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娘親也這麼幼稚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38
A+ A- 關燈 聽書

他以為,這是蘇雲沁在怨怪他這十幾年的不管不顧。

其實……

「爹,你怎麼了?」蘇雲沁出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我一個人能搞定。更何況銀魂門又不是擺著看的,我去天焱買了佛光金蟬就回來。」

頓了頓,她似是想到了什麼,眉皺了皺,又強調說道:「不過,也會把大寶那小崽子給帶回來。」

蘇鵬張了張唇,竟是有些失笑了。

他一定是老了,竟然都這麼敏感了?

女兒分明沒有那個意思。

「好,要是有什麼事,記得寄信回來。」

蘇雲沁頷首,輕輕道:「爹,我會儘快趕回來的。這兒的事情,有舅舅幫你,應該不會有多大的問題。」

畢竟是有林文淵在,她完全相信舅舅的能力。

蘇鵬哀嘆了一聲:「最好是四個人回來。」

蘇雲沁愣了一下,沒有意識到自家爹的話語意思。

「四個人?」

不過怔然的神色很快就消失了,她明白他的意思。

四個人……自然包括了風千墨。

蘇雲沁扯了扯唇角,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笑笑說:「我盡量。」

她不想讓爹擔心罷了。

馬車已經在宮外備好了,這時候靜容已經將行李都帶上了馬車,牽著蘇小野走來,喚道:「公主,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輕嗯了一聲,主動上前抱住了自己的爹。

從小到大,在原主的記憶中,蘇鵬從未抱過她。

這一刻,也算是圓了原主的心愿。

蘇鵬愣怔了一剎那,心顫了顫。

……

上了馬車后,蘇小野轉頭問蘇雲沁,「娘親,我們是先去找哥哥和爹爹嗎?」

她一早醒來就被靜容帶去洗漱,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是,先去找葯。」蘇雲沁摸了摸女兒的小臉蛋,因為手感極好,忍不住又揉捏了兩下。

女兒的臉頰有些蒼白,經過她這麼一陣蹂.躪,竟是紅潤了幾分。

看著被自己捏紅的小臉蛋,蘇雲沁相當滿意地點點頭。

蘇小野鬱悶地看著自家娘親那一臉滿意的模樣,暗暗在心底道,娘親也有這麼幼稚的時候。

……

七日後,天焱國邊境。

馬車停下后,蘇小陌率先跳下了馬車,驚喜地看著四周的光景,興奮地叫道:「爹爹,爹爹,這裡有捏的泥人!」

孩子咋咋呼呼地叫聲幾乎要響徹整條街。

金澤和金冥看著他如此興奮的模樣,相視一眼。

風千墨下了馬車,淡然跟上蘇小陌的腳步。

看著兒子興奮的模樣,男人莞爾地彎了彎唇角。

這小傢伙性格有時候和某個女人真是像極了。

小風子則是一路跟隨在蘇小陌的身後,急急忙忙地追上蘇小陌的腳步。

不過蘇小陌就是個不能安分的主,這個攤位看完了,又奔向了下一個攤位,興奮地難以自拔。

看著如此模樣的蘇小陌,小風子有點哭喪。等蘇小陌好不容易折返回來時,小風子已經氣喘吁吁了。

蘇小陌轉頭看了一眼喘著氣累得半死不活的小風子,咂舌地搖搖頭。

「瘋子哥哥,你這身體不行哇,這麼一會兒就累得不行了。」

小風子:「……」嗯……他該說什麼?他確實是被鬧的累得不行了。

想到這裡,他委屈地看向風千墨,像是在用眼神告狀。

風千墨沉靜地看著蘇小陌,上前牽起蘇小陌的手。

「別亂跑,不然明日不准你出門。」

這一路,蘇小陌與他說了許多,比如往常蘇雲沁是怎麼教導他的,比如動不動就打他的屁.股,再比如往常蘇雲沁對妹妹多麼多麼偏心。

而他,聽得極有意思。

日後誰也說不清楚會怎樣,如若這次這道蠱葯還是無效,恐怕……

男人鳳眸中凜冽的暗芒一閃而逝,再次看向蘇小陌時,眸中再無波瀾。

……

蘇雲沁的馬車剛好在天山山脈處。

外面的夜色漸漸深了,這個時辰去翻越雪山危險太大,她吩咐了一聲:「靜容,我們先尋個客棧休息。」

馬車外的風虎嘯著敲打在車壁上,可見風雪多大。

蘇小野自到了雪山附近,臉色越來越蒼白。

「娘親……我冷。」

蘇雲沁轉過頭,發現她的臉色蒼白如紙,幾乎透明了。

她心咯噔了一下,上前將女兒抱進了懷裡,用身上的大衣裹住了蘇小野。

「好冷……」蘇小野的唇色已經泛白到血色消失,看上去格外痛苦。

蘇雲沁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際,赫然一怔。

蘇小野的身子很冰冷,但是她的臉卻燙得厲害,像是染了風寒。

她握住了蘇小野的手腕摸了摸脈象。

「靜容,快去客棧!」

靜容剛剛下了馬車,「小姐,剛剛奴婢都去問了,客棧都住滿了。」

蘇雲沁低咒了一聲:「附近有沒有還未關門的醫館藥鋪?」

懷中的蘇小野明顯是發病了。

而且這些還伴有發燒的癥狀。

她心急如焚。

蘇小野忽然在她的懷中低低的哭泣起來,伸出小手揮舞了一陣,低低地說道:「娘親,疼……」

「哪裡疼?」她低下頭,聲音放柔。

「這裡……嗚嗚嗚。」蘇小野伸出小手,點在自己心口的位置,「很痛。」

蘇雲沁心狠狠揪緊,抱緊了蘇小野。

靜容在馬車外也看見了,急的在原地跺了跺腳,「奴婢再去問問,小姐你別急。」

言罷,她撒腿就跑。

奈何地面上覆蓋了厚重的積雪,她跑得太急,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吃了一臉的雪花。

「靜容,你沒事吧?」蘇雲沁看見她摔倒,暗暗嘆息了一聲,「你過來,幫我抱著小寶,我去尋。」

她說這話的時候,已經從袖中取出了銀針替蘇小野暫緩痛苦。

她從懷中摸出了一粒藥丸,正要塞進蘇小野的嘴裡,一道聲音喝住了她的動作。

「等等。」

聽見這聲音,蘇雲沁抬起頭。

靜容已經狼狽地爬起來,也不解地抬起頭看向出聲的方向。

皚皚白雪中,天地之間浩渺蒼茫,一名身著深藍長袍的老嫗正在雪中緩步靠近。深藍外袍外罩著一件深黑的貂裘,絕對是價值連城之物。

老婆婆走近,劈手奪過了蘇雲沁手中的藥丸,嗅了嗅:「嗯,醉心丸。」

蘇雲沁很詫異地看向老婆婆,雙眸中閃過了一抹亮光。

「您是……」

這位老婆婆竟然一眼看得出來自己手中是什麼葯,看來是位醫術了得的人。

她的心中徒然升起一股激動之感。

「外面雪大,不如到我的住處?」老嫗抬起頭來,朝著蘇雲沁露出了一抹微笑。

蘇雲沁點點頭。

她就是需要一個溫暖的環境。

「不過長期用這樣的醉心丸,會讓孩子身體吃不消,產生依賴並不好。」

蘇雲沁哀嘆了一聲:「沒有辦法,比起其他的藥物,這樣的藥物最能緩解痛苦。」

她一看到女兒痛苦的樣子,她的心底就很難受。

老嫗嘆息著搖頭,「跟我來。」

靜容都有些懷疑地看著老嫗,不過此刻又不能阻止他們離開,只好跟隨著往前走。

蘇雲沁下了馬車,抱著孩子就走。

車夫則是牽著馬兒跟上。

「我就住在這不遠處的雪山山腳下。」老嫗又道,轉頭跟蘇雲沁解釋道,「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我就是在這附近給百姓治病的。」

蘇雲沁的視線落在她的貂裘上,眼眸閃爍了一下。

嗯……光是看病的話,應該是賺不到這麼多錢,竟然能夠買下一件貂裘。

這位老婆婆身份詭異。

收斂心思,她還是不言不語地跟隨著,最後在一處小木屋中停下了。

「請進,裡面暖爐都有好幾個,這小姑娘應該不會再冷了。」

剛踏入木屋,便感覺到了暖意。

瞬間讓太身體里凍僵的血液正常流動了。

蘇雲沁將蘇小野放置在了一旁的軟榻上,正要動手拔掉銀針,那位老婆婆又出聲了。

「若是你信得過我,我可以給你調製一種葯,能暫時緩解一下這小姑娘的痛苦。不過你得等等,等我去熬藥。」

「呃,婆婆,請問您是……」蘇雲沁很懷疑。

這位婆婆突然冒出來,不得不讓她多一分心眼。

「哈哈……我姓鳳,周圍的人都喜歡叫我鳳婆婆。」

「鳳婆婆。」蘇雲沁揚了揚眉梢。

「你若是信不過我,就讓這小丫頭跟著我去熬藥。」鳳婆婆指著一旁站著的靜容,「我是負責醫治病人,不會負責害人。」

「小姐,我去跟著看看。」靜容一臉認真。

萬一這位婆婆真的在蘇小野的葯中下毒什麼的可怎麼辦?

她往常雖然怕死,可關鍵時刻,她一點都不害怕。

蘇雲沁嘆了一聲,點點頭。

半個時辰后,靜容端著葯過來,鳳婆婆跟隨在後,隨著他們行來,葯香瀰漫在了整個屋中。

這葯與往常的苦澀葯中藥不同,嗅著還有些清甜,光是聞聞都覺得很好喝?

蘇雲沁接過靜容的葯,嗅了嗅,眸中的光更亮了。

葯汁中放了幾種帶有甜意的藥材,正合蘇小野的口味。

不過這個藥方也只能喝一兩次,暫時緩解心臟疼痛倒沒事,但是喝過幾次後效果就會大大減弱。

但……

不得不承認這位鳳婆婆的醫術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