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兩個姨娘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6:25
A+ A- 關燈 聽書

第187章兩個姨娘

皇后雖然面上不顯,可心裡也是一塊石頭落地,女人顏色已逝,她也是漸漸年老色衰,繼位之人一日懸而未決,後宮里的女人就有可能生出個兒子來。

多個兒子自然多了許多變數,銜兒到底能不能繼位她心裡實在沒底,沒新人進來最好,宮中這些都是好控制的,有的身體已傷的差不多,六個皇子和銜兒爭皇位已經夠多的了,再多些她又要騰出手去收拾。

這次舊事重提,本以為皇上還會拒絕,畢竟現在正值汛期,治理洪澇災害費心費力,皇上哪兒有那個心思再來選秀。

可卻偏偏多了個變數——戰王竟站出來複議!

什麼理由都沒有,但就是支持選秀。

這話若是一般大臣說出來,夏侯贊駁也就駁了,可夏侯襄竟也在此時站出來,他實在沒想到。

他這個皇弟輕易不說話,一說話就不容拒絕。

夏侯贊思忖片刻,便應了選秀之事,反正這事於他來說也是有利,大臣們提了不止一次,再加上夏侯襄開口,他不過順水推舟而已。

後宮里正在頭大容離事件,還沒有想出個所以然的皇后,接到準備選秀的旨意,差點兒沒蹦起來打人。

一定又是前邊那幫無聊的言官提議的,真真氣死她了,好好的怎麼又提選秀之事?

更可惱的是皇上真的答應了,既已答應,總要選出些人出來,年輕最是好顏色,那些花骨朵兒般的女孩兒們,什麼都不用做,往那一站就足夠吸引人的目光,她們這些宮裡的老人兒,難免要費些心思,去折斷她們的羽翼,才能安心。

不願歸不願,皇上已下旨便就是板上釘丁的事情,單選秀之前建繡閣就是一項大工程,皇後有的忙了。

夏侯襄要的就是皇后忙起來,她若閑了就要生事,還不如忙一些好。

容離能猜出劫匪之事是皇後主使,夏侯襄也不例外,他的離兒豈是能輕易被人欺了去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既然敢動離兒,就要做好承擔後果的準備。

而後宮女人最怕的就是,更年輕更漂亮的女人進宮陪王伴駕,若是抓不住皇上的心,這一輩子就算完了。

皇后雖貴為後宮之主,但謀求的也不過就是皇上的真心而已。

夏侯襄坐在玉容院中,看著陪他坐在一旁的容離,唇角微勾,王府正在翻修,待修好他得選個合適的時機,問問離兒願不願嫁他。

——————

端王府中,慕雪柔正站在一張床榻旁邊,微抖的手出賣了她此時的真正情緒。

「如今你有了身子,好好養著,一切虛禮都免了,本王做主單獨在小院里建個廚房,以後有什麼想吃的就自己吩咐人做,不必大廚房的人過手,若是誕下麟兒,你便是王府的側妃娘娘。」夏侯銜此時頗為滿意,笑著和床上那個剛查出有孕的女子說道。

這名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慕雪柔的貼身婢女——碧衣。

自打上次慕雪柔算計了夏侯銜接回來的青樓女子紅兒后,夏侯銜便打消了從外面領女人回家的念頭,一來府外女子手段如何他不知曉,二來府外女子也不大清楚府里的情況。

所以,夏侯銜直接把主意打到了慕雪柔身邊伺候的兩個丫頭身上——碧衣和惜晴。

兩個丫頭長相不俗,當初陪嫁過來,也是有著能做個王爺府上的姨娘便心滿意足的心思。

可漸漸跟在慕雪柔身邊伺候,她們見識到了慕雪柔的善妒、狠辣,還有王爺對主子的深情,她們也就歇了做王爺女人的心思。

想著將來能嫁個管事便罷,好歹在王府是個管事娘子,也算有頭有臉。

可誰知,一日之間變化天翻地覆,主子失寵,王爺再沒歇在主子房間,她們作為慕雪柔貼身婢女的兩人,自然替慕雪柔著急。

主子不得寵,她們做下人的能有什麼好下場?

可誰知峰迴路轉,王爺竟然幸了她們,而且還是同時。

說起來也是意外,王爺微醺大半夜的來院里找主子,她們忙起身去看是誰,開門后便想著去將主子叫醒。

可誰知王爺一下抓住她們兩人,結果……

過程很漫長,但結果很明顯,當慕雪柔第二日醒來時,揚聲喚人來伺候,結果進來的既不是碧衣也不是惜晴,她有些納悶問了一句,誰知小丫鬟們支支吾吾的不敢言語。

慕雪柔下意識的便覺得不對,披了件衣服連頭髮都顧不得梳,便跑去兩個碧衣、惜晴睡覺的房間。

一推門,春光無限。

慕雪柔瞬間覺得頭重腳輕,眼淚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眼睛惡狠狠的瞪著床上的兩個女人。

門大敞著,跟在她身後的丫鬟自是看到了裡面的情形,一時間捂嘴的捂嘴、捂眼的捂眼,即想看又不敢看,當真是抓心撓肝的感覺。

陽光照進房間,晃了碧衣和惜晴的眼,兩個丫頭悠悠轉醒,扭頭便看見了門口黑壓壓的一堆人,為首的正是她們平日里伺候的主子。

『啊』的尖叫聲,自兩個丫頭口中溢出,拽著被子將自己的身子遮住,她們臉上火燒火燎。

尖叫聲驚醒了熟睡中的夏侯銜,他先是伸了個懶腰,再一看門口哪裡有不明白的。

慢條斯理的坐起,將兩個丫頭摟在懷裡,碧衣、惜晴二人抖著身子不敢出聲,主子的眼神看起來像是要將她們生吞活剝了一般,實在駭人。

夏侯銜慵懶的聲音響起,「你們既然跟了本王,本王也不能虧待你們,今兒本王做主,你們兩個打今起就是府里的姨娘,正巧柔側妃在,本王就將她們二人交給你照顧,若是出了半分差錯,本王便拿你是問。」

微笑著看著淚如雨下臉色慘白的慕雪柔,之前的紅兒沒傷到她,他就不信此時還傷不到她,看看,這個表情多麼惹他喜愛,他以後要常常看見慕雪柔露出這樣的表情才好。

「柔側妃,怎的不回話,可是對本王的話有意見?」夏侯銜提高了嗓門,定定的看著慕雪柔。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