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所以,你要改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3:08
A+ A- 關燈 聽書

見到安然臉上一片彷徨的表情,老爺子冷笑:「怎麼,覺得失望了?你不會真以為,喬御琛愛上你了吧,安然,別把自己看的太重要,要不是因為這個孩子,喬御琛隨時都能踹掉你,重新開始。

喬御琛這些年在商場上摸爬滾打,深諳生存的法則,在這樣的豪門裡,情動便毀自身,他不是傻瓜。你這小丫頭是長的不錯,可是長的不錯的人可多了去了,他不至於傻到為你自毀前程。」

安然垂眸,哈哈的笑了起來。

老爺子冷眼。

安然笑聲止住:「我絕對不會相信你的話的,喬御琛不是你口中說的那種卑鄙小人,他是個光明磊落的君子,他不會做這種傷害自己孩子的事情。」

「呵,自己的孩子?總要驗過,才能確定這個孩子,是不是他的,這是他的想法。」

「老爺子,撒謊這種事情對你來說或許很拿手,但你孫子卻不拿手,他的話,我信,但你的話,我不信。你一直在看時間,難道不就是怕喬御琛會趕來救我嗎?你一直在催促我進去接受檢查,是因為怕喬御琛攪了你的計劃。」

喬海平眼神一冷,冷聲道:「送她進去。」

安然掙扎:「別動我,老爺子,做羊水穿刺,風險真的很大,你若真想確定這個孩子是不是你家的種,就等到我生下他,你想怎麼做,我都不會管,但現在不行。」

「等到孩子生出來,讓御琛綠帽子戴的更結實?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耍的什麼把戲,你不就是想報復御琛嗎?你最好想也別想,你們這群廢物,猶豫什麼,還不趕緊把她給我推出去。」

安然被強硬的拽進了屋裡。

醫護人員已經準備妥當。

她被強硬的架到B超下,檢查胎盤位置和胎兒情況。

這其中,她一直在掙扎,可又害怕傷了腹中的孩子。

接著,她被架到了床上,選針點。

「你們全都放開我,喬御琛不會放過你們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醫生冷聲呵斥道:「行了,別嚷了,傷了孩子,我可不負責任,老爺子可是說了,實在不行,大人孩子一起送走,他不追究我們的醫療事故。」

安然閉目,喬御琛,你怎麼還沒有來。

此時,門口喬御琛已經趕了過來。

見狀,老爺子呵斥道:「攔住他。」

幾個人上前,喬御琛掏出一把不長的尖刀,這是他從小的習慣,防身用的。

他望向喬海平:「今天我要是殺了人入獄,我很願意去給這群人償命,我已經寫好了財產轉讓證明,並做了法律公正,婚內,我所有的財產,在我出現意外后,都會自動過戶到安然的身上,若安然出現什麼事情,這些財產,直接捐獻給社會福利機構,你一分錢也拿不到。」

他說著,就上前,手一抬,用力的刺向撲上來的黑衣人的胳膊。

有路過的小護士被這一幕嚇的失聲尖叫。

黑衣人跌坐在地上,捂著自己血流不止的手臂,輕聲呻吟。

喬御琛嘴角閃現一抹邪惡的笑,望向喬海平:「如果你不是我爺爺,這一刀,我一定會刺在你的身上,毫不猶豫。」

喬海平倒吸一口氣,這小子,來真的。

他看著跌坐在地上的保鏢,凝眉:「都回來。」

一眾人連忙撤回。

喬御琛走上前,「安然和孩子如果有個三長兩短,咱們爺兒倆,一起去給她陪葬。」

他說完,將帶血的刀子往喬海平腳下一扔,轉身就踹開了手術室的門。

裡面,醫護人員一臉懵的看著門口。

安然抬頭看去,瞬間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喬御琛……喬御琛你混蛋,嗚嗚,你怎麼才來。」她咬牙,想要控制自己的淚水,可卻已經控制不了。

喬御琛上前,一腳踹倒了正要用針進行穿刺的醫生。

醫生倒地,醫護人員忙去攙扶,喬御琛給了正在壓著安然的保鏢一拳:「滾。」

幾個人對望一眼,又看了看門口的狀況,連忙鬆開了壓制著安然的手。

他將安然扶起,用力的摟在了懷中,手輕柔的撫摸著她的發。

「對不起,是我來晚了,沒事了,沒事了。」

老爺子走進手術室,本以為這時間充分的應該已經做完了,可是醫生卻對他搖了搖頭。

他怒喝醫生:「一群廢物。」

喬御琛冷眼看向老爺子:「最好趕緊帶著你的人滾出我的視線,不然……後果自負。」

喬海平冷聲:「你這個不識好歹的臭小子,我為你好,你卻這樣對我,好,很好,你自己願意戴綠帽子,那你就穩穩的帶著吧,沒人會再管你。」

老爺子轉身就往外走,邊走邊怒喝:「走。」

一眾人跟老爺子離開。

來到走廊里,林管家正在讓醫護人員將被喬御琛捅傷的人送到樓下醫治。

喬海平走到林管家身前,林管家立刻站起,身上沾著血跡,恭敬的立在了喬海平身前。

喬海平怒目:「是不是你把御琛帶來的。」

林管家垂眸,「對不起,老爺子,是我。」

啪。

老爺子抬手就甩了林管家一巴掌:「我真是養大了一頭狼啊。」

他冷眼,繞過林管家離開。

林管家閉目輕輕呼口氣,對醫護人員道:「快送傷者下去搶救。」

手術室,喬御琛攙扶著安然出來。

安然想到什麼似的道:「這個醫生有問題。」

剛剛站起身的醫生緊張的連忙道:「我什麼也不知道,只是按照老爺子的命令行事。」

「那你緊張什麼?」喬御琛冷眼。

醫生連忙噤聲。

安然道:「她剛剛說,如果出了醫療事故,我和孩子死在手術台上,她不負責。」

「安小姐,我的意思是,是希望你能安靜一點,我怕傷到你,所以才會嚇唬你的。」

「可是你給我做B超的時候,看我的眼神,充滿了敵意。」

喬御琛眼神一冷:「林管家,調查一下這個醫生,還有……這家醫院,在沒有得到病人簽字的情況下,私自給人做手術,算不算是犯法?」

「少爺,這裡我來善後,您先帶夫人回去休息吧。」

安然看到林管家身上有血跡,擔心的道:「林管家,你身上怎麼……你沒事吧。」

林管家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我沒事,夫人請放心吧,這不是我的血。」

喬御琛帶安然離開,上了車,他發動車子離開。

安然道:「別回御香海苑了,那邊被砸的已經沒有辦法住了。」

喬御琛眼神冷冷的,伸手握住她的手:「今天你也被嚇壞了吧。」

安然呼口氣:「是有些腿軟,不過我覺得我表現的還是挺好的。」

她說著,看向他笑了笑:「我跟你爺爺扯了很多,拖延了時間,不然你來的這個時候,我應該剛好做完手術的。」

喬御琛將她的手拉到唇邊親吻了一下:「謝謝你,表現的這麼好,保護了我們的孩子。」

「你爺爺說,這事兒是你默許的,」她說著淡定的看向他。

喬御琛心裡一緊,牢牢的握住她的手:「當然不是我,我不會允許他這樣做的,我也不可能會這樣做,你不要相信他的話,我相信這個孩子是我的,跟你相處了這麼久,我懂你的為人。」

安然不禁笑了起來。

喬御琛蹙眉:「你逗我的?」

她搖頭,呵呵輕笑:「你爺爺是真的說過這樣的話,不過我也告訴他了,我相信你的話,因為你不會這樣做,你如果真的不相信我,完全沒有必要讓我生下這個孩子,給我雇傭保鏢做什麼。

而且,如果真的是你,今天你和林管家被支開后,保鏢也完全可以被支開,沒有理由跟你爺爺派來的幾十號人打架,那場面……」

她搖了搖頭:「我忽然間想起了小時候看的古惑仔,真的很震撼,現場的畫面感非常好。」

喬御琛無語:「好了,別開玩笑了。」

「真的,當時我是被嚇到了,給你打電話你又不接,所以我只好給林管家打了電話,林管家竟然把事情猜的很准,因為有林管家給我提前打了預防針,所以面對你爺爺的時候,我心裡沒有那麼害怕,只是在被強迫做檢查的時候,我迫切的希望你能早點來就好了。」

喬御琛心疼的邊開車,邊不時看向她。

安然笑了笑:「你不用覺得我可憐,反正你及時出現了,阻止了你爺爺的計謀,看你爺爺被你氣成那樣,我也覺得心裡挺爽快的。」

「我不是覺得你可憐,是覺得自己真的很悲哀,最想傷害我妻子的人,竟然是我的親爺爺,讓你受了這樣的委屈,偏偏我又不能去殺了他。」

「別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你從你爺爺那裡學來的這個毛病,要改,你爺爺今天跟我說,如果發現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種,就讓人直接把我和孩子的命留在手術室,我當時就想,這個人,真是不可理喻,他把人命當成什麼了。我不喜歡你也像他一樣,所以,你要改。」

她看他,表情認真:「改的掉嗎?」

喬御琛無語一笑:「好,我改,你看不順眼的毛病,我通通都改掉。」

大概,愛一個人,就是愛到深處,願意為了對方妥協,改變吧。

如果愛情也分等級,他應該算是……病入膏肓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