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跟爹爹去闖蕩江湖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23
A+ A- 關燈 聽書

風千墨被她的銀針點了穴位,身子變得僵硬。

蘇雲沁將他扯到了軟榻上,隨即將他撲倒在軟榻上。

「……」風千墨看著上方的女人。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麼?

「我告訴你,今天你是逃不掉了。」

「雲沁,你別鬧了。」他鳳眸微眯,瀲灧的光芒在眸底輕輕閃爍。

實則,此刻他已經將身上的穴道沖開了。

蘇雲沁的一根銀針並不能鉗制他太久。

最重要的是,他竟是絲毫不想推開她。

「今夜孤就走了。」他穩了穩呼吸,沉沉地說了一句,手在虛空一抓,將落在地面上的衣裳抓入手中。

蘇雲沁抬起手捂住被吸了血的脖子,保持著仰躺的姿勢沒動。

「雲沁……」他頓了頓,聲色嚴厲了幾分,「在沒有萬全之策之前,我不會再靠近你。」

他真怕他會一個不慎,真的要把她給咬死了。

愛之深,傷之切。

他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蘇雲沁沉默著,清冷的空氣慢慢侵蝕上她的肌膚,她慢慢坐起身來。

男人盯著她看。

她卻不言不語地開始穿衣裳。

準確來說,她只是冷了。

蘇雲沁抿唇,穿衣的動作很麻利,不遠處的男人也早已穿戴整齊,此刻瀰漫在屋中的氣氛有些詭異古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沉默良久的她,沉沉說了一個字,「那就保持不要見面好了。」

她忍著脖子上的不適感,音調冷冽了幾分。

他們哪裡還有什麼萬全之策,這東西,難道不是雙方必須要有一個死了,另一方才能安穩?

這特么就是真的相愛相殺。

可他不忍心殺她,而她也不可能殺他。

就這麼保持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態最好了。

「日後……就算見到了,還是裝作不認識好了。」蘇雲沁又道,「老死不相往來。」

「……」男人眸光一沉,心底氣血翻湧。

小女人還真的會氣死他。

蘇雲沁站起身來,已經慢條斯理地整理好了身上的東西,明眸中已經沒有絲毫的波瀾起伏。

「陛下好走,不送。」她朝著他抱拳,算是行了一個江湖禮節,然後大步往外走。

她生氣,非常生氣。

在女人生氣的時候絕對不要與她講道理,也不要跟她去特意解釋什麼,那都是自討苦吃。

蘇雲沁在心底默念著他千萬別追上來,否則她不知道自己會幹什麼。

直到她走出房間門,身後的男人也依然沒有追上來。

思琴和小風子正在門口守候。

「娘……」

「一路走好,不送。我先告辭了。」蘇雲沁打斷小風子的話,大步往外走。

小風子一愣,但清晰看見了蘇雲沁的脖頸上血肉模糊,像是……像是被什麼給咬的?

但人已經走遠了,他也不敢追上去詢問。

思琴沉默地看著她的背影。

小風子暗自喃喃:「好奇怪。」

思琴白他一眼,沉著聲說:「有什麼好奇怪的?蠱王和蠱后在身體里,註定無法在一起。」

「可……」小風子哀嘆。

也對,情人蠱一開始養出來也是為了阻止相愛的人。以前在宮廷里,為了防止宮女或者侍衛以及妃子們做出太過分的事情,先人們才製造了各種各樣的情人蠱。

現在好了,這簡直是魔咒。

思琴搖搖頭:「沒有什麼可是。」

當然,這件事情她發過誓,是不會告訴太后和攝政王的。

只要他們當真保持著不再見面的距離,太后和攝政王也不會想要找蘇雲沁的麻煩。

甚至,連陛下有孩子的事情,她也一律沒有說。

畢竟如果換做是她,也不希望有人這麼出現搶孩子。

……

蘇雲沁回到宮中,直接倒在了床榻上睡覺。

被吸了血,她渾身有些疲軟。

那王八蛋,不就是身上有蠱王,怎麼變得跟個吸血鬼似的。

心裡憤憤地罵完,睡意也就襲來了。

不管心底再怎麼煩悶,疲憊感湧上,也讓她毫無抵抗之力。

……

第二日天色還未亮,金澤便將馬車停在了客棧外準備好。

風千墨走出客棧時,眸光悠悠掃了一眼四周的街景。

金澤小心翼翼地查看自家主子的神態,猶豫了一下,輕聲問道:「爺兒,是在等蘇……姑娘?」

「啟程吧。」男人漠然收回視線,上了馬車。

金澤應了一聲。

等了許久,風千墨發現馬車還未動。

這時候車簾被一隻小手給挑開了,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露了出來。

「爹爹。」蘇小陌那清脆又可愛的聲音傳了過來,喚住了風千墨。

男人怔了一下,卻伸出大手將小傢伙拎上了馬車。

「你怎麼在這?」他看著兒子,表情竟有些嚴肅。

蘇小陌眨巴著眼睛,星星眼似的看著他道:「爹爹,身為男子漢,就應該跟隨爹爹出去冒險!」

好吧,實話是,他昨天聽到太姥爺說今天爹爹要走,他立刻從皇宮裡趕出來,然後追上了他們。

還好,爹爹沒走。

既然爹爹要走,他當然不能這麼乾脆讓爹爹走了!

他要跟爹爹一起走!

然後留個記號給娘親看!

不過,他的小心思是絕對不能讓爹爹知道。

他沒有得到風千墨的回應,繼續眨巴著眼睛,「爹爹,帶我一起唄!」

「你娘會擔心。」男人眉一蹙,不滿。

他倒是樂意帶著孩子離開,可帶走了,蘇雲沁擔心怎麼辦?

蘇小陌伸出食指輕輕搖了搖,「我娘不會擔心噠,我給她寫了信哦,你帶我走吧!」

「……」風千墨嘴角暗抽了一下。

小傢伙還真是會找事。

可……

男人低笑,「好,帶你一起。」

帶著兒子也不錯,日後可以每天監督兒子練功。

當然,蘇小陌完全不知道自家爹此刻正在想著的是,讓他日後怎麼好好練功……

他滿心歡喜地想到,可以跟著爹一起去「闖蕩江湖」了,不用再天天被娘親逼著看書寫字,是件極其愉快的事情。

……

蘇雲沁醒來時,已經是日上三竿。

她洗漱時,不小心碰觸到了頸項上的傷口,她悶哼了一聲,尋到一面鏡子照了照,暗暗磨牙。

「混蛋。」她狠狠罵了一聲。

脖子上血肉模糊的,傷口有些駭人,可見咬她的人多麼用力。

「小姐……哦不不不,公主,不好了!」

靜容急匆匆地闖入殿內,語氣急切。

蘇雲沁懶懶地看她一眼,問道:「怎麼了?」

靜容原本急紅了眼,視線忽然落在蘇雲沁的頸項上,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