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天焱,不去也得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30
A+ A- 關燈 聽書

「公主……你的脖子怎麼了?」看上去像是被什麼動物給咬的。

「被狗咬了。」蘇雲沁神色不變,但說這話的時候卻是咬牙切齒。

靜容獃滯了一下。

狗啊?誰家的狗這麼大膽包天?

她連忙道:「公主,是誰家的狗,奴婢去給您打死它。」

「噗!」蘇雲沁真是被靜容給逗笑了,「你打不死。」

靜容這話明明是無意之語,可還是讓蘇雲沁的心情一掃陰霾,瞬間好了許多。

風千墨那王八蛋,現在有沒有在打噴嚏?

「你急急忙忙的,怎麼了?」她轉回話題問道。

靜容一聽,才想起自己是做什麼的,顫著手從懷中掏出了一封信給蘇雲沁。

蘇雲沁狐疑地接過了靜容遞來的信,展開來翻看,眼眸瞪大,差點要罵人了。

手中的信寫著歪歪扭扭的幾個大字,「娘親我跟爹爹闖蕩江湖去了」,短短的一句話,幾乎要讓蘇雲沁吐血。

她狠狠揉碎了手中的信紙。

「公主……」靜容心驚膽戰地看著蘇雲沁驟然變化的臉色,弱弱地喚了一句,卻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了。

安慰?好像這麼安慰毫無用處。

「什麼時候發現這封信的?」

「今早天亮之後,奴婢去給兩位小殿下穿衣時……」

「小寶呢?」蘇雲沁五指收攏,將信紙和信封一同揉碎了去。

別告訴她,小寶也走了。

「娘親。」蘇小野站在門口,揉著惺忪的睡眼,糯糯地喚她。

蘇雲沁大步走向蘇小野,隨即蹲下身與女兒平視,認真問道:「哥哥走了,你知道?」

蘇小野眸光微閃,蒼白的小臉上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聲音很低弱:「我不知道,哥哥昨晚上來看過我,說他偷聽到太姥爺說話,爹爹要走了。」

蘇雲沁嘴角暗抽。

昨晚上?

也就是說蘇小陌昨晚上就已經去尋了風千墨?

那小兔崽子!

蘇雲沁在心底狠狠咒罵了一聲,面色陰沉。

她昨天才跟某男說老死不相往來,今天蘇小陌就給她玩失蹤,跟著親爹屁顛屁顛跑了!

一旁的靜容依舊心驚地看著她的神色,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說道:「公主,現在下令封鎖城門說不定也來得及。」

「來不及了。」蘇雲沁站起身,眸色陰沉,「昨晚上就走了,此刻早已出了城門。」

不過,如果蘇小陌一直待在風千墨的身邊倒還好,她還能去把孩子給接回來。

倘若……讓太后見到了蘇小陌,她恐怕是接不回來了吧?

太后若是知道自己有個孫子,換做是她,肯定也不會想放開。

「娘親,哥哥說了,他會給我們留記號的。」蘇小野輕飄飄的聲音傳了過來。

蘇雲沁和靜容相視一眼,看向她。

蘇小野歪著小腦袋瓜,又重複著:「娘親,我們現在去追上哥哥還來得及。」

蘇雲沁:「……」

這兩個小傢伙,恐怕是故意用這法子讓她去追風千墨吧?

孩子年紀畢竟還小,根本不懂大人心底的矛盾。

上次風千墨雖然在明月山莊取到了蠱葯,但自從那之後那小子卻從來沒有再提起過這件事情。不知道是因為那蠱葯毫無用處,亦或者是因為別的。

蘇小野平靜地看著兩個大人,察覺到她們無語凝噎之色,她彎唇。

「娘親,你不會生氣吧?」

「……」不生氣才怪。蘇雲沁在心底憤憤地想到,走到了女兒的面前,蹲下身來,嚴肅至極地看著她。

蘇小野察覺到了蘇雲沁眼底的凌厲,下意識地瑟縮了一下脖子。

糟糕,娘親好像是非常生氣了?

可是她以為娘親最多會是哭笑不得才對,這會兒這麼凌厲嚴肅地看著她,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會被娘親給提起來打屁.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從小到大,她都沒有被娘親打過,娘親一直都是打哥哥。

「娘親,你不要生氣,容易變老。」蘇小野撲上去,抱住了她的一隻腿,「哥哥也是喜歡爹爹……」

蘇雲沁闔了闔眸,壓抑住自己心底沸騰的怒意,再睜眸,她挽起一絲微笑。

「放心,娘親不生氣。」

蘇小野咽了咽口水。

這模樣,比不生氣更可怕……

「公主,那接下來怎麼辦?」靜容走了過來,輕輕問道。

難道就任由蘇小陌跟著那位天玄國的暴君離開?她知道自家小姐心底擔心什麼,若是讓那邊的太後知道有這麼一個孫子的存在,日後想再要回來都難了。

蘇雲沁捏了捏眉心,轉頭看向蘇小野:「小寶,你說哥哥會留記號,有沒有說他們會去哪裡?」

蘇小野搖頭。

「雲沁,你們在這兒聊什麼呢?」蘇岳拄著拐杖走了進來。

自從從天牢里出來后,他的腿腳便沒有以前那般靈活了,每次出來都需要人攙扶和拐杖。

小一和小二此刻正亦步亦趨地跟隨在後。

蘇雲沁連忙上前兩步,扶住了爺爺的手臂。

「大寶呢?」蘇岳環顧了一圈整個殿內,沒有瞧見蘇小陌,咦了一聲。

蘇小野也走了過來,抱住了他的腿,糯糯地說道:「太姥爺,哥哥跟著爹爹走了。」

「走?」蘇岳瞪大了眼睛。

蘇雲沁無語凝噎,心想要是找回了那孩子,非要好好揍一頓才能解氣。

這是第一次蘇小陌離開她的身邊,她的一顆心揪著不適。

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這兩個孩子就一直跟隨著她,形影不離。突然有一天,兒子跟著爹跑了,她的心底總歸是空空落落,失落中還有些難過。

「我有聽千墨說,他要去往天焱尋另一種蠱葯。雲沁,他也是在想法子壓制自身蠱王,你也明白,他不可能放下你。」

蘇雲沁蹙眉。

去天焱國尋葯?

昨晚上見面后,他是一個字都沒有提。

她以為他是打算回天玄了,沒想到……

「公主,要麼咱們去天焱把小殿下給追回來吧?」靜容趕忙追著勸說。

她看得出來,蘇雲沁心底是有這樣的心思。

在風千墨回天玄之前,將小殿下給帶回來就好了。

蘇雲沁沒說話。

她昨晚上才說老死不相往來,今天就要追上那廝的腳步,頗有一種自打臉之感。

衣袖緊了緊,是蘇小野拽了拽她的衣袖。

她低下頭對上女兒的目光。

「娘親你別擔心,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蘇小野雙眸灼亮,「哥哥太不懂事了,娘親,小寶一直跟在你的身邊,絕不會拋棄娘親。」

蘇雲沁心頭一軟,蹲下身將女兒抱進了懷裡。

果然還是女兒好,貼心小棉襖。

……

今夜夜色朦朧,短短兩日,整個朝堂風雲變幻,以極快的速度對朝廷里的人一陣重新整頓。

當然,做這一切的都是林文淵。

蘇鵬一直在外征戰,讓他去帶帶兵打打仗還可以,讓他處理這朝中繁複之事,還並不能如此得心應手。

此刻蘇鵬在御書房裡翻著皺褶,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林文淵踏入御書房,正巧看見他捏眉心的舉動。

「皇上。」他清淡地喚了一聲蘇鵬。

「你可來了,本將軍還真的受不了了!」蘇鵬不爽地叫道。

林文淵無奈地扶了扶額,「皇上若是真的受不了,可以有兩個法子。」

「要不,這皇位給你坐吧,本將軍繼續做你的大將軍。」他一個糙漢子,還要處理這國家大事,心好累怎麼辦?

看著蘇鵬那幾欲崩潰的臉,林文淵有些想笑,可還是憋住了。

「法子有,第一個,皇上儘快納妃,給皇上誕個子嗣,到時候可以禪讓皇位。」

「……」林文淵一定是在逗他。

「第二個法子,便是皇上再忍忍,等到雲沁和天玄國皇帝陛下修成正果,這燙手山芋就可以扔給他們了。」

蘇鵬摸了摸下巴上的一撮鬍子,緩緩點頭。

「第二個法子好。」

只是,他們兩啥時候才能修成正果啊喂!

……

夜色沉凝,蘇雲沁將蘇小野接到了自己的寢宮中休息。

看著女兒沉睡的容顏,她的手輕輕拍在女兒的小胸口上,動作很輕。

耳邊傳來了蘇小野那靜靜而細弱的呼吸聲。

她知道,女兒是睡熟了。

「噗哧噗哧」聲落在了窗口的位置。

蘇雲沁抬起頭看向那窗口,正巧便看見了一隻眼熟的信鴿正落在窗台上,朝著她扇著翅膀。

她微斂眸光,起身朝著窗口走去,伸手取下了信鴿腿上的信紙。

這是銀魂門專用的信鴿,用來相互傳達消息。

打開看,信鴿是從天焱國飛來的。

瞥了一眼信紙上的內容,她捏碎了手中的信紙。

給蘇小野治病的第三味葯有消息了。

上面寫著,佛光金蟬將會在下個月十五得月樓進行拍賣。

拍賣啊……

這可就麻煩了。

得月樓地處天焱國皇都最繁華之地,那兒每個月都會舉行拍賣會,每月十五得月樓的拍賣會都會照例舉行,風雨無阻。

以前她也曾有耳聞過這樣的拍賣會,場面多麼宏大,去的貴客多麼尊貴。

看來這次要買下這葯,要費不少銀子。

這天焱國,不去也得去了。

……

翌日,靜容收拾著行李。

蘇雲沁則是將要用到的醫藥之物收拾好。

蘇鵬踏入殿內便看見了她們皆在忙碌收拾,哀嘆了一聲說道:「雲沁呀,要不要爹再派個什麼人照顧你?」

「爹,不用,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遠門。」

本是無心之語,可這話讓蘇鵬臉色難看尷尬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