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逼宮的是蘇雲沁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09
A+ A- 關燈 聽書

「皇上可還記得這皇位,又是誰給你爭奪下來的?」

「……」皇帝語塞。

林文淵的一席問題,無疑是在向他說明,一切都到頭了。

「當年我替你將太子之位奪下,扶你上皇位,讓我妹妹嫁給了蘇鵬,可你呢?你賜一個柳如眉,毀了我妹妹?呵!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底那點心思。」

皇帝沉默。

柳如眉那女人,是他提前讓人安排好的。

對,這事情只有他和宮中太監總管知道,怎麼林文淵查到了?

最可氣的是,這林文淵竟然能忍到現在爆發。

「皇上恐怕不知道臣心底是有多麼的心痛和失望,你竟然要如此對待臣的妹妹!」

林文淵面容有些陰鷙,上前一把揪住了皇帝龍袍的衣襟,雙眸中迸射的冷光幾乎要把他給刺穿了去。

皇帝哀嘆了一聲:「文淵,你我之間的關係,難道犧牲區區一個女人又如何?更何況你怎麼不怪蘇鵬那孬種,竟然護不住你妹妹,讓你妹妹死了。朕弄個女人,是他蘇鵬把持不住,豈能怪朕?」

「你!」林文淵磨牙,氣笑了。

他真是佩服這皇帝到了此時此刻還能力如此找借口。

皇帝又道:「你放了朕,今日之事,朕既往不咎。如何?明日蘇家全家問斬,也算是為你妹妹報仇了。」

他知道,他不能沒有林文淵。

當初也是林文淵將他一手扶持上皇位,其中犧牲了多少,不用多說。

而他當初也是傍上了蘇家大家,還娶了蘇染為側妃,這才有了足夠龐大的勢力。后登基為皇,蘇染封為皇貴妃也是不爭不搶,實在很讓他滿意。

現在……

「恐怕要讓皇上失望了。」清脆的女音自宮門口傳來,如銀鈴般悅耳。

皇帝看向宮門口,瞳孔驟然一縮。

之間宮門口走入了一名白衣的女子,在血月月光之下容顏極其絕麗傾城,恍惚間,如同自九天之上落下地仙女。

可這張臉,實在讓他驚愕了!

林文淵轉頭看向入宮門的蘇雲沁,眸光微閃。

蘇雲沁來了。

他瞄了一眼皇帝那驚愕到雙唇緊抿的表情,一把推開了皇帝。

皇帝雙瞳泛上了水花。

他最愛的還是這個女人……他是將死之人,所以看見了這個女人的幻覺嗎?

「皇上這麼盯著我,我夫君可是會生氣的。」蘇雲沁挽住了風千墨的手臂,微笑,「我家夫君是個醋罈子。」

皇帝轉頭看了一眼那鬼面面具男人,心狠狠一顫。

這不是他愛的女人,是蘇雲沁!

他垂眸,掩蓋了自己心底的那抹怔忪和絕望。

風千墨漠然看著皇帝的表情,神色盡掩在面具之後,諱莫如深。

「蘇鵬,你們竟敢越獄!」皇帝意識到了什麼,看見了蘇鵬和蘇雲沁,突然睜大眼,怒道。

他是真的沒想到這些人竟然膽大包天到越獄。

不,眼下的情況比越獄更可怕!

四周的侍衛正冷眼看著他,而面前的林文淵和蘇鵬,神色詭異。

蘇雲沁鬆開了挽著風千墨的手臂,緩緩朝著皇帝走去,冷聲道:「皇上,這是你逼蘇家的。」

「不……蘇雲沁,你聽朕的,放手,朕就還蘇家一個清白。」

「皇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您即便這麼說,也改變不了什麼。」蘇雲沁冷笑,從一旁扯過了一張空白聖旨,放在桌上。

「你們……做什麼?」皇帝暗自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知道,他們這樣的行為已經很明顯了,這是要強迫他寫聖旨。

「寫聖旨,我們尚且可以饒你一命。」蘇雲沁走近,將聖旨鋪開,還慢悠悠地將墨給研好,「若是不寫,那對不起了,我們只能不仁不義了。」

「等等,朕寫,朕寫!」

他連一點反抗都沒有,絲毫不猶豫地點頭。

他不寫的話那就是死路,寫了之後好歹還能逃出去。

「寫。」蘇雲沁把筆遞給了他。

皇帝接過筆,轉頭看了一眼蘇鵬,雙眸中還帶著些希冀。

他希望蘇鵬這時候能夠來個「良心發現」,幫他把自己的女兒給勸說了。

可惜的是,蘇鵬渾然沒有要說話的意思,而是撇開了頭,當做沒有看見。

皇帝心一橫,還是抬起寫了聖旨。

「皇位禪讓給我爹。」蘇雲沁在一旁吩咐,「按照我的話寫,否則我就砍了你的一根手指頭。」

皇帝捏著毛筆的手狠狠一顫。

誰告訴他,蘇家大小姐是個草包?

眼前這個女子哪裡有半點草包的樣子?甚至陰辣狠絕,說砍他手指頭的樣子連眸都沒有眨一下。

風千墨始終沒有出聲,看著殿內的情況,轉身往外走。

此刻邪風候在門口,見他走出,連忙迎上前來,拱手道:「爺兒,冷星耀已殺。」

風千墨垂眸,看見邪風手中正提著一隻包裹,包裹邊緣還淌著鮮血。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丟給那皇帝看。」他斂眸,聲色毫無溫度。

光是取了冷星耀的首級已經算是仁慈了。

冷星耀之前不斷找他家小女人的麻煩,就該這麼折磨死。

邪風應了一聲,提著包袱往裡走。

心中忍不住腹誹,他們家陛下還真是睚眥必報。

出門之前,特地吩咐,一定要單獨取了那冷星耀的首級……感情是因為那冷星耀之前對蘇雲沁的種種陷害和冒犯。

於是乎,邪風在心中得出了一個很誠懇的結論。

惹誰都好,絕對不要惹蘇雲沁。

不是蘇雲沁會把你給弄死,還是他們家陛下絕對會讓人生不如死。

……

殿內的聖旨已經寫好,此刻邪風提著包袱走入。

皇帝抬頭看了過去。

邪風已經將包袱扔在了他的腳邊,異瞳里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包裹著的布散開,露出了一隻人頭。

皇帝瞪大眼睛,駭然到從凳子上摔落至地面。

「星耀!」

蘇雲沁看見冷星耀的首級,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她沒想到風千墨會下令取冷星耀的首級……

哎喲,她家男人果然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聖旨寫好了……放朕走。」皇帝哆嗦地說道。

他知道自己如今大勢已去,已經沒有他再繼續掙扎的機會了。

朝中大臣基本都是擁戴林文淵,軍權又在蘇鵬的手中,他這皇帝做的真是很失敗。甚至之前相信林文淵,還將奏摺經常交由林文淵代為批改,現在倒好,一切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那可不行。」蘇雲沁抬起聖旨,吹乾了上方的墨跡。

「你……還想怎樣?」皇帝臉色微變。

蘇雲沁挽起了一抹很美好的微笑,「皇上,哦不,現在不能叫你皇上了。國璽交出來了沒?」

「在……在朕的寶庫里。」

「哦,那好,去將國璽取出來。把皇上押入囚牢里,明日遊街示意。」

「你!」皇帝沒想到蘇雲沁竟然如此陰狠,簡直氣岔氣了。

他以為自己寫了聖旨就能沒事了!

侍衛得到命令,立刻去辦。

不過一會兒,侍衛便將國璽取了過來,遞給了蘇雲沁。

蘇雲沁放在手中掂了掂,很是意外地說道:「就這麼個東西,就能掌握了古越國,嘖嘖。」

以前沒想到會如此刺激,當時只想著能報仇便好。

今夜逼宮之舉,雖是最為大膽之事,她的神情卻也很是淡定。

皇帝心中悔恨。

他以為蘇鵬就是軟包,即便是下了殺令,他也絕對不敢胡來。可是沒想到啊……他千算萬算,就是沒有把林文淵這人給算進來。

這下好了,一切都賠上了。

蘇雲沁將國璽遞給了蘇鵬。

「爹。」

蘇鵬面無表情地接過,實則心底已經有些掙扎了。

他已經在極其努力地維持著心底的波瀾起伏。

見蘇鵬接過了蘇雲沁的國璽,林文淵才出聲道:「皇帝不能留。」

必須死!這是祭奠他妹妹的最重要之事。

蘇雲沁還未開口,林文淵已經抽出了侍衛的劍朝著皇帝刺去!

……

翌日。

昨夜宮變,消息一夜之間傳遍了整個古越國的大街小巷。

茶樓酒樓,街上小販,無一不是在談論著此事。

不過百姓們都未曾反對,蘇大將軍在百姓的心中無疑是英雄的存在,比之前那昏庸的皇帝要好許多。

客棧的二樓。

風千墨倚窗而立,看著今日被裝進囚車裡的前朝皇帝屍體游遍帝都的街道,他眸光幽幽。

蘇岳醒來時,就發現這帝都已經變天了。

他輕聲咳嗽起來:「咳咳咳,千墨啊,你過來,跟爺爺說兩句話。」

風千墨收回視線,走至蘇岳的身邊坐下。

「你說說,你打算什麼時候正式娶我家雲沁啊?」當然,在蘇岳的心底,那明月山莊里的成親都是浮雲,根本不作數。

「爺爺。」風千墨眸光一斂,將蘇岳從床榻上扶起。

蘇岳哀嘆了一聲:「知道知道,你是不是要離開了?」

「是。」風千墨頓了頓,又道,「有件事情,還請爺爺不要告訴雲沁。」

「什麼?」蘇岳古怪地問道。

他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風千墨接下來要說的話會極其殘忍。

風千墨闔了闔眸,再睜眸時,眸中一片清明。

他抬起手掌,掌心中出現了一條紅線,像是血絲一樣的東西。

「孤可能沒法再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