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53
A+ A- 關燈 聽書

「明輝,怎麼了?」不遠處,皇后正坐在貴妃榻上,看見兒子雙眸發亮,奇怪問道。

君明輝俊逸的臉上明顯有笑容的痕迹。

皇後有些狐疑。

她記得兒子自從回宮后,壓根沒怎麼笑過,今天這是怎麼了?

君明輝察覺到自己的神情表露太過分,當即咳嗽了一聲,掩蓋情緒。

「沒什麼,就是師父來信說回皇都了,明日兒臣去見見。」

皇后露出了恍悟之色,起身走到了君明輝的面前。

「也好,你將這些選妃的畫像一同拿給你師父看看,讓她也替你把關把關。」

「……母后。」君明輝扶額。

自從回來,他每天面對的都是母后的催婚。

皇后卻嫣然一笑,「好了,就這麼辦,今兒個母后就派人將畫像送過去哈,母后先回去了。」

她坐在這兒盯著兒子看畫像盯了一下午,發現兒子一點反應都沒有,像塊木頭似的。

直到天機子大師送來的信,兒子的臉上終於恢復出了一點生氣。

……

翌日。

蘇雲沁是被門外熱鬧的生意場景給驚醒的,等她出門時,發現已經滿院子都排滿了病人。

她上前尋了一人問道:「你們都是來看病的?」

「對呀!鳳婆的醫術可了得了,又比那銀魂門便宜。」

「……」蘇雲沁嘴角暗抽。

有必要這麼說嘛!

「你們都叫她鳳婆?」蘇雲沁眸底有詭譎的光一閃,「那你們認得天機子大師嗎?」

「天機子大師?那是仙人了,都說已經得道成仙了。」

聽著這人的話,蘇雲沁忽然覺得沒必要再問下去了。

她轉身回了屋中,替蘇小野將衣裳穿好,又替她把臉給洗凈。

「娘親,今天我們要做什麼呀?」蘇小野急切地想要去找哥哥和爹爹。

蘇雲沁眸光幽幽,「想不想見君叔叔?」

蘇小野眨了眨眼。

想呀,不過比起見君叔叔,她好像更想見爹爹。

不過這話她不敢說。

「那就等等。」她微笑地揪了揪女兒軟軟的臉蛋。

還有半月就是拍賣會,恐怕要在這兒等待一段時間。

她也很久沒有見過君明輝了,該是見見他。

甚至,她懷疑那佛光金蟬的消息其實君明輝給她的?

正想著,門口傳來了靜容的聲音。

「小姐,鳳婆婆讓您過去書房一趟。」

「好。」她收斂眸光,牽起蘇小野的手就走。

等候在門口的靜容見她們走出,上前兩步,神秘兮兮地說道:「小姐,你猜誰來了?」

「爹爹?」蘇小野雙眸發亮。

「呃……」靜容撓了撓頭。

她也不好意思說不是,這拂了孩子的期待,她最怕看見這麼大的娃娃露出傷心失落的樣子。

蘇雲沁懶得說話,直接牽著孩子就往書房走去。

……

「明輝啊,這是你母后昨晚上連夜派人送來的畫像呢。」鳳婆婆翻著一張又一張的畫像。

君明輝沒想到母后竟然這麼快就把畫像給送上了,嘴角抽了一下。

「師父,您別取笑我了。」

這是開玩笑的時候嗎?

他急著來見人的!

鳳婆婆雖然看出他的著急,卻偏偏不讓他去見,笑彎了眼睛。

「可有中意的人了?」

「還沒有。」君明輝垂眸。

他哪裡敢說有,若是讓師父知道自己心中還想著蘇雲沁,不知道會怎麼想。

鳳婆婆放下了手中的畫像,端起了茶盞,「你心底有人了?」

她定定地看著徒弟,那雙渾濁的眼睛卻是晶亮的,像是早已看透一切了。

憑她對徒弟的了解,如何會不明白?

君明輝這小子離開了天焱五年,這五年是為了誰,又是為何借著天機子的勢力將銀魂門給做大的?

不就是只為了那個女人。

君明輝剛張唇,腳步聲已經傳了過來。

「君蜀黍?」蘇小野跨過門檻,一下就看見了君明輝。

蘇雲沁也看見了君明輝,臉上絲毫不顯意外之色。

不過今日所見君明輝跟以前在銀魂門所見全然不同了。

他身著一襲華貴銀色錦袍,矜貴而俊雅,一看便知是高貴的皇家子弟。

聽見蘇雲沁的聲音,君明輝轉過頭來,看見她,禮貌和淡然地微微一笑,「雲沁。」

「君大哥。」蘇雲沁也還算禮貌地應了一聲。

「哎呀,你們聊,我先走了。」鳳婆婆一點都不懷疑蘇雲沁為何見到自己不吃驚,反而起身率先離開。

她看得出來,君明輝看向蘇雲沁的眼神格外火熱,絕對不是一種普通的朋友關係,而是男人看女人那種充滿征服感的眼神。

「好好聊。」鳳婆婆微笑道,然後去看病人去了。

靜容識相地站在門口,沒有入屋打擾。

她是很少見到君明輝,也不知道這位君明輝公子到底是個什麼樣兒的人,不過之前蘇家有難之時,這位君公子也還是幫忙了。

至少在某種程度來說,君公子和那位天玄國的皇帝相比,她覺得二人都非常優秀,很難選擇。

蘇雲沁牽著女兒往裡走,在君明輝的對面坐下。

「你沒有什麼想問的?」君明輝抬頭問道。

「唔,君大哥過得可好?」既然君明輝都主動出聲了,蘇雲沁只好乾巴巴地提了一個話題出來。

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其實在見君明輝之前,倒是真的有很多話想說,可是見到本人,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君明輝有些失笑,這樣的說話風格還真不像蘇雲沁,「我還好,你們呢?」

他的目光落向蘇小野,奇怪地問道:「大寶沒有帶來嗎?」

不可能蘇雲沁只單獨留一個孩子在古越。

蘇雲沁沒有來得及說話,蘇小野已經從蘇雲沁的手心中抽回了自己的小手,慢吞吞地走向君明輝,然後將自己的小手搭在了君明輝的膝蓋上。

「君叔叔,哥哥跟爹爹跑了。」

說完這話,她癟著小嘴,板著一張不高興的小臉。

要知道,她向來很高冷的,只有在面對至親之人才會露出一些活潑的表情。

對君明輝,蘇小野從來是當做第二個爹來看待。

君明輝愣了一下,看向蘇雲沁。

「他……」

「別提他,我不想提他。」蘇雲沁瞥開視線,聲音很沉。

君明輝心底一抽,看得出來她是真的不高興,看來是風千墨那小子惹得蘇雲沁不高興了。

若死按照往常,他應該很高興,可此刻看著蘇雲沁那似乎有些難過的神色,他並不高興。

他起身,走到了蘇雲沁的身邊坐下。

「好,不提他。離拍賣會還有些日子,得月樓的戒備一向森嚴,得月樓的老闆在天焱的勢力不小,你想好怎麼拿到了嗎?」

蘇雲沁抬頭看他,微眯起眼睛。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果然,佛光金蟬的消息是他給的。

之前這男人就留了一封書信走了,連句道別的話都不說。

就像風千墨那死男人一樣,想走也不打算跟她道別,若不是爺爺告訴她……

呵,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她心底低咒了一聲,臉上還是不動聲色,微笑道:「自然是按照得月樓的規矩,競價拿到。」

「那接下來這幾日……」

「我跟鳳婆婆學學。」蘇雲沁臉上的微笑依舊未變。

君明輝卻感覺到她故作的生疏。

他垂首,有些無奈地笑了,「你在生我氣?」

「哪裡敢。」

「我聽說了古越的事情,我便知道古越的形勢已經穩定了,所以特地派人告訴你佛光金蟬的下落。」

即便是聽著蘇雲沁那生疏的語氣,他也絲毫不覺得惱怒。

他本以為不會再見她,之後得到佛光金蟬的消息后,他的心底那原本壓抑下去的情緒再次冒了出來,再也無法止住。

如瘋長的野草,怎麼也拔不盡。

蘇雲沁心底對他是感激的,那故作的生疏之意也終於沒能繼續維持下去,沉沉地嘆息了一聲。

「君大哥,多謝了。不過剩下這幾日,我還是在這兒暫住吧。」

「不如到宮裡住住?」君明輝雙眸微亮。

「呃……」她很想說,他在開玩笑嘛?

她一個帶著女兒的女人進宮住,這不是惹人閑話嗎?

「雲沁,你不是想道謝嗎?」君明輝端起桌上的茶盞,輕輕晃了晃,「我現在需要你幫忙,你幫不幫?」

「需要我幫什麼?」怎麼看著君明輝這模樣,像是要套路她?

蘇雲沁真懷疑這小子是不是回了天焱,已經學會套路人了?

君明輝扯過剛剛放置在鳳婆婆桌上的畫像,遞到了蘇雲沁的面前。

蘇雲沁瞄向桌面,上面全是女人的畫像,一個個傾國傾城的容貌,讓人驚嘆。

她咦了一聲,莫名其妙。

「哦,我知道了,你是讓我幫你選媳婦?哎呀,早說嘛,我幫你選!」

說完這話,她非常乾脆地將畫像扯到面前,像模像樣地開始認真審視。

君明輝看著她這樣,差點要吐血。

「別鬧了,母后逼著我要娶妃。只是我現在根本沒有心儀之人,不想娶個不明不白的女人回去。」

「呃,那你是……」蘇雲沁放下畫像,古怪地看著他。

果然是套路啊,這小子就不能一次性把話說完?

「你能演一場戲嗎?」君明輝定定地看著她,又掃了一眼不遠處的蘇小野。

蘇雲沁正好帶著女兒,演戲不是正好?

他的眸子灼亮,裡面好像有兩簇火焰在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