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撒嬌的……狼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3:23
A+ A- 關燈 聽書

「警告,喬御琛,你看清楚茶几上的裂痕,我們自相殘殺的結果是什麼。」

老爺子一聲呵斥,也是站起身。

他走到喬御琛身前:「我不管你到底有多在意那個女人,但你不能忽視我對你的關心。」

「關心?我最需要關心的時候,給予我關愛的人,是林管家,你從頭到尾,都像是一尊需要被萬人供奉的佛一樣,站在高高在上,我只能仰望的地方俯視我。

公司出現危機的時候,你需要我了,我才變成了你的寶貝孫子,公司因為我母親這邊的企業融資被挽回后,我不是又被打回了原型嗎?」

「我明白,這麼多年你一直都恨我,恨我沒能在你最需要的時候給予你幫助,可是御琛,你要知道,我除了你是爺爺,我還是喬氏集團的領路人,我……」

「曾經你的確是,但現在,你已經不是,老爺子,要不要我再提醒你一次?喬氏已經沒了,在你當年的不作為下,喬氏幾乎倒閉,是我,利用我媽留給我的財富,重新建造了帝豪集團。

自從帝豪集團成立以來,你可能做過任何幫公司帶來利益的事情?你沒有,因為你沒有這份能力。我不妨把話說的更難聽一點,在這北城,我喬御琛是天,而你,什麼都不是。」

「你……」

喬御琛冷聲一笑:「我告訴你我們自相殘殺的結果是什麼,結果是,我會贏,我會高高在上的,俯視著對我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你。

我清楚的記得,是你教我的,人要學會踩,對自己沒有利用價值的人,就是廢物,廢物可以被踩踏,丟掉,像垃圾一樣。」

喬海平看著喬御琛此刻玄寒的雙眸,第一次覺得,他這個孫子,不是翅膀硬了,而是……開闢了一跳通天的路,在這條路上,他壓根就沒打算帶著自己的爺爺同行。

喬御琛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時間不早了,老爺子,早點休息吧,保養好自己的身體,你才能看到,我如何在你的餘生里,讓你無法仰望。」

他說完,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喬海平的心一陣顫抖,他坐在沙發上,良久未能做聲。

過了十幾分鐘,他拿起手機,撥打了林管家的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林管家謹慎的聲音,才讓他覺得心裡安定了不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漢卿。」

「老爺子。」

「那份鑒定證明,不是我讓人做的,是有人,想要離間我們爺孫之間的感情。」

林管家沉默片刻,沒有做聲。

老爺子聲音裡帶著幾分威嚴:「怎麼,御琛不信我,現在連你也開始不相信我了?」

「老爺子,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相信您的為人,也知道您對喬家子嗣有多麼看重,您一定不會這樣做。」

聽到林管家這樣說,老爺子心裡總算是舒服了一些。

「你調查一下這件事的真相吧,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誰,竟然敢在背後陰我這一道。」

林管家猶豫片刻道:「老爺子,有個問題,我可以問您嗎?」

「你問吧。」

「您之前不是已經答應我,不給夫人做檢查了嗎,為什麼卻又改變主意了呢?」

「因為我不相信那個女人,她對御琛的仇恨心裡那麼強,我不信她會真的毫無條件的為御琛生下這個孩子。」

「老爺子,人都會改變的,夫人每天跟少爺一起朝夕相處,也難免會有感情,所以……」

聽到林管家也為那個女人說話,喬海平心裡難免覺得不舒爽。

他沉悶的道:「怎麼,現在連你也要為了那個女人來指責我?」

「漢卿不敢,漢卿只是覺得,少爺是個聰明人,不會做糊塗事。」

「陷入感情里的男人,沒有聰明的。」

林管家不再說話。

老爺子道:「總之,這件事你來調查吧。」

「是。」

掛了電話,林管家沉悶的嘆息一聲。

他隨手撥打了一個電話,聲音清冷:「那個醫生暫時還不能放。」

「林管家,抱歉,她已經走了,半個小時前,我們才剛讓她離開。」

「帶回來,那個醫生提供了假的線索。」

「是,我這就派人辦。」

「還有,你確定安心現在的確在國外嗎?我總覺得,這件事兒跟她擺脫不了干係。」

「她從月初就一直在美國,我們的人一直在拍她在美國的行蹤,不會錯的。」

林管家一臉的狐疑,隨即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繼續跟拍,如果發現她有任何不對勁的行蹤,立刻彙報。」

「知道了。」

林管家站在窗戶邊,有些開始審視自己的做法,原以為,讓安心離開北城,離開中國,少接觸老爺子,就是對夫人最大的保護。

所以他派人去騷擾安心,恐嚇她,讓她不得不奔赴異國他鄉。

可現在他有些懷疑,這樣是不是行不通。

喬御琛回來的時候,安然都睡著了。

聽到開門聲,她也沒有什麼反應。

不過當他洗完澡,在床邊坐下的時候,安然卻猛然驚醒。

她坐起身,有些懵的看向喬御琛。

喬御琛看到她的表情,不禁笑了起來:「做噩夢了?」

安然呼口氣:「夢到你被抓起來了,不知道算不算是噩夢。」

「我要是被抓起來,你應該會很高興。」

安然無奈的抿唇一笑:「對,我會在海邊,辦一場焰火派對,慶祝這件事。」

「這麼毒?」

安然挑眉:「你要是敢說的更難聽點,我也可以配合你,更毒一些。」

「那還是算了,你看你這一副小苦瓜臉似的表情,怎麼了?」

安然看著他:「你為什麼要傷人?」

喬御琛沉默了片刻:「林管家告訴你了?」

「如果林管家不告訴我,是不是你被判了刑,我也不會知道?」

聽她這口氣,喬御琛反倒是笑了起來。

安然抓起枕頭,丟想他:「你還笑?」

喬御琛抓住枕頭,兩人拉鋸似的扯了幾下。

他忽然就湊到了她身前,在她唇上親吻了一下。

安然抬手用力的打了他肩膀一下:「你幹什麼。」

「日常調戲老婆嗎。」

「你……我在跟你聊正事。」

「我也是在說正事,」他脫鞋,盤膝坐在她對面,雙肘壓在腿上,正經的看著她。

「你在擔心我。」

安然不可否認,她的確擔心,怎麼可能會不擔心呢。

她不是不知道在牢里到底要經歷些什麼。

即便不挨打,日子也不會好過,高牆內,總會讓人有莫名的恐懼……

她看他:「你以為坐牢很舒服嗎?你以為每天被人看著的感覺很好嗎?那個高牆裡,多少人想要插上翅膀飛出來,從此以後再也不敢違法亂紀,可你竟然敢傷人,你是真的不怕嗎?」

「要是我去坐牢,你會擔心我嗎?」

安然看著他一臉愜意的樣子,凝眉:「你是真的不害怕呢,看來,如果你去坐牢,也會跟我們不同,你會被當成祖宗伺候起來嗎?那你的確不必擔心,我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喬御琛見她有些生氣了,很自然的握住她的雙手:「我不是不害怕,而是我根本就不會坐牢的,所以你別擔心了,我發誓。」

「你要用錢來解決?」

「那個人,綁架你,他的罪名,比我更大,你以為,他會無聊到去報警嗎?就算我願意跟他同歸於盡,他也不見得願意,再說,我傷的是他的手臂,不是要害,他死不了。」

「真的?」安然眉眼裡帶著一抹懷疑。

「我若騙你,就讓我不得好……」死字還沒有說出口,安然已經翻身躺下。

「誰要聽你發誓。」

喬御琛笑了笑,安然,你也變了。

這種改變,對他來說,比鑽石都珍貴。

他笑了笑,在她身側躺下,伸手環住她。

「安然。」

「嗯?」

「你懷孕16周了吧。」

「嗯。」

「過了12周,就可以……」他說著,輕輕對她的頭髮吹了一口氣。

安然裝作沒有聽到他在調戲自己:「睡吧,晚安。」

喬御琛壞笑,翻身躺在她的對面,看著她:「你是不是女人啊。」

「男人可以生孩子?」她挑眉看他。

喬御琛點了她鼻尖一下:「你不想?」

安然閉上眼睛,表情淡定至極:「不想,完全不想。」

「不想什麼?」

她看他:「你能別跟我貧嘴嗎?」

「只是要你回答我而已。」

「不想跟你做你現在想做的事情。」

喬御琛翻身,壞壞的勾起唇角:「我只是有些想吃你……」

安然瞪他。

他忍笑,繼續道:「做的面,晚上沒吃飽。」

安然無語一笑,翻身背對著他:「懶得理你。」

「才九點,給我煮碗面嗎?肚子真的太餓了。」

他邊說著,邊從她身後環住她的肚子:「寶寶,爸爸好餓,媽媽不給爸爸做飯吃,怎麼辦。」

安然忍無可忍,坐起,回身瞪她。

喬御琛嬉皮笑臉的坐起身:「你有沒有發現,自打你懷孕后,脾氣見漲?是因為我越來越溫柔,顯出了你的炸彈脾氣嗎?」

安然嘆口氣,這還是那個高高在上,冷漠森寒的喬御琛嗎?

分明……是只撒嬌的……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