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很善良,很渴望愛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3:31
A+ A- 關燈 聽書

「我有這麼帥氣嗎,這麼看著我,怎麼了,移不開雙眼了?」他一本正經的望著她。

她呼口氣,轉身撩開被子下床,往外走去。

「你幹嘛去?又要去隔壁睡?」

「做面,堵住你的嘴。」

喬御琛唇角漾起笑意,跟她一起下樓。

林管家聽到客廳里有動靜,立刻穿上衣服出來。

見他們一起下來了,他以為有什麼事,上前:「少爺,夫人,有什麼事情嗎?」

安然笑了笑:「沒事,我給他煮一碗面。」

「夫人,我來吧。」

「我來吧,林管家,你回去休息。」

她說著,已經進了廚房。

喬御琛對林管家使了個眼色。

林管家點頭,回了房間。

喬御琛也跟著一起進了廚房:「御香海苑那邊,這幾天我們是不能過去住了,如果你什麼時候想看大海,就告訴我,我帶你去,現在天氣也熱了,晚上,我們可以一起去那邊吹吹海風。」

安然沒有應,只是道:「跟你說件高興事。」

「什麼?」

「林管家跟楠楠姐在一起了。」

「在一起?」喬御琛側頭看她:「是我理解的那個在一起?一對兒?」

安然笑著看向他,臉上帶著歡樂。

「怎麼會,金楠告訴你的?」

「林管家告訴我的,說是為了幫楠楠姐,但我覺得,只要楠楠姐把握好機會,她就能留住林管家。」

喬御琛挑眉:「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幫一個人,願意犧牲自己的感情,這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

喬御琛抿唇:「嗯,有道理,當初我不是也跟不認識的你結婚了嗎,感情這種東西,都可以慢慢培養的,不管是怎樣的感情,只要兩個人有心,就能走到最後。」

提到自己的事情,安然唇角的笑容僵了僵,回頭專心的看向鍋中的面。

下好面,他端著來到外面的桌上,兩人面對面坐著。

喬御琛問道:「你真不吃?」

「不吃,不餓,你快吃吧。」

他吃了兩口,不禁讚歎:「嗯,還是我老婆做的東西好吃。」

安然看著他不禁笑了起來。

以前,她也經常說這句話,不過對象是媽媽。

想起過去,想起母親,她的眼神暖了許多。

他看她,笑:「想什麼呢,眼神都直勾勾的了。」

「想我媽。」

「你說過,岳母做的面很好吃,是因為面想起她了?」

安然點頭。

「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很讓人羨慕。」

「當你跟一個人相依為命久了,你就會發現,這個人是你生活的全部,你的所有記憶都跟她有關,所以,每當你做任何點點滴滴的時候,總會想起她。」

喬御琛點頭:「所以,你才會這麼恨那些害死你母親的人吧。」

安然垂眸:「嗯。」

「有的時候,我其實挺羨慕你的,我父母走後,我好像是孤兒一樣,自己一個人,在一群傭人的照顧下長大的,唯一跟我親近一點的人,是林管家,他也在幾年後,出國了。

那時候我總希望,如果,我身邊能有個親人陪伴我就好了,我偶爾也會想起喬御仁,他畢竟跟我有血緣關係。可是想到,他身邊還有還有那個害死我父母的女人,我就對他愛不起來。

想的多了,就會覺得,自己一個人也挺好的,起碼,可以在變的更慘之前,練就一顆刀槍不入的心。我爺爺的許多話,都帶有攻擊性,但他有句話,我卻覺得對我的成長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他說,你若能變的對任何人都冷血無情,那這世上,就再也沒有人能傷害你了。這句話,我認可,只是冷血不是為了傷害別人,而是為了保護自己。」

聽到這句話,安然竟覺得心裡莫名的心疼和悲傷。

她手肘支著桌子,手掌支在臉頰下,眼眶裡微微帶著幾分濕氣。

這樣的人,他的冰冷和不近人情,只是偽裝。

他其實很善良,很渴望愛。

如果……如果他當初沒有摻和進安家的事情,沒有跟安心糾纏不清,那他一定會找到一個自己很愛的女人,從此以後,一生幸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偏偏,一切都偏離了軌道。

上帝總是有辦法,讓悲傷的人更悲傷,痛苦的人更痛苦,不幸的人……更不幸。

她給不了他愛情,守護不了他的人生。

兩人四目相對,安然對他暖暖的笑了笑。

不過不管怎麼樣,在還能夠相守的時候,好好珍惜時光吧。

喬御琛笑:「你是不是覺得我的話很懦弱?不像是我這種人該說的話。」

「從不會脆弱的,不是人,是畜生,脆弱也好,懦弱也好,沒有什麼不對的,傷心的時候會哭,快樂的時候會笑,痛快的時候會喋喋不休……在我看來,這才是人類該有的情緒。」

「安然。」

「嗯?」她挑眉看他。

「你真的變了。」

「或許是因為,我越來越發現,你其實……不是一個壞人吧。」

喬御琛放下手中的筷子,抿唇看向她。

「怎麼?」

「這一刻,忽然覺得幸福,我要好好看看你,把這一刻永遠的刻印在心裡。」

她搖了搖頭笑道:「快吃飯吧。」

她忽然間慢慢的發現,跟他在一起可以回憶的事情,變的越來越多了。

再也不需要他可以製造什麼所謂的,難以忘懷的畫面了。

她跟他在一起做過的一些事情,也不經意間會在腦海里閃現。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長久的相依為命后的結果吧。

吃完飯,兩人邊上樓,喬御琛邊在他身後道:「哇,吃的太飽了。」

進了房間,喬御琛進屋去刷了一下牙出來。

「我吃的太撐,精力太旺盛,需要運動一下才能睡著。」

他說著,壞壞的望著安然。

安然只掃了他一眼,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可是她才不理他:「那你就去樓下跑幾圈吧,反正又不冷了,我先睡了,晚安。」

她躺在床上,撩開被子躺下。

喬御琛鬱悶的嘆口氣,裝傻是吧。

他直接原地趴下,開始嘿嘿哈哈的做俯卧撐。

一邊做,一遍嘟囔:「守著天鵝肉又有什麼用,反正都吃不到,我真是個可憐的男人。」

安然翻身背對著他,睜開眼睛,忍了忍笑意。

喬御琛起身,走到床邊坐下,翻身來到她身後。

「誒,資本家太太。」

「又幹嘛?」

「你們資本家一族的不都會把人榨乾的嗎,我都準備好了。」

安然聊起被子捂住耳朵:「你才是資本家好嗎。」

他回身,隨手將房間里的燈遙控關上,脫掉衣服撩開被子鑽到她身後,將她拉進自己懷裡。

「好,那我這資本家,今晚就榨乾你。」

安然推掖他:「喂,懷著孕呢。」

「沒事兒,我打聽過了,身體好的時候,運動一下,對孩子沒有壞處,放心,我不會做對孩子不好的事情的。」

他說著,不再給她反駁的機會,低頭吻住了她的唇。

多久了,他都快憋出內傷了,實在是太想念她的味道了。

如果不是懷孕,他今晚估計要把安然折騰到下不了床。

而即便如此,兩人一結束,安然也累的直接沉沉的睡著了。

喬御琛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才將她環進懷裡,摟著她睡去了。

帶著愉悅心情,跟他同房的安然,實在是太……太美了。

第二天清早,安然醒來的時候,喬御琛正在瞪著兩個大眼看她。

他的視線,讓她嚇了一跳。

她納悶:「大清早的,你幹嘛這樣看著人。」

他頭往前湊了去,吻她。

「唔……」

兩人鬆開,喬御琛笑,心情極好:「早安吻。」

安然看到他一臉神清氣爽的模樣,不禁蹙眉道:「我可提前跟你說好了,昨晚的這種事情,以後不要經常做,好累。」

「一個星期……兩次。」

安然瞪他。

「那不然……一個星期一次?」

安然還瞪。

喬御琛壞笑,摟了摟她:「好了,就這麼定了,反正你不同意,到時候不也禁不住我軟磨硬泡嗎,男人不要臉起來,是沒有底線的。」

安然無奈的笑了起來。

喬御琛點了她鼻尖一下:「怎麼?」

「你好像變的我有些不認識了。」

喬御琛笑,坐起身:「我還是我,只不過是在你面前放飛了自我而已。」

兩人下樓吃早飯,喬御琛看著站在一旁的林管家道:「林管家,今天沒什麼事兒,你出去散散心吧。」

「啊?」林管家看他。

「不是談戀愛了嗎,給你放假,戀愛假。」

「少爺,我……」

喬御琛伸手阻止林管家說話,之後他一本正經的道:「我懂,我都懂,什麼也不用說了,既然做了人家男朋友,總要好好的跟人家相處,對吧,安然?」

安然回神,忙道:「對對,林管家,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可以幫你把楠楠姐約到咱們這裡來,你再找借口帶她出去。」

林管家看著這兩位,他們這是吹的哪陣風,還以為少爺今天心情很好,連眉眼間都帶著春風,怎麼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少爺就把話頭扯到他身上了,還讓他出去約會?

這兩口子,還真是把他都搞糊塗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