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王妃瘋了嗎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50
A+ A- 關燈 聽書

青玄守在門口,瞧見掀開簾帳出門的「雲輕歌」,面上頓時一喜。

「王妃,您可醒來了!」

「我不是什麼王妃!」女子叫道,似是又想到了什麼,低聲喃喃,「哦對了,我是嫁給靖王了。」

她低低地喃喃,面色帶著一分悲愴,這模樣,如同世界都要坍塌了般。

青玄愕然。

這是啥情況?

「王妃你……怎麼了?」難道是病了一場,腦子壞了?

「雲輕歌」白了青玄一眼,畢竟此刻青玄也是易容的,她也認不出青玄身份。她舉目望去,身處在了軍營內,茫然問:「我家珏哥哥在哪?是不是受了很重的傷?」

青玄怔然,沒想到剛剛醒來的女人一口一個「珏哥哥」,這是在他們家主子的心口上插刀啊!

太狠了!

「王妃,您現在可是靖王妃,怎麼能夠如此稱呼太子?」

「算了,你如果不告訴我,我自己去找他。」也不顧青玄的話,她抬步就走。

營帳傳來「嘩啦」一聲,男人倏然用力掀開了簾帳。

「你敢去,我便去殺了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陰冷的聲線從背後傳來,帶著無盡的殺意。

隨著男人的聲音,四周的空氣彷彿都寒涼了下來。

「雲輕歌」頓住腳步,不可思議地轉頭看向這跟魔神降世一般的男人,隨隨便便就把殺人掛在嘴邊。

「你,你,是你打傷珏哥哥的是不是?」

她說著說著眼眶都紅了。

……

此刻,雲輕歌意識還留在空間里,而系統屏幕上正放著此刻外面原主的情況。

看著如此作的女人,她扶額,表情複雜地難以言喻。

這女人真會作妖,怎麼看怎麼令人厭煩呢?

「你們還真會給我找難題,回頭我要怎麼跟大反派解釋?」雲輕歌磨了磨牙,此刻心情可不比夜非墨好到哪兒去。

系統那機械的聲音傳來,帶著一分無奈:「這事兒也不是我們系統能做主的呀,雲小姐,這是小說世界,作者創作的即是合理。」

合理個鬼啊!

既然合理,那就別讓她來摻和啊!

雲輕歌憤憤地罵道。

「雲小姐想忽悠大反派,這種事情不是很好辦的嗎?相信雲小姐肯定能夠好好忽悠。」

不能暴露身份的情況,也只能忽悠了。

她甚至有些難過。

好不容易和大反派之間的關係這麼好了,全被這作死的女配給攪渾了。

……

「是我打得又如何?」男人不冷不熱地回應了一句,但看著眼前的「雲輕歌」紅了眼眶,心情更是一陣煩躁。

她醒來時,他心情幾乎是狂喜的。

可這丫頭倒好,不但裝作不認識他,竟然還一口一個「珏哥哥」。

此刻他心底已經湧起想要殺了夜天珏的衝動。

只要殺了夜天珏……

「你……我要殺了你,我要給珏哥哥報仇!」面前的女子不知突然抽的什麼瘋,忽然搶過了青玄手中的劍就朝著夜非墨刺了過來。

青玄驚呼:「王妃!」

他怎麼也沒料到王妃會突然拔他的長劍,一時半會兒也忘記了阻擋。

長劍刺向夜非墨的胸膛,眼看著還有兩寸距離時,卻被男人兩指夾住。

「你!」

「王妃,您瘋了嗎?」青玄急忙奔到了「雲輕歌」身側,一雙眼睛瞪得如同銅鈴般大,實在想不通為什麼雲輕歌要這麼做。

咔!

原本被夜非墨兩指捏住的劍柄被硬生生捏斷成兩截。

「雲輕歌」一怔,心頭劃過一抹詭譎的情緒,只是一瞬間,她便明白眼前的男人不是好惹的,他若是想殺她輕而易舉。

青玄看了看左邊,又看了看右邊,實在想不通這情況。

男人則是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陌生女人。

對,對他來說無比陌生。

他的輕歌,不會這樣。

他的媳婦,絕不是如此。

「青玄,將她關押。」他收斂心神,心頭一點點沉寂下去,進而變成了寒涼。

青玄聽見這道命令,身軀倏地一震,連忙說道:「主子,這樣不妥……」

「怎麼,你也想被關?」男人寒涼的嗓音傳來。

分明是與往常無異的說話語氣,可青玄聽來卻彷彿好像來自地獄,被抽走了靈魂的殺神。

青玄只好上前把「雲輕歌」押走。

「你們要幹嘛?放開我!」

然而,任憑她怎麼掙扎叫嚷,青玄不知從何處取來了繩索將她的手困縛住。

「你們,你,我告訴你們,你們敢對我做什麼,我家珏哥哥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我家珏哥哥是個很厲害的人……唔唔?」

話到一半就被人給點了啞穴。

而點了她啞穴的男人一把掀開了簾帳入了營帳,仿若未聞。

青玄滿臉問號,又瞄了一眼「雲輕歌」那凶神惡煞的模樣,總有一股陌生的情緒拂動。

此刻的王妃很像新婚之夜刺殺王爺的模樣……

之後王妃又好像變好了。

難道……

……

夜色寧靜,軍營里只有侍衛巡邏的腳步聲,一下又一下敲打在人的心頭。

青玄掀開簾帳走入,看見夜非墨正坐在桌案邊,男人似是為某件事煩惱著,正一下又一下地捏著眉心。

他小心翼翼地出聲:「主子……王妃鬧騰夠了,已經睡下了。」

捏著眉心的手一頓,男人掀開眼帘看向自己的心腹。

「青玄,此事……你怎麼看?」

青玄的身子不由得挺直了幾分。

「主子……」他囁嚅了一下唇瓣,似是在思考著如何回答主子的問題,「屬下想起當初王妃說過當初新婚之夜刺殺您是因為中了太子妃的催眠術……會不會也是如此?」

男人眼神一暗。

是催眠?

可他的直覺告訴他,並不像……

……

「雲輕歌」聽見門口已經沒有了動靜,偷偷睜開了眼睛抬起頭看向四周。

她動了動,手腳都被綁在了椅子上,忍不住期期艾艾地吸了吸鼻子,似乎非常難過。

她的珏哥哥……

不行,她要去看珏哥哥,想盡一切法子!

正想著,營帳被一名黑衣的士兵給掀開。

「輕歌?」入帳的男人有一道清朗的聲音。

但,「雲輕歌」根本不認識他。

「你是誰?」

入帳的男人身子驟然一僵,不可思議地看向眼前的女子,雖然易了容,可他一直派眼線在此處守候,確定這一定是雲輕歌,卻不想……

「你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