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終於回去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12
A+ A- 關燈 聽書

這一聲「月兒」,令面前的女子臉色驟然一僵,連拉拽著夜天珏衣襟手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眼神一點點暗淡下去,慢慢鬆開了夜天珏的衣襟。

「珏哥哥,你……這麼喜歡三姐姐?」

也是,都已經是太子妃了,怎麼會不喜歡呢?

夜天珏聽出了她的聲音,但視線依舊迷濛,他只能捕捉到一個陌生的輪廓,模糊不清。

這般不適,令他很是煩躁。

「你是……輕歌?」

似是回神般,夜天珏也有了幾分恍惚。

沒想到雲輕歌回來看他……

「殿下,您身體有哪不適嗎?屬下這就去讓太醫過來!」侍衛當即上前,語氣急切。

大家都知道,太子殿下昏迷了好幾日,這日終於是醒來了。看來吳王請來的這位姑娘確確實實是有用,是他們殿下的福星。

但「雲輕歌」心情並不好。

她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心底只想著雲挽月時,那種心如刀絞之感。

「你要知道,他為了跟他心愛的女人在一起,甚至不惜在你大婚之日將你殺了。」

忽然,耳邊傳來了說話聲。

這道聲音,分明是她自己的,可卻如同從另一個人嘴裡吐出般!

「雲輕歌」猛地站起身來,怒道:「誰?」

她突然的舉動,把四周的人都給嚇到了。

「輕歌,你怎麼了?」夜天珏也懵了一下。

「他不但把你的真心踐踏,甚至此刻你已經嫁人了他還想讓你背上水性楊花敗壞名聲的罪名。」

「雲輕歌」的面上驚恐之色越來越強烈。

夜天珏忽然拉住她,「你怎麼了……」

然而,她卻被這番話給嚇到了,猛地甩開了夜天珏的手,如同避瘟疫一般猛地往後退開數步,眼神帶著莫名的驚恐。

若不是這些話響徹在耳,她也不會想這麼多。

如今回想一下過去之事,彷彿無形之中有一根線穿著,讓她立刻明白過來。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夜天珏和雲挽月合夥在害她,從「毀容」到易容,從成親嫁給靖王,這一切都是他們的手段,最後的目的不過就是讓夜天珏娶了雲挽月罷了。

「我懂了,我懂了。」

她如同遭受了巨大打擊,一步步往後退,眼神也漸漸變得陌生。

夜天珏身上還有重傷,胸骨碎裂,此刻根本不敢有大動作,看著雲輕歌不斷往後退,他眼神一暗,甚至覺得她是不是生病了。

「你怎麼了?」

「我……」她剛要說什麼,忽然雙眼一翻,倒地。

「輕歌!」

這猝不及防的情況,讓四周的所有人都懵了。

……

此刻空間里。

雲輕歌忽然睜開了眸子,冷冷勾了勾唇角。

「雲小姐,你這法子可真夠卑鄙的。」系統說。

「我這是在提醒她,如果再繼續蠢下去,到時候也會影響我完成任務。」雲輕歌輕嗤了一聲,站起身來,「現在我可以回去了。」

這次拿回身體倒比她所想的順利了許多,並不是她所想的那般困難。

真正困難的是夜非墨……

他一定心底誤會了什麼。

「雲小姐,你先回去,至於之後的任務值增加,我們再看看。」

雲輕歌點點頭。

……

再次醒來的時候,便只看到頂上的營帳,陽光透過營帳照入帳內,有些刺眼。

她伸出手指捂住了眼睛。

哦對,她現在身處在天焱軍營里。

想到這件事,她猛地坐起身來,目光恍惚地掃過四周。

最後定格在了帳外。

帳外站著兩名高大的侍衛。

她爬起來,低下頭堅持了一番自己。

雲輕歌微微鬆了一口氣,想到意識回到身體里前,女配與她說的話……

「我知道你的用意,也希望你能替我好好報復三姐姐……我只有這一個要求。」

雖不知女配是否真的願意放手了,不過能回到身體里也好。

「您醒來了?」

她掀開帳簾,門口的兩位士兵喚住了她。

「嗯,有事?」她看向二人。

二人一愣,雖然只是短暫的接觸,卻覺得眼前的雲輕歌似乎……和昨日有些不同了?

「我們殿下說,您若是醒來了,就馬上去見他。」

雲輕歌扯了扯唇角,想到正好趁著這個機會離開天焱軍營為好。她現在恨不能身上長了一雙翅膀飛到夜非墨的身邊,恨不能馬上向他解釋。

以大反派的性子,說不定真的會誤會很深。

士兵見她點頭,便領著去了主帥營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等到營帳門口時,雲輕歌的腳步忽然一頓。

好像是……雲挽月醒來了。

「珏哥哥,你放心,你要的葯我馬上派人去找。」

這可不就是雲挽月的聲音。

怎麼會醒來的?

她之前給夜非墨的毒藥除了製造一種假象之外——會讓中毒者看似植物人一般,但隨著時間過去,中毒者身體內的器官也會漸漸失去了原本的機能,最後死亡。

她承認,給這樣劇毒也是私心。

沒想到,在這本書里女主這麼強大,竟然可以活過來?

她挑開簾帳,看見夫妻兩正依偎在一起,像極了劫後餘生的模樣。

她諷刺地挑唇。

作者果然是親媽,對這樣的渣男渣女可真是捨不得下狠手,即便是她這個變數出現。

「輕歌。」夜天珏一抬頭看見了她,竟是下意識地將雲挽月給推開了。

這般舉動,他做來無心,可在雲挽月的心底卻有了別的思想。

雲挽月的臉色逐漸難看,猛地看向此刻頂著一張陌生女人臉的雲輕歌:「這是四妹妹?」

雲輕歌知道自己這身份是沒法隱瞞了,便坦然接受說:「嗯,見過三姐姐,見過太子殿下。」

她如此客氣,反倒是讓夜天珏有些不舒服。

昨日這丫頭還一口一個珏哥哥,今天見到了雲挽月就叫「太子殿下」,他便心底認定雲輕歌是吃醋了。

「輕歌,以後你便叫我珏哥哥便是了,相信月兒也不會在意的。」

雲挽月不可思議地轉頭看向夜天珏,眼眸瞪大:「珏哥哥,你怎麼能夠這麼說?」

她如何會不在意?

這個女人憑什麼能叫她的珏哥哥,這是她的專屬稱呼!

雲挽月冷冷地看向夜天珏,眼底的戾氣一片。

此刻情緒上來,她也不必再去掩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