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鑒定證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3:15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和喬御琛先回到了金沙灣的別墅。

喬御琛安排人去檢查御香海苑那邊的情況,順便派人修理被毀壞的建築。

安然上樓,進了房間,只覺得有些累,坐在床上看向他。

「喬御琛,你就從來沒有懷疑過,這個孩子,可能真的不是你的嗎?」

喬御琛抿唇:「沒有。」

「為什麼不懷疑,是你對我太有信心,還是對自己太有信心?你就從來沒有想過,我可能會背叛你,做為報復的手段嗎。」

「你沒有那個心情,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一心只想著對付安家,即便給你一個男人放在你身邊,你應該也不會考慮去正視對方,所以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安然無語,原來他的標準是這樣的。

林管家在傍晚的時候才回來。

他進門的時候,喬御琛和安然已經準備吃飯了。

他一臉凝重的走到喬御琛身前:「少爺,您能先抽幾分鐘的時間給我嗎?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跟您彙報。」

喬御琛放下筷子站起身,對安然道:「你先吃吧,我去去就來,多吃點。」

安然站起身:「我也一起聽。」

喬御琛看向林管家,他眉心蹙了蹙。

喬御琛對安然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先去給你過濾一遍,為了不影響孩子的身心健康,就這樣,你先吃飯。」

安然堅持:「這事兒跟我有關,我認為,我有必要參與。」

林管家道:「夫人,這件事……你還是先不聽的為好,請你相信我,我不會害你的。」

見兩個男人都等著自己表態。

安然挑眉,坐下,繼續吃飯:「不聽就不聽。」

喬御琛跟林管家去了書房。

林管家特地將門關的很嚴實,走到書桌前,輕聲道:「少爺,這次的事情的確有些奇怪,我派人幫那個醫生和他的兩個助手私自綁了,拷問了一個多小時,醫生的一個小助手,禁不住恐嚇,所以就說了醫生拿了人家的錢,幫人家做假證明的事情。」

「什麼假證明?」

林管家將一份文件的樣本放到了喬御琛的身前:「就是這個。」

喬御琛拿起看了一眼,這是一份孩子的DNA樣本,與他的DNA的對比,結果顯示……父子關係不成立?

他無語側頭,眼眸冰冷:「樣本都沒取,他們就已經把證明做好了?」

林管家點頭:「就是這樣。」

喬御琛咬牙:「安然告訴我,老爺子說,如果這個孩子不是我的,那她和孩子,將都沒法活著離開。」

他說著用力的捶了桌子一下:「老爺子這是要殺了安然。」

林管家凝眉:「老爺子應該不至於這麼糊塗,這事兒,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在我看來,老爺子是很期待得到喬家的子嗣的,他不可能不分青紅皂白的就製造假證據就殺人,畢竟……」

「林管家,事到如今,你還替那個老狐狸說話嗎?他充分的有理由想要殺了安然,因為我在維護安然,他沒有辦法繼續左右我了,所以他要安然死,他是要用安然的命來警告我,讓我從此以後能夠好好的聽他的話。」

喬御琛的一通話,讓林管家竟是無語。

畢竟,少爺的話也在里,老爺子的確是個掌控慾望很強的人。

當年,他就曾親耳聽到他對二少爺說,『只要你聽話,我會讓你衣食無憂的活到老,保你不會受你大哥的欺負。』

老爺子要的,是聽話的孫子。

喬御琛起身:「先出去吃飯,一會兒你把保鏢人數重新確定一下,今天下午的事情,不可以再發生第二次,吃完飯後,我會去一趟老爺子那裡。」

「我知道了,少爺。」

「還有,如果安然問起,你什麼也不必說。」

「知道了。」

兩人一起出了書房。

安然回身看向兩人。

喬御琛重新在她身邊坐下,「好奇嗎?」

「你會跟我說嗎?」

「林管家調查到的,跟你告訴我的差不多,他的確是告訴過醫生,如果這個孩子不是我的,就不用留活口,包括你。」

「原來是這個啊,」安然無語的笑了笑:「我還以為是什麼我不知道的大消息呢。」

「抱歉夫人,因為事關您與孩子的生死,所以,我沒敢直接說,我以為您不知道。」

「沒關係,那個頑固的老爺子跟我說過了。」

「一會兒吃完飯,我要去找一趟老爺子。」

安然看喬御琛:「你還去找他幹嘛?要他改變主意嗎?他不會改變的。」

「他改不改變是他的事情,需不需要警告,是我的事情,我不能讓他以為,我喬御琛會因為他是我爺爺就妥協。」

安然沒有再做聲。

吃過分后,喬御琛當真就開車走了。

安然將林管家叫到了身邊:「林管家,我們是一家人了,對吧。」

林管家恭敬的點頭:「是夫人抬愛。」

「林管家,你別跟我說這麼官方的話,我就把我的立場擺在這裡,我是真心把你當家人的,所以我才想要問你,你剛剛吃飯的時候,跟喬御琛說的到底是什麼事情。」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管家沉默,將視線從安然臉上移開,夫人倒當真是聰明。

她就料定了,少爺沒有跟她說實話。

可是,少爺既然說了不讓夫人知道,他總不能亂說話。

「林管家,你不把我當自己人嗎?」

響了良久,林管家道:「夫人還記得今天下午我身上的血跡嗎?」

安然凝眉:「怎麼了嗎?」

「少爺今天為了救你,用他隨身帶的護身的刀具捅了老爺子雇傭的人,現在對方受了很重的傷,我怕會出事,所以沒敢讓你知道。」

安然從沙發上站起身,驚訝的看向林管家:「所以,喬御琛現在到底是去了哪裡?」

「少爺是真的去了老爺子那裡,他為了保護你,想要先去警告老爺子,萬一他出了什麼事,就沒人能護你周全了,所以……」

林管家額頭有些微的細汗,畢竟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也需要技術。

而他顯然不適合做這件事。

見安然臉色都不好了,林管家忙道:「總之夫人你放心,少爺傷人這件事,我一定會盡全力解決好的。」

安然垂眸:「他……他會坐牢嗎?」

「我不會讓少爺坐牢的,對方現在因為失血過多,正在昏迷的狀態,他是老爺子雇傭的人,我相信,只要我們打點好了,少爺一定不會有事的。」

安然伸手捂著額頭,腿有些發軟的坐下:「那萬一對方不接受和解呢?萬一對方就是要追究喬御琛的法律責任呢。」

林管家覺得,這個理由好像扯的有些過火了。

「夫人……你放心,少爺一定不會有事的,我有解決這種問題的辦法。」

安然閉目,呼口氣,盡量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

是啊,喬御琛是什麼人,他不會坐牢的,任何問題,不是都有解決的方法嗎。

此刻,喬御琛來到九江別墅。

老爺子雇傭的保鏢已經被遣散,只剩下了幾個貼身護他周全的。

見喬御琛氣勢洶洶的來到自己面前,老爺子的臉色也並沒有多好看。

「真是稀罕,一天之內,能見到我孫子兩次,這在以前,可是從來都沒有的事情。怎麼,今天下午想說的話沒有說完?你還想繼續來恐嚇我不成?」

老爺子臉色如寒冰,面對自己的親孫子,也並不和善。

「恐嚇?我倒真不覺得,你配讓我恐嚇你。」

喬御琛扯過一把椅子,在老爺子對面坐下,完美的擋住了電視機。

「說吧,你這會兒來見我的目的是什麼。」

老爺子看他,也不打算多費什麼口舌了。

喬御琛冷笑,將一份文件往他身前的茶几上一丟。

老爺子看了身側的傭人一眼,傭人連忙將文件拿起,遞到他面前。

他將文件打開,看了一眼裡面的鑒定證明,凝眉。

「你之前已經檢查過了?」

喬御琛冷聲一笑:「你確定你看到最後了?」

聽他這麼一說,老爺子再次低頭看向文件。

「沒有日期的鑒定結果……」他凝眉望向喬御琛:「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不就是你的目的嗎,你還跟我裝什麼傻,今天,你就沒打算讓安然活著離開吧,你連證據都準備好了,如果我晚到一步,那這事兒,不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嗎?」

老爺子臉色更加冷漠了幾分:「你這話是說,這證明,是我做的假?我瘋了不成,萬一那個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喬家的種,那我豈不是白白失去一個喬家的子嗣?

我是看那個女人不順眼,可我不至於,連喬家的子嗣都不顧及,你不要把你的爺爺看的那麼卑鄙。」

「可在我眼裡,你就是這麼的卑鄙。」

「你……」老爺子一臉的憤怒:「喬御琛,你眼裡,到底還有沒有我這個爺爺。」

喬御琛站起身,抓起自己坐過的椅子,狠狠的砸向茶几。

茶几上瞬間出現了裂痕,椅子也瞬間散了架。

「從今天開始,你我爺孫之間的感情,猶如此。你該祈禱,這次安然沒有被傷害,不然……」

他自然的理了理自己的衣領:「不要再傷害安然,這不是請求,是警告,最後一次警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