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184、蹲著出去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5:42
A+ A- 關燈 聽書

第185章184、蹲著出去

夏侯襄緊緊抱住容離,微微有些顫抖,剛才他一度以為…當真嚇的他血都涼了。

『撲通撲通』跳的極快的心臟,慢慢歸於平靜,與容離的頻率漸漸相近,夏侯襄深深呼出一口濁氣,離兒沒事便好。

緊張時人的感官並不明顯,現在放鬆下來后,手下滑嫩的感觸,漸漸提示夏侯襄,容離是個什麼樣的狀態。

他的呼吸一下子就亂了,剛剛還冰冷的雙手漸漸有些發熱,溫熱的氣息縈繞在容離耳後,夏侯襄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可效果不大明顯。

處於混沌中的容離一點兒不知曉眼前的情形有多旖旎,她的大腦還沒有清醒過來,朦朧中看到夏侯襄便下意識的向他撒嬌要他抱。

若是清醒時,怕是打死她都做不出這種事情。

迷迷糊糊的向親近之人撒嬌,這是容離現代時便有的毛病,只不過見到過她如此狀態的只有她媽而已,其他無論在哪裡,容離潛意識的便會繃緊一根弦,因為那不是她全身心相信的環境。

現在,夏侯襄有幸見識到了容離這不為人知的一面,這對他來說既幸運又不幸。

容離不安分的小腦袋,在夏侯襄肩膀上蹭了蹭,柔軟的唇瓣不經意的擦過他的耳垂,令他的一瞬間身體變得僵硬。

夏侯襄憑著自己強大的理智,伸手按住容離作亂的腦袋,嗓音低沉微啞,「別動。」

「嗯?」容離動作受到鉗制自然有些不舒服,想動發現動不了,腦後越來越熱跟有個火爐似得,她的神智漸漸回歸。

鼻尖是熟悉令她安心的味道,容離唇角彎了彎,可彎到一半,她突然瞪大了雙眼,猛的一推夏侯襄,左手捂著肩膀右手指著他,「你你…你!」

容離話都說不全乎了,急的她一腦門汗,最後終於憋出自己想說的話,「你怎麼進來了!」

她還在洗澡呢好不?

光著吶!

這人進來幹嘛?

容離說完尤自不解氣,又加了仨字兒,「臭流氓!」

夏侯襄被她推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本已快綳不住的神智瞬間回籠,他哭笑不得的看著一臉氣憤盯著他瞧的容離,開口解釋,「你洗了半個多時辰還沒出來,我在門外敲門你又不應,我擔心你出什麼事情,這才進來的。」

「那你抱我幹嘛呀?」容離雙頰通紅,垂眸瞄了瞄水面,此時她萬分感謝給她水裡放花瓣的那些人,要不是花瓣擋著,今兒她就春光乍現了!

「是你要我抱的。」夏侯襄明白過來,剛剛那都是她無意識的表現,心下喜悅之意無以言表,離兒在迷濛之中都能認出他來並向他撒嬌,這是不是表明離兒對他全身心的信賴。

嘴角彎起弧度,他眼眸含笑的看著浴桶中,正自我讀檔的容離。

迷糊之際的事情她想起來了,她泡澡泡的舒服,好像睡著了,接著還做了個記不起來的夢。

之後呢?

之後便聽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倏地睜開眼,下意識的做好了防禦準備。

可睜開眼后看到是夏侯襄的臉,她便放鬆了神經,困意快速壓倒意識,接著她朦朦朧朧的好像伸手要人家抱來著。

容離一巴掌拍自己臉上,她怎麼老是幹這種事情?

耍流氓什麼的,她做起來也太順手了吧?

還說人家是臭流氓,她才是不折不扣的臭流氓啊!

透過指縫偷偷看著被她推到在地的夏侯襄,她現在這狀態也不大方便去扶,而且…

『咳咳』容離尷尬的咳了咳,放下手來對著夏侯襄露出了個尷尬至極的笑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個,阿襄,我剛剛一激動,沒收住,你…你摔的疼不疼?」容離實在有些不好意思,錯怪人家不說還推人家,眼神有些飄忽,不大敢睜眼瞧他。

「沒事。」夏侯襄搖了搖頭,知道她這是想起來了,她能有多大勁,自然摔不疼他。

手臂往後一支,就要站起。

「別起來!」容離大驚,趕緊阻止他的動作,這花瓣擋是能擋,可誰知道能不能擋全?

尷尬的咬了下唇,她滿臉歉意的看著夏侯襄道,「阿襄,你能不能蹲著出去?」

說罷,還小心翼翼的指了指門口。

夏侯襄嘴角一抽,啥叫蹲著出去?

看著夏侯襄詫異的表情,容離覺得自己沒解釋清楚,她組織了下語言,生動的解釋了一句,「就是別起來,蹲著那麼走出去。」

一隻手平舉,另一隻手伸出倆手指頭,以手代腿,給夏侯襄做了個示範。

夏侯襄明白過來,她這是不好意思了。

自己若是站起身,可能…會看到一些。

所以,她這才不讓他起身。

夏侯襄聽話的蹲起身,慢慢挪出屋子,快出門時叮囑了她一句,「別著涼。」

接著,反手將門關上。

容離坐在浴桶中眨眨眼,『撲哧』一下笑出聲來,她怎麼發現,自打她認識夏侯襄以來,他戰王的威嚴在她面前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對她的遷就。

就拿剛剛土地公公的姿勢來說,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拒絕,可為了她著想,他心甘情願的那麼做。

容離心頭暖融融的,現在的浴桶中水已經變涼,一旁未揭蓋的木桶中水還是熱的,容離跳入其中抓緊洗了個戰鬥澡,穿上夏侯襄的衣服便走了出來。

夏侯襄等在外面,見容離出來,拉過她坐在床上,用布巾包住她濕漉漉的長發,細細幫她擦拭。

他的衣衫容離穿在身上有些寬大,即使挽起袖子可還是像個布袋般將她裝了起來,顯得她越發嬌小玲瓏。

容離看著銅鏡中那個為她擦拭濕發的男人,眼睛不自覺得彎了彎,開口輕聲喚道,「阿襄。」

「嗯?」夏侯襄抬起眼眸,疑惑的看著她,以為她有什麼事情。

「阿襄。」容離笑眯眯的看著銅鏡中,他的眼睛,再一次喚道,她什麼都不想說,只是想叫他的名字。

夏侯襄這次明了她的想法,同樣看著銅鏡,手中的動作輕柔萬分,與她眸光相遇,輕聲應道,「嗯。」

鏡中的二人皆是嘴角帶笑,眸中深情閃現。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