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內心備受煎熬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05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被抓走,手腳猛地掙扎著,但力氣怎麼也敵不過士兵的力氣。

她急紅了眼,想哭的心思都有了。

此時此刻,她的腦子裡想過了無數個可能,但是都無法付諸行動。

最後人被推進了營帳內。

她回頭瞪了一眼推了自己一把的士兵,轉回頭,正好對上了青玄一雙複雜至極的目光,還有……之前見到的那危險至極的男人。

「你們想要做什麼?」她警惕地問道,語氣也帶著幾分警惕。

青玄轉頭看了一眼桌案邊的主子一眼,才說:「王妃,您是不是……被催眠了?」

可看著王妃的雙眼,哪裡像是被催眠的模樣?

上次雲挽月催眠士兵時的場景,他們都在場,可都看的清清楚楚,大家的目光都獃滯無比,簡直被抽走了靈魂似的。

可眼前的王妃……

「什麼催眠?你們在說什麼?放我走,我要去見珏哥哥!」

她一點都不想去細想這些人的目的,她只知道夜天珏已經奄奄一息,她要去給夜天珏尋葯!

倏然,那方坐在桌案邊的男人站起身來逼近她。

嚇得她微微後退了數步,但來不及,下顎猛地被人給抓住。

男人的指尖泛著涼意,在他手指的力道之下,她不得不抬起頭對上他那雙似要吞噬人心的黑眸。

「你……」

「你想去見夜天珏?」男人冷冷啟唇,聲色寒涼刺骨。

「雲輕歌」抿了抿唇,點點頭,隨即又嘴硬似的說:「關你什麼事?」

「想去見是嗎?我成全你。」他陰鷙地甩開了她。

這一力道,將「雲輕歌」直接甩坐在地上。

「你……」她齜牙咧嘴,怒不可遏,偏生敢怒不敢言。

她明明知道這男人危險,可就是扛不住自己的怒火。

夜非墨將她甩在地面上,眼神一點點深邃下去,冷戾著開口:「今日起,你想去何處,我不攔你。」

「主子!」

青玄神情一震,很意外。

他在想,主子是不是氣瘋了,已經不能正常思考問題了?

夜非墨瞥了他一眼,眼神帶著警告。

「雲輕歌」聽見這樣的回答,竟然有些意外,隨即小聲問:「真的嗎?」

男人冷冷看著她。

「那我可以把吳王一起帶走嗎?」她眨巴眨巴眼。

明明是一張臉,可此刻卻如同換了一個人,夜非墨的心驟然一痛,闔眸不想再看她。

「要滾就趕緊滾,別再讓我看見你。」

……

「靠!」雲輕歌氣得想殺人。

夜非墨說出了這樣絕情的話,即便明白經歷這些的不是自己,可她的心還是很疼。

「不要急,很快很快的。」系統輕輕提醒她。

雲輕歌直覺自己已經忍不下去了,恨不能立刻衝出去。

她想跟夜非墨解釋一切,可是偏偏這樣的話又只能埋在心底深處,不能說,否則……她就是想陪他一輩子都陪不了。

彷彿有不同的情緒在兩端拉扯著她,令她內心備受煎熬。

……

「主子,您怎麼就放心讓王妃回到天焱軍營里?」

青玄入了營帳,看著他家主子坐在那方,陰影里的男人本就一身墨衣,此刻更是幾乎融入了黑暗中,這般氣氛下男人渾身都陷入了陰暗冰冷的氣息之中。

青玄心頭哀嘆了一聲。

以前的主子雖然也是冰冷冷的,可是自從有了王妃後人都變得溫和了不少。

而現在……

王妃這是在作死啊!

……

「雲輕歌」在三更天時偷偷回到了天焱軍營里,雖然未能見到夜無寐,但能順利回到軍營,她的心情也舒爽多了。

不知是不是這一路都有人暗中替她引路,否則她也不會順利到達。

站在營帳外的太醫一抬頭看見「雲輕歌」,此刻她依舊還貼著之前的易容面具,像是被人提前吩咐好的。

簾帳掀開,她一眼便瞧見了夜天珏。

此刻人還處在昏迷之中,身邊是他的侍衛,她都認得。

「珏哥哥……」她低低地喃喃。

守在床沿邊的侍衛一轉頭看見是一張陌生臉,但幾人都沒有阻攔她。

他們知道吳王離開前吩咐過,若是有個女子來看太子,絕對不能阻攔,只有這個姑娘能救醒他們殿下。

「雲輕歌」一心只想看著夜天珏,踉蹌走到床沿邊,剛剛坐下,想碰夜天珏的手,忽然一道聲音呵斥住了她。

「放肆!太子殿下豈是你能碰的?」

她轉過頭去看,是一身勁裝打扮的女子,頭髮高高束起,幹練而火辣。

這個女子,「雲輕歌」不認得。

她皺了皺眉。

「這位是我們太子的女侍衛。」一旁有侍衛解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很疑惑,她從來不記得夜天珏身邊有女侍衛……

「月兒……」一直處在昏迷之中的男人忽然低低地喃喃。

她連忙撲到了桌邊,但聽見了夜天珏這一聲「月兒」如遭雷擊。她想起那日嫁給毀容腿殘的靖王之事,想起那日雲挽月與夜天珏說的那些話。

她都聽見了!

她都明白!

其實夜天珏心底一直都是想著當年那個小女孩,只是從未去仔細考慮過這個小女孩是不是雲挽月。

「雲輕歌」一顆心揪痛著,一雙眸子頃刻間盈滿了淚水。

她上前不顧侍衛的眼神,猛地揪住了夜天珏的衣襟搖晃。

「珏哥哥,你醒醒,我是雲輕歌,你快醒來!」

一旁的侍衛們驚呆了,尤其是聽見「雲輕歌」這三個字,瞠目結舌。

「這個……這個靖王妃,您,您真的是靖王妃?殿下他現在受了重傷不宜這麼搖晃。」站得最近的侍衛低聲勸說,可惜都無用。

「雲輕歌」絲毫不顧四周侍衛的勸說,還在猛地搖晃夜天珏。

搖著搖著,忽然男人有了些許反應。

「噗……」一口黑血吐了出去,染髒了面前的棉被。

「珏哥哥?」到了此時此刻,「雲輕歌」好像才意識到自己搖晃夜天珏的行徑多麼魯莽,一時慌亂地有些手足無措。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要怎麼做?要什麼葯?我去找!」

夜天珏迷迷濛蒙中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努力撐開一絲眼帘,看向坐在床沿邊的女子,是一張陌生臉,他下意識地問:「月兒,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