

天知道,他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撲通撲通』都倒下了,為首的獨眼男子看見有人暈倒便知道中招了,只是他也吃了東西。

是以,明白歸明白,最後他還是倒地了。

只不過倒地之前,倒是比其他人多想了想,是誰害他們呢?

要不說,大當家不是白當的,腦子轉的快,霧迭山易守難攻而且若不是進過寨子,整個山頂不算小而且怪石嶙峋樹木頗多,寨子在深處,很難被發現。

上山的路只一條,沿路兩三暗哨也不是白設置的,能躲過這麼暗崗除非功夫異常高強,不然不可能驚動不了自己人。

待吃飯時再下藥害他們,顯然已經埋伏許久。

寨子近日沒進新人,唯一一個新來的便是今日剛綁回來的容離,在他意識全部消失前,雖不大想承認,但想來想去,這次下手的人,可能就是容離。

他們這是終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容離被夏侯襄抱著,一路上竟糾結了,今日回家怎麼說,父母問起來實話肯定是說不得的,不然她也不用費心讓小桃瞞著。

夏侯襄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出聲安慰,「容喆已經幫你跟家裡說了,你今日偶遇溫小姐,晚上隨她回府住一晚。」

「真的?」容離驚喜道,「我二哥腦子行啊,這理由好,那我今兒住哪?」

這時候去御史府不合適吧?

還被他抱著…

「我家。」夏侯襄唇角微勾,正巧他近日就要翻修王府了,待離兒到了先讓她看看哪裡不滿意,待修葺時,著重整修哪裡。

呃……

容離想了想沒吭聲,除了他家她大概也沒別的地兒去,只是…

「有我住的地兒嗎?」容離又呈現出一種異常呆萌的狀態。

「有,」夏侯襄垂眸看了她一眼,接著目光繼續看著前方,「我屋子大。」

這話給容離聽得一愣,她眨眼琢磨了琢磨,又抬眸看了看嘴角含笑的夏侯襄。

她是不是被調戲了?

她容離是誰?

那是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主。

前幾次都是她調戲夏侯襄,現在被調戲了那還成?

只見她淡定的瞟了夏侯襄一眼,輕啟朱唇,「屋子夠大管什麼用?床夠大才行。」

運著輕功正飛速前進的夏侯襄明顯一頓,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女子,嘴角掛著壞笑正睜著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瞧。

夏侯襄頗為無奈,他發現自打離兒接受他以後,好像總喜歡調戲他,這次自己好不容易佔個先機,誰承想還能被她反調戲?

不過…他笑看著容離,回道,「那今日便歇在我房裡吧。」

容離本來含著笑意的眼睛瞬間變為驚訝,「什麼?」

夏侯襄繼續淡定的解釋,「我房間,床夠大。」

容離臉『轟』地便紅了。

這人怎麼變壞了?

以往容離調戲他的時候,他吶吶的回不了嘴,眼睛不自在的看向別處,逗的她直樂。

誰知今日竟會回嘴了,還把她鬧了個大紅臉。

誒,這人吶,學好不容易,學壞可快。

她身上那麼多閃閃發亮的發光點,怎麼不學?

偏偏學她這個。

「壞人。」容離小聲嘟囔了一句。

「叫我做什麼?」夏侯襄微笑低頭,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容離紅著臉,把目光偏向一邊,像極了之前的他。

夏侯襄愉悅的笑了起來,容離揚起拳頭,惱羞成怒的錘了夏侯襄一下,夏侯襄笑的越發開心。

回到王府,夏侯襄抱著容離一路來到後院,戰王府中下人雖然訓練有素,不過還是對王爺能抱回來一名女子,頗為震驚。

他們家王爺在外面是什麼名聲?

等閑女子敢近身,絕對打出十米開外。

這麼多年來,若能有一個女子能近主子的身,外面也不會傳出王爺是斷袖的名聲。

現在好了,他們家王爺『沉冤昭雪』啊!

我們王爺不是斷袖!

夏侯襄倒沒注意府里人的目光,一路抱著容離來到自己的院子,墨堯四人還沒回來,他平日用不慣別人伺候,所以現在什麼事情只能夏侯襄自己動手。

將容離放在床榻之上,夏侯襄抽出火摺子將燭火點亮,又去倒了杯水端給容離,「先喝些水,我去叫人給你燒水沐浴。」

容離現在穿的是山上小嘍啰的衣服,土匪本就不講究,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洗的,衣服上不是泥就是油,大老遠都能聞出嗖味來。

夏侯襄一向愛乾淨,就這身衣裳穿在別人身上,他一定離得遠遠的,要是離他離得近些,他都忍不住是要出手的。

可現如今,容離穿著,他淡定如斯的抱了她好久,絲毫不見嫌棄。

容離早就受不了這身衣服了,聽見夏侯襄要讓人燒水,端著茶杯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嗯嗯,多燒些。」

她得好好洗洗,說完容離又皺了皺眉頭,「我衣服留在山上了,換洗穿什麼?」

不能再穿這件髒的吧?

容離皺了皺鼻子,低著頭嫌棄的揪著自己的衣服。

「先穿我的吧,」夏侯襄接著說道,「可能大些,先湊活著穿,明日再讓人回府幫你拿。」

「好吧,只能這樣了,」容離點了點頭。

「先自己待會兒,我去去就來。」說罷揉了揉容離的發。

現在容離坐在床上,他站在地上,容離仰著臉一臉信任的看著他,讓他的心越發柔軟。

對於摸頭殺,容離向來沒有什麼抵抗力,她臉龐越發紅潤呆愣愣的看著夏侯襄,睜著大眼睛輕輕點了點頭,嘴裡呢喃道,「早些回來。」

「好,」夏侯襄眼神泛著柔光,微微彎下身來,輕輕在容離的唇上啄了一下,抵著她的額頭看向她的眼眸,「等我。」

「嗯。」容離乖乖的應了一聲,眼中依賴之色盡顯。

夏侯襄直起身來,走出房門去吩咐管家讓人燒水、做菜。

這麼晚了,離兒連口飯都沒吃,自然會餓的。

屋裡的容離坐在夏侯襄的床上笑彎了眼眸,夏侯襄將她放的往裡了些,腳踩不到地。

此時容離心情愉悅,搖晃著雙腳,輕咬下唇,眼睛轉了轉,『撲哧』一聲便笑了出來。

雙手捂住越咧越大的雙唇,心間『咕嘟咕嘟』地往外冒著粉紅色泡泡。

傻笑了半晌,旋即拍拍雙頰,心裡自己叨咕:不能這樣,別人看到會被笑話了去的。

她得矜持!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