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無比同情王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28
A+ A- 關燈 聽書

系統:「重點是……這場仗要看大反派。」

雲輕歌皺眉,這說的模稜兩可的,她如何判斷?

「算了我還是趕緊回去給大反派解釋吧。」

「雲小姐,你這次的任務值已經升值到了五萬,恭喜你!」

雲輕歌並不甚歡喜,尤其是雖然任務值升到了五萬,距離十萬還有一半的距離,可她一想到未來要遇到的事,也有些煩悶。

尤其是……

一想到那日夜非墨對女配說的話,她內心就極其鬱悶。

……

西玄軍營。

雲輕歌悄悄溜進了軍營內,頂著這張易容的臉,即便是有巡邏的軍隊從軍營內來回走動,看見了也不會阻撓她。

大家都明白這位是姓墨的公子的丫鬟。

她輕車熟路到達了夜非墨的營帳外,正要往裡走,忽然一道黑影閃身攔住了她的去路。

「青川?」

「王妃,主子吩咐說,倘若您回來,他不見您。」

「呃……」雲輕歌沒想到他連見自己都不想了,抿了抿唇說,「我去見他,與他解釋幾句。」

饒是如此說,青川攔在她的面前不動分毫。

雲輕歌握了握拳頭,「當真不肯見我?」

青川點點頭。

「我見青玄總行吧?」面對青川這張面癱臉,她實在不知道怎麼磨他。

可,青川這張面癱臉依舊沒有任何的波動,彷彿對雲輕歌的任何反應及要求都毫不在意。

他非常明白,雲輕歌和主子之間這彆扭,恐怕是難以在段時間內調和。

雲輕歌有些鬱悶了,只好在不遠處隨便選了一處席地而坐,也不顧地面臟。

「好吧,他不肯見我,那我就在門口等他。」

這耍賴的語氣,也讓青川愣了一下。

王妃這怎麼短短兩日不見好像又變回了原樣似的?難道之前跟主子說那些混賬話的人不是王妃?

雲輕歌不顧青川那狐疑的目光,盤膝坐在遠處,靜靜等候著。

……

帳內。

青玄聽見外面的動靜,看向夜非墨,弱弱出聲:「主子……屬下覺得王妃她……」

不是故意的。

這麼五個字,又因為夜非墨突然橫過來的眼神給默默吞回了腹中。

主子好可怕,他都不敢多說了。

夜非墨收回目光,看著面前的地圖,這是南宮昊剛剛遞給他的地圖。

他說過,三日內結束這場戰爭,再拖下去對他不利……

那方已經傳來雲挽月醒來的消息。

對於一個會催眠妖術的女人,他並不放在眼底。

青玄見他毫無波動,囁嚅了一下唇角,又說:「那屬下出去勸勸王妃,王妃這樣等在外面不是……」

「讓她等。」男人冷聲說了三個字。

從她選擇轉身離開去天焱軍營的那一刻開始,他便徹底相信她心中到底有的是誰。

青玄再也不敢動,只得等著。

帳外的雲輕歌等著等著,天便黑了,肚子咕咕叫著,令她皺了皺眉。

這些日子女配佔據這具身體都沒有好好吃飯,現在餓肚子也是情理之中。

她轉頭看向面癱臉青川。

青川似乎感覺到了她的目光,面色帶著幾分窘迫,「王妃,要不,屬下去給您帶些吃的?」

「不用。」雲輕歌故意揚高了聲音,「你家主子要是不見我,我就餓死在這裡好了。」

現在不讓她見,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想忽悠也忽悠不了。

青川心底哀嘆,回頭看了一眼依舊遮蔽的營帳,看似根本沒有動靜。

雲輕歌也看向營帳,發現毫無反應。

她心底委屈。

天色逐漸黑暗下來,軍營內到處都點亮了燈盞,尤其是夜色里的軍營內有些寒涼,風一吹,她猝不及防就打了一個噴嚏。

揉了揉鼻尖,雲輕歌又看向營帳。

他真的鐵了心?

正想著,簾帳忽然被人掀開,一雙黑靴率先落進眼底。

她雙眼頓時一亮,剛抬頭,卻見男人面無表情地從她身邊走過,衣袂翻飛,目光都不曾停留在她身上。

男人大步離開,她只捕捉到了墨色的衣袂翻飛,經過身邊時帶起的涼風刮過臉面,涼颼颼的。

雲輕歌心底哀怨地瞪著大步離去的男人,心情憋屈。

這時候青玄也跟在後面追了出來,側頭看見雲輕歌盤膝坐在地面上,於心不忍之下說:「王妃,別坐地上了,天氣涼。不如讓青川帶你去吃些東西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餓壞了或者凍著了,怎麼辦?

雲輕歌抿唇,「不用。」

她看了一眼前方已經走遠的高大身影,捏了捏衣角。

他還真夠絕情的。

難道給她一個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青玄還想再勸,可那方的夜非墨已經沉冽的聲線已經傳來:「青玄,你太慢了。」

青玄渾身一機靈,連忙追上了夜非墨的腳步,心中無比同情王妃。

不過……

王妃好像恢復了?

直到離開到雲輕歌看不見的地方,青玄才說:「主子,王妃好像恢復了,您……真的不打算理會王妃?」

夜非墨皺眉看他,似乎對他的多事非常不滿。

青玄縮了縮肩膀。

他只是怕他們夫妻兩不合而已……

「你去拿些吃的和衣物給她,不必跟著本王。」好半晌,男人沉沉地吩咐了一句,才邁開大長腿往前走,再也沒有看留在原地有些發懵的青玄。

……

南宮昊一抬頭,發現營帳被人挑開,他倏然抬起頭。

「阿夜,明日能解決嗎?消息傳來,雲挽月又暈了。」

「又暈了?」夜非墨很詫異。

「是啊,上次雲挽月身上的毒是吳王派人解的,如今吳王在牢中,應該沒事。」

聽見南宮昊的話,夜非墨的腦子裡瞬間閃過了雲輕歌的模樣。

難道……

她去天焱軍隊,不是去見夜天珏?

她剛回來就聽說了雲挽月又中毒的消息,太過湊巧。

「明日能解決,速戰速決。」夜非墨坐下,薄唇微啟,「不過,回去恐怕還有不少事要處理。」

南宮昊點點頭。

正要開口,忽然青玄挑開了簾帳:「主子,不好了,王妃她……暈倒了!」

這話,令原本淡定的男人面色驟然一變。

「怎麼暈了?」南宮昊率先問。

他也不知道這夫妻兩在搞什麼狀況,之前分明還好好的,怎麼一轉眼就鬧矛盾了?

他話音剛落,身邊的男人倏然起身大步往外走,面容雖清冷,可眼底明顯皆是焦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