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他要被這女人逼瘋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15
A+ A- 關燈 聽書

蘇岳赫然抬起頭來。

滄桑而平靜的雙眸中漾開一圈又一圈的漣漪,他定定地看著面前高大沉靜的男人,灰白的眉毛一皺。

「你這話的意思是……你要負我孫女?」

作為疼愛蘇雲沁的爺爺來說,他是絕對不會讓這些男人傷害他的孫女。

要不是看在這個男人是兩個孩子的爹,蘇雲沁又非他不可的份上,他其實也不怎麼願意同意。

畢竟這是帝王。

不過現在雙方的身份並沒有這樣的芥蒂,只因為如今改朝換代,古越國是蘇家的天下的話,那蘇雲沁也稱得上是公主身份,哪點配不上他天玄國皇帝身份?

蘇岳板著臉,似乎看上去還有些氣呼呼的。

風千墨看著爺爺生氣的模樣,莫名想到蘇雲沁生氣的模樣,他有些莞爾。他走近蘇岳,坐在了蘇岳的對面。

「如今我與她身上的是情人蠱,情人蠱之所以成為情人蠱,以前先人製作出來就是為了折磨夫妻或相愛之人所用。」

蘇岳原本氣呼呼的表情因為他的話竟是收斂了幾分。

「你這話意思是……」

「我若與她在一起,要麼我死,要麼……她死。爺爺恐怕也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

「千墨。」蘇岳哀嘆。

他作為長輩,他也知道年輕人的事情他真的管不了。

風千墨視線落向窗外,聲色幽幽:「爺爺,給我點時間。」

他現在已經有了一個法子,只是法子會比較冒險。

蘇岳怔了一下。

「倘若我沒回來尋她,大抵是別無他法。」他慢悠悠地說道。

男人始終看著窗外說這話。

蘇岳甚至有那麼一刻懷疑,他是對著窗外的誰說話,亦或者是自言自語?總之,並不像是在對他說似的。

恐怕,這是他對自己的承諾?

……

古越國改國號為古周國,周這姓氏是蘇雲沁娘親的姓氏。

蘇鵬登基繼位,封號古周帝。

古周,也有孤舟諧音。

這是蘇鵬自己定奪國號,畢竟他堅定不想再娶媳婦。

新帝剛剛登基,等同於整個朝堂重新洗牌,一切都要重新布局,蘇鵬和林文淵非常忙碌。

比起爹和舅舅的忙碌,蘇雲沁也很忙碌。

一邊幫忙剷除前朝餘黨,一邊派人到處尋找蘇小野的第三味藥材。

當晚,蘇雲沁原本打算去往客棧,卻被蘇岳給喚住了。

「雲沁。」

蘇雲沁停頓下腳步,轉頭看向蘇岳正在小一和小二的攙扶下走出,她連忙迎上前去。

「爺爺,你怎麼不好好休息?」

「你是去找千墨?」蘇岳雙眸里閃爍著精光。

蘇雲沁古怪地看著蘇岳,看爺爺的模樣,應該是想要告訴自己什麼事。她輕輕點頭。

「不用去找了。」蘇岳沉沉地說道。

蘇雲沁雙眸微閃,手握成拳頭,「他走了?」

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當真發生時,一顆心依舊如墜深淵,很難過。

風千墨每次都是如此,不辭而別。難道與她道別真的有這麼難嗎?

蘇岳似是感覺到蘇雲沁的不滿,幽幽沉嘆了一聲:「現在應該還在客棧里,你現在過去尋他還能見著一面。」

爺爺的話,讓蘇雲沁想都沒想就轉身往宮外跑。

蘇岳張嘴還待說什麼,人已經施展輕功跑遠了。

盯著孫女那急忙焦灼的樣子,蘇岳嘴角抽了一下。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他感嘆似的搖頭。

小一歪著頭細細琢磨這話,小聲道:「老爺子,您這話……也不對吧?」

「怎麼?」

「公主殿下那是想去見最後一面罷了。」小一眼神晶亮,彷彿早已看穿了一切似的。

蘇岳睨他,「你小子都沒有媳婦,怎麼知道?瞎猜!」說罷還抬起手拍了他的額頭一下。

小一慌忙捂住額際,很想反駁,不用猜,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但也不敢多說。

……

蘇雲沁奔到客棧二樓,客棧里的小廝一瞧見是她,根本無人阻攔。

她停在了風千墨之前居住的房間前,微微喘著氣,心底有些糾結難過。

她在想,這門,是推還是不推?

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道女音。

「你見陛下?」是思琴的聲音。

蘇雲沁轉過頭去看向思琴,興許是因為剛剛跑得太急切,這會兒她還帶著些微喘。

思琴站在離她五步遠的陰影之處。

剛剛急切之中,她竟然都沒有察覺到那裡站著人,太大意了。

蘇雲沁眸光輕斂,點頭。

「進去吧。」思琴眼神閃爍,「恐怕日後你們也不會再見面了。」

蘇雲沁捏拳的動作更緊了些許,指甲陷入掌心裡,沒有回應,轉身推開了門。

她是帶著大力將門給推開,因為大力推門的動作,打破了屋內原本該有的靜默無聲。

臨窗而立的頎長男人聽見動靜,轉過頭看了過來。

瞧見她,男人幽邃的黑眸中只有暗芒閃動,卻並不顯意外。

「雲沁。」男人緋薄的唇微啟,語氣雖平淡,卻帶著無盡的溫柔。

蘇雲沁大步走向他,最後在他的面前站定。

「你要走了?」她眯著眼睛,卻是瞪著他。

與其說是瞪,不如說是剜。

這個男人要走了,不會親自對她說,還故意告訴爺爺,讓爺爺來變向轉達。

否則,她尋過來的話,他早就該走了。偏偏這會兒他還在這兒,說明他根本就是故意留在這裡等她。

蘇雲沁一雙眸子盈盈灼亮,甚至,那雙眼中似乎還有兩簇火焰在閃動。

她生氣了。

他有些無奈地說道:「嗯,我要走了。」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蘇雲沁聽著他那莫名無奈的聲音,竟是覺得格外……生氣!

她的眼神不知在何時變得銳利了起來,「要走就走,何必還故意讓爺爺給我轉達?你要走就走,這會兒等著我,還想說什麼?」

她話音剛落,他往前了一步,將二人之間那最後一步的距離縮短到近無可近。

蘇雲沁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身後就是窗沿邊,以至於她的后腰際直接抵在了床沿邊。

「站這麼近幹什麼?」她微眯眼睛。

「你呢?你這麼急匆匆來見我,不也是希望我不走?」他伸出雙手,撐在她的兩側,將她困縛在床沿與胸膛之間。

男人的逼近,讓蘇雲沁有一刻覺得窒息。

「我可管不著你。」她撇開頭,不想正視他。

下一刻,男人的指尖伸出捏住了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扳正,讓她的視線無法逃避。

「捨不得我?」他的臉湊近了幾分。

熟悉而清冽的呼吸拂在她的雙頰上,撩.人得厲害。

蘇雲沁下意識地咽下了一口唾沫,此時此刻眼前的男人堪稱妖孽。

「風千墨!別再靠近!」

不知是身體上起了反應,還是蠱後起了反應,她又感覺到肌膚有些灼燒似的燙意。

尤其是這股燙意先是出現在了手上。

風千墨聽見她的警告,垂眸發現她的神情似是有些古怪。

「雲沁。」

蘇雲沁雙眼有些迷離,她身體里有兩個東西在拉扯。

一個在催促她趕緊貼上眼前這男人,另一個則是要她趕緊逃開。

不行,太難受了!

肌膚的疼痛,讓她格外渴望和他相貼。

男人意識到她現在蠱后在發作,瞳孔赫然一縮,隨即往後退開,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

正常情況,蠱王蠱后這樣的至尊蠱毒,只是每個月會發作一次,其餘時間都會讓人清醒而正常。

唯獨蠱王和蠱后相碰觸,接觸的時間越長,他們越容易被彼此身上的氣息所吸引而開始蘇醒蠢蠢欲動,給宿主的身體造成一定的痛苦。

隨著時間越長,痛苦也會越發劇烈。

倘若蠱王和蠱后雙方,有一方死了,那另一方也會跟隨著在宿主的身體里徹底沉寂,處於永遠睡眠狀態。

這就是唯一的解蠱王的辦法。

蘇雲沁如此模樣,讓男人的心狠狠鈍了一下,往後退開兩步,鬆開了她的鉗制。

但蘇雲沁不肯,蘇雲沁感覺到這股強烈的意識拉扯自己,太難受了。她「絲」了一聲,猛地朝著風千墨撲了過去。

「風千墨!走之前,咱們把事辦了吧!」

她整個人撲上去,雙腳勾住了他的身體,嬌小的身子幾乎就掛在了他的身上。

風千墨眉尖輕抽了一下,扯開了扒著自己開始亂摸的不安分小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沁,現在你不行。」

「怎麼我不行?是你不行吧!」蘇雲沁目眥欲裂,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

風千墨清晰看見她脖子上的血管再次根根暴起,好像能清晰看見她血管中的血液在流動。他的手指微動,將她給震開了幾分。

但蘇雲沁此刻毫無理智可言,被震開了又一次撲了過來。

「麻蛋!你是不是個男人啊,你有本事別推開我!」

「……」他第一次發現,小女人彪悍的時候,讓他震驚。

蘇雲沁趁著他晃神的時候,這次袖中銀針赫然扎在了他的穴位上。

銀針快如閃電,讓晃神大意的男人竟是沒有察覺到。

「你!」風千墨眉一蹙,看著她脖子上冒起的血管越來越多,那上面有新鮮的血液在流動,全是蠱后的氣息,無疑是在吸引他。

男人唇線抿成了一條直線,強忍著身體里蠱王的渴望。

他要被這女人給逼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