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媳婦命更重要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43
A+ A- 關燈 聽書

西玄軍營。

夜非墨疾步走向營帳。

「姓墨的,你怎麼回事?你怎麼退兵了?」陸驍聽見消息就已經站在營帳外等著找這拽得不行的男人算賬。

眼看著就可以讓天焱軍投降,這人倒好,竟然在眼看要贏之時竟然……退兵?

夜非墨一心想去看雲輕歌,見陸驍五大三粗地攔在面前,不悅地一掌揮開攔路的男人。

「我說過,三天時間,陸將軍若是等不及大可以再上場打一場。」

「你!」陸驍氣得瞪著夜非墨。

這時候南宮昊也追了過來,他身體底子自然不能跟夜非墨比,此刻跑得呼哧呼哧地才追了過來。

「陸將軍,此事稍後再議,媳婦命更重要。」

陸驍張嘴,還想說哪兒來的媳婦,卻見神色著急的墨衣男人已經輕功掠走了,顯然是急了。

難道是……這姓墨的男人媳婦出事了?

可縱觀整個軍營,好像只有那男人營帳里有個丫鬟……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夜非墨大步走向營帳時,青玄連忙迎上前:「主子。」

「醒了嗎?」

青玄輕嘆一聲,微微搖搖頭。

當時他害怕王妃詢問夜天珏的事兒,所以特地跑掉,不曾想沒跑多遠就瞧見王妃忽然捂住了胸口蹲下.身,這模樣……看起來令人揪心。

夜非墨挑開車簾大步走入,才看見床沿上的女子已經面色蒼白到近乎透明。

透明到……彷彿要從眼前消失。

他瞳孔驟然一縮,帶著戾氣的目光忽然落向一旁戰戰兢兢的大夫。

「墨……墨公子,恕我直言,這位姑娘恐怕……」

「恐怕什麼?」南宮昊也入了營帳,急切詢問。

這要是夜非墨的王妃出了事,他都不敢想這接下來可能面對的後果。

大夫面對著夜非墨那雙似要將他給撕碎的模樣,顫著手擦了擦額際的冷汗,要說「給姑娘準備後事」這句話,死死卡在喉嚨處說不出口。

這姑娘……

似乎看著生了很重的病,可他又實在探查不到任何病症,偏偏脈象已經漸漸薄弱下去,彷彿即將要跳停……

就這樣的脈象看,不是要死了又是什麼?

南宮昊看著大夫似乎要哭的模樣,揮了揮手:「你退下。」

若是再待下去,指不定要被夜非墨給掐死。

大夫如釋重負般,連連點頭,隨即退了出去。

南宮昊安慰說:「阿墨,不如再叫其他姑娘,啊,對了,阮大夫呢?你們怎麼不叫阮大夫過來。」

阮芷玉值得他們信賴,自然也不會胡亂給雲輕歌診斷。

青玄聽見他們的話,弱弱地解釋:「阮姑娘她……今日剛好不在。」

……

雲輕歌耳側也聽得到他們的說話,只是偏生就是睜不開眼,好像意識被拉拽進了空間里。

「雲小姐。」

系統忽然亮了。

雲輕歌這下徹底清醒了,一抬頭就察覺到自己已經以意識進入到了空間里,她猛地看向屏幕。

「傻瓜,我怎麼回事?」

剛剛大夫的話,她都聽得見。

她自己的身體,好像已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

屏幕上的圓球跳了跳,隨即說道:「雲小姐,還記得我之前給你打的預防針吧?這次來這兒,只要處理好原主的意識,可以給你額外升值任務值。」

任務值?

雲輕歌倏然望向屏幕上的數值。

數值最近也有增長,畢竟她之前和大反派那般親密,差點都做了真正的夫妻。

她回神,盯住屏幕數值,眯了眯眸:「你這話的意思是,讓我暫時把身體讓給原主?」

那傻屌原主?

有沒有搞錯,原主若是佔據了身體,還會願意把身體還給她?

「雲小姐你也別這麼小氣吧,只要讓女配看見夜天珏的真實面目,讓她死心,她就會安心離開。」

夜天珏是什麼真實面目,原主會不知道?一片痴心錯付,難道還不明白?

雲輕歌很生氣。

她只是怕夜非墨會誤會……

「你現在不肯讓身體,原主也不肯讓步,這事兒就解決不了了,現在外面的人都瞧著你這身體可能要……剛剛大夫本意是讓大反派給你準備後事的。」

雲輕歌垂下頭。

「給她十二個時辰。」她垂著頭,聲音帶著幾分不悅。

她只會給原主十二個時辰。

本就是個書中人物,而且早已在書中成了炮灰了,現在還有意識殘存,這算什麼事?

「雲小姐,我也知道你不服,其實這也很正常。你穿越佔據炮灰女配的身體時,她並未被害死,所以她的意識殘存也是合理的,畢竟這身體是她的不是你的嘛!」

雲輕歌突然抬起頭瞪向屏幕。

她想掐死這系統。

「如果是穿越到了奶娘殺死女配之後,可能就沒有這樣的問題了,但偏偏……我們總部規定,讓你改變女配命運,那肯定不能穿成死了后。」

「你閉嘴吧,我只給她十二個時辰,如果十二個時辰還不把身體歸還我,我會用自殺的方式把身體奪回來。」

她的話語滿帶威脅,讓系統明顯聽出她的不耐煩。

雲輕歌雖然平日里看似好說話,可她在原則問題上是絕對不會妥協。

尤其是在對夜非墨的感情之事上……

「好好好,我這就將你的要求彙報上去,這次任務值升了后,我就可以跳出空間陪你了哦。」

雲輕歌:「……」

債見,她不想要它陪。

……

夜色寧靜。

營帳內其他人都早已退了出去,夜非墨撐著腦袋在床沿邊。

他一隻手握著雲輕歌的手,另一隻手支著額際,闔著眸子,所有擔心的情緒已經掩蓋在了眸底。

忽然,手中握著的小手動了動。

他倏然睜眸看向床榻上的人。

「雲輕歌」忽然坐起身來,已經睜開了眼睛,如同大夢初醒般的神色。

「輕歌?」他瞧見她醒來,心中大石這才落了地。

「你是誰?」然而……

女子一開口,卻帶著漠然和抵觸。

她低下頭看了一眼被他握著的手,嫌惡地皺了皺眉,忽然抽回了自己的手,連忙起身去洗手,一副避瘟疫般看了一眼夜非墨。

「我要去見珏哥哥,珏哥哥受傷了對不對?」她連忙往外走。

夜非墨的手僵住,面色一寸寸沉了下去。

聲音還是雲輕歌的,可人……卻如同換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