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185、剿匪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5:18
A+ A- 關燈 聽書

第184章185、剿匪

容喆等人到時,容離頭髮已經幹了,坐在正廳和夏侯襄下棋。

他們自然比不得夏侯襄的速度,還帶著一個小桃,幾人皆為男子,或拉或抱都不合適,所以只能放慢些速度趕回王府。

此時再見容離,發現她穿著寬寬大大的衣物,容喆『蹭』的蹦到容離面前,「離兒,你怎麼能穿他的衣服?」

她和戰王雖說互通情意,可成親之前也不能進展這麼快吧。

容離朝天翻了個大大白眼,她不穿他的衣服,難道光著?

「土匪的衣服我都穿了,阿襄的怎麼不能穿?快去凈手,餓了一晚,該吃些東西了。」容離已經餓得前心貼後背,之前在土匪窩顧不上,現在泡了個熱水澡松泛下來,她肚子便開始抗議了。

夏侯襄想讓她先吃些,但被容離拒絕了。

大傢伙兒為救她忙了那麼久,她自個兒先吃飯算怎麼回事。

遂等大家一起到了再吃,為轉移注意力,和夏侯襄開了盤棋。

飯菜早已備好,現在眾人一到便擺了上來,幾人也餓了,除了夏侯襄都有些狼吞虎咽。

其實夏侯襄吃飯的速度並不慢,只不過從他動作中看不出什麼,反倒透著股優雅。

一頓飯吃的滿足之極,夏侯襄也是很挑剔的,王府的飯菜滋味,不必懷疑。

墨堯四人得了夏侯襄的密令退下,自去辦事。

今晚容喆、容離皆住在王府,下人早早便把客房收拾出來,客房平日都是空閑的,畢竟沒有誰那麼大膽,敢來他們主子府里夜宿。

容離和夏侯襄繼續之前的棋局,小桃在一旁伺候。

容喆對棋不感興趣,索性和小黑玩到一起,這麼一個會說話的鳥兒真是個寶,他得好好問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之前離兒養鳥他還納悶,人家別的姑娘都是養個貓啊養個狗啊的,他家小妹怎麼養個鳥?

這下全明白了,敢情這鳥太不一般了!

戰王府的夜晚相當平靜,可有的人卻平靜不了。

一夜之間,京城外方圓百里的土匪窩全被剿滅,此舉乃是戰王所為,百姓無不歡呼,戰王爺一向是愛護百姓,這次剿匪之行一定是土匪有什麼影響百姓安居樂業的行動,戰王爺才下令一舉將其剿滅,永絕後患。

土匪們晚上都歇業了,誰知道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這位戰王爺好端端的斷他們後路幹啥?

明明最近都挺老實,同行也沒聽說有什麼大動作啊。

怎麼一下就入了戰王爺的眼,要剿匪?

土匪們被關進牢房時都沒想明白,他們實在想不通。

無妄之災,算他們倒霉。

容離當晚確是睡在了夏侯襄的房裡,只不過夏侯襄睡在客房而已。

夏侯襄擔心客房平日無人住,容離睡得會不舒服,所以將自己的房間讓了出來,他寧願自己睡得不舒服些,也不能虧待了容離。

容離抱著被子坐在床上一臉感動,她的男人就是好,這麼為她著想,連細微的小事都能為她想到頭裡,她簡直撿到寶了。

小桃站在一旁看著抱著被子,一會兒感動一會兒樂的容離,她扶額嘆息,之前英明神武劫土匪的小姐去哪裡了,怎麼和之前差別那麼大!

第二日,戰王夜晚派人剿匪之舉傳入朝堂之上,皇上對此事進行深刻表彰,畢竟剿匪不是壞事,匪寇零星散落,所處也是易守難攻之地,夏侯襄剿匪也算是為他除了一塊心病。

只是,剿匪之事著實讓皇后心驚,她前腳剛讓土匪去劫容離,後腳夏侯襄就把匪給剿了,那夏侯襄有沒有找到容離?

她的目的是要容離的命,可不是讓土匪將人劫了便事了,她的命令很清楚,辦事的人應該知曉。

朝堂之事本不應傳入後宮,可後宮嬪妃和前朝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若要把住君心,不知曉朝堂之事怎可。

只是知道歸知道,埋在心裡便可,若是說的太明顯,皇上心裡難免不痛快。

皇后聽罷消息后無力的揮了揮手,她是在為銜兒的以後鋪路,而不是毀他前程。

不知容離現在的處境到底如何,估計死了的可能不大,畢竟不能再京城動手,若是劫了容離便起身遠走還好些,不至於被夏侯襄這一剿匪之舉牽連。

可若是沒有,那保不齊容離已經被救下了。

事情到底是怎樣的?

皇后得不了准信實在有些著急,她和謝函雖算不上撕破臉,不過現在到底不好相處是事實,她又不能叫人家進宮來,就問問人家女兒怎麼樣吧?

這樣一來引人懷疑不說,還會讓謝函不快。

之前銜兒做得太過,惹的容丞相不快,可容丞相還是看在女兒已嫁入端王府的事情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能不計較就不計較。

但現如今兩家沒有任何關係,自己若在貿貿然招惹了容丞相一家,不是上趕著讓人家厭煩嗎?

更何況,設計容離的始作俑者還是她,她可不能露出半分馬腳。

到底應該如何做?

皇后在宮中實在有些頭疼。

而戰王府中,容離在王府用過早飯,夏侯襄已經讓墨堯帶著小桃去相府取容離的衣物。

回來后,容離梳妝打扮完畢,乘上夏侯襄為她選的一頂不起眼的小轎子趕往御史府。

容離和容喆商議好,待未時便讓家裡的馬車前去御史府接她,這樣昨日的事情便能圓過去。

她再去和溫婉交個底兒,若是以後再來相府尋她,母親問起,溫婉不至於露了餡。

到御史府後,溫婉驚訝容離怎麼今日來找她,隨後開心不已,正巧她在家悶得難受,阿離便來找她玩,果然有默契。

和御史夫人過了照面,便由溫婉拉著去她院子里說話。

容離將昨日之事原原本本的告訴給了溫婉,把溫婉聽的一愣一愣的。

待聽完全部所述之後,她眨了眨眼睛,「也就是說,你昨天被土匪劫了,晚上被戰王救了出來,但是怕伯母擔心便讓你二哥謊稱在我家過夜,對不對?」

「對,」容離點點頭,「所以,你一定得幫我兜住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