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王妃暈倒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36
A+ A- 關燈 聽書

「今日南玄軍打仗,可真是打的大快人心啊,對方壓根措手不及!」

「聽說那雲挽月中了毒,現在還昏迷不醒。」

「而且那天焱太子被打傷了,嘖嘖,夫妻兩一起昏迷不醒,簡直丟盡了天焱的臉面。」

雲輕歌倏然坐起身來,她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臉色有些黑。

昨晚上……

溫存到最後一步時,沒有下一步了。

甚至男人還說了一句令她費解至極的話:「小歌兒,我等你徹底放下他。」

他?

他指的是……夜天珏?

她揉了揉腦袋,心想,她壓根對夜天珏沒什麼心思好不好。她其實很想解釋的,可每次說她已經不喜歡夜天珏的時候,他都不信,以為她是騙他呢?

雲輕歌心底正氣惱著,走了出去,發現守在營帳外的正是青玄。

「他上戰場了?」看見青玄,卻獨獨不見夜非墨,雲輕歌的心底已經有了答案。

青玄目光閃躲著,點點頭。

他不敢告訴王妃,今天主子不但上了戰場,而且還把夜天珏打成了重傷,把夜天珏挑下馬背,打得那叫一個鼻青臉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臉色有些難看,甚至在雲輕歌的眼中情緒更像是心虛。

雲輕歌半眯著眸子,用一種極其詭異的目光剜著他,「上戰場而已,你為何這麼心虛,難道是……」

「不不不,什麼都沒有,什麼事都沒有!」青玄迎著雲輕歌的目光,頭皮發麻,當即很乾脆地回應了一句。

但就是這樣毫不猶豫地矢口否認,才會令雲輕歌更加懷疑。

難道夜非墨受傷了?毒發了?

「阿墨毒發了?」她一顆心懸著。

一聽這話,青玄是傻愣住了。

王妃這是不按常理出牌的?關心的竟是王爺?

咦……

他忽然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

「不不不,沒有,主子沒事,太子怎麼可能是主子的對手。」

一聽夜非墨沒事,雲輕歌一顆心才能安穩落地,不由得好奇問道:「太子受傷了嗎?」

青玄心底咯噔了一下,雙眸眸光不安地閃爍:「這……屬下也不知。」

言罷,他連忙就跑了。

雲輕歌狐疑地看著他狂奔的背影,顯然有些不解。看青玄這般避如蛇蠍的模樣,彷彿她會追著他細問似的,這傢伙可真是奇怪。

她搖了搖頭,只好作罷。

剛剛也聽見了外面的士兵在討厭,雲挽月已經中毒昏迷了,而夜天珏……也受傷了。

如果是被夜非墨打傷的,他真該慶幸自己沒丟一條命。

看來夜非墨說的三天期限,還真不是誇張……

她兀自想著的時候,忽然心口一陣劇痛,她低咒了一聲該死。

耳邊似是有他人的呼喚。

似是在叫……珏哥哥?

她記得原主對夜天珏的稱呼也是「珏哥哥」,而且這道聲音好像來自很遙遠之地,雖聽上去有些模糊,但明顯是她自己的聲音。

漸漸的,心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唯有彎下腰才能平息這股疼痛感。

「王妃,您怎麼了?」青玄的聲音傳來。

雲輕歌額際上已經冒起細密的冷汗,艱難地抬起頭看向大步走向她的青玄,唇緊緊抿住,想說話卻艱難地吐不出一個字。

青玄急忙奔過來時,她雙眼一黑,直接暈厥了過去。

「王妃,王妃,王妃!」

……

戰場。

兩軍對峙,戰場上已經橫屍遍野。

而作為主帥的夜天珏已經受了重傷被人抬下了戰場,天焱軍大勢已去。

就在天焱軍將士們打算投降時,忽然人群被分開了一條道路,一名將士嚷道:「讓開讓開。」

士兵們讓開了一條道,只見一人騎著高馬身穿黑色鎧甲策馬而來。士兵們瞧見夜無寐,莫不是眼睛一亮。

這幾次的戰役都是太子殿下帶領出戰,他們都明白,太子殿下急迫想要立功,故意不讓副帥上戰場而只是守著軍營,但其實大家都明白……

比起太子殿下的魯莽草率行徑,吳王的打仗才能才是厲害的。

「吳王在,我們不怕了!」

「是啊,有吳王,咱們絕不投降!」

士氣一瞬間就高漲了。

哪怕是已經傷殘的士兵也皆高呼了一陣。

夜無寐看了一眼自己一直帶領的軍隊被夜天珏如此糟蹋,心底一股火氣湧上,他抬起眼帘看向對面領兵的人。

那人也身穿著墨色的衣袍,但上戰場卻連鎧甲都不穿,一張如玉的面容上沒有表情。雖是一張陌生臉,可夜無寐總覺得在何處見過……

他輕眯了眯眼,想不通這西玄何時有如此厲害軍事才能的將領?

「敢問將軍貴姓?」

對面夜非墨瞥了他一眼,輕蹙了蹙眉。

看來……

他還得先把夜無寐解決了。

他不說話,便只是用冰冷的目光掃弄著夜無寐,眼神中帶著一分殺氣。

他可不會忘記,這男人看他媳婦時的眼神……

正想著,忽然一人策馬而來,在他的身側停下。

「主子……」侍衛附在夜非墨的耳側說了一句話,「王妃她……暈倒了,現在大夫也沒診斷出是為何。」

男人原本無波無瀾的眸底瞬間掀起一片漣漪,深睨了一眼對面的夜無寐,緋薄的唇只吐出了兩個字:「退兵。」

退兵兩字,令這方的士兵一臉震驚。

對面的夜無寐也奇怪地皺眉。

站得離夜無寐近的士兵隨即低聲道:「這個西玄將軍,也不過如此嘛,一見咱們吳王來到,立刻退兵,真是個慫包。」

他一語,旁邊的士兵也紛紛附和著鬨笑出聲。

然而,笑到一半,侍衛們皆變了臉色,一支箭矢劃破了嘈雜的笑聲,瞬間刺穿了好幾名侍衛的身體。

大家還來不及發出驚呼,便倒地。

夜無寐眉心一跳,猛地看向那方已經策馬離開的墨衣男人,他猛地捏住了馬韁。

那男人……

很強。

那支箭矢是他瞧著對方射過來,卻來不及反應去阻擋。

這人真是西玄將軍?剛剛他也不言不語,並未自報家門,西玄若是有這等人物,他們怎麼會不知道?

「王爺,我們也撤嗎?」現在傷亡慘重,不撤回去也不可能。

夜無寐輕眯了眯眼,冷戾地吩咐:「撤軍。馬上派大夫過去給夜天珏看病!」

此刻連主帥都懶得敬稱一句。

在他看來,這沒用的夜天珏,早該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