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對她的憐憫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8:23
A+ A- 關燈 聽書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的皮膚,白皙剔透到能看到微小的血管。

臉上燒著兩抹紅雲時,像是被雨水洗滌后的櫻花花瓣,乾淨美好得讓人很想攪亂。

容景墨就這麼看著她,眸色很暗沉,像是兩團灼熱的火焰,灼燒著白星言的每一寸肌膚。

沉甸甸的壓迫感侵襲而來,快要讓她喘不過氣來。

「喜歡怎樣的方式?嗯?」容景墨的臉埋在她脖子,鼻尖一下下地蹭著她細膩的肌膚,手也沒閑著地在脫她身上的衣服。

白星言身體綳得很緊,僵硬如同木頭。

沒理會他的調侃,目光直直地望進他的眼睛,她在糾結如果他發現自己非第一次,該怎麼解釋。

白星言這四年來對容景墨多多少少有關注一點。

容家這樣的家庭,主動往容景墨身邊送的女人,絕對數都數不過來。

然而,外界卻沒有任何關於他和其他女人的緋聞。

容景墨如果不是保密措施做得太好,一定是有潔癖的男人,隨隨便便送上來的女人,嫌臟。

如果,他發現她非第一次,會嫌她臟嗎?

會不會直接和她離婚?

白星言掙扎了一番,暗自決定,如果待會兒他發現,她就索性承認。

讓他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次不重要,只要那一夜的秘密守住了就好。

她似乎很緊張,臉色煞白煞白,身體微微在顫抖。

容景墨和她貼得很緊,摟著她的雙臂能夠清晰感受到她的顫慄。

心裡像是被一隻小小的手輕輕地捂著,面對這樣的白星言,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了,竟然,升起了那麼一點點憐憫。

「沒和男人這麼親密過?」動作不自覺放柔,他將她擁緊了些。

白星言的緊張,被他理解為了第一次的生澀。

白星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這個問題。

不想繼續這種慢性的心理煎熬,沒回答,雙臂摟著他的脖子,踮起腳尖,她傾身向他,「容景墨,我們速戰速決!」

她還是沒吸取今早的教訓,這種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不是向他挑釁嗎?

容景墨眸色一暗,陰沉沉勾了勾唇角,「速戰可以,只是,這種事不是一般要很久嗎?怎麼能速決呢?」

將她早晨的話還給她,容景墨眸中迸射出一道銳利的光芒,扯落她身上的衣服,倏然欺身而上……

痛!

劇烈的痛感侵襲而來,白星言擰緊眉,臉色蒼白。

她這也才不過第二次而已,還是很不適應做這種事,開始的時候痛得直打哆嗦。

容景墨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不適,橫衝直撞的動作放柔了不少。

麻木的痛感減緩,取而代之以陌生的愉悅……

一個晚上,白星言不能自持,嗓子都叫啞了。

接近清晨的時候昏昏沉沉睡過去,不知道昏天暗地的睡了多少個小時,醒來的時候,外面已近黃昏。

容景墨站在床邊,盯著床單的某處在看。

白星言心顫了顫,心裡想著這一刻總算來了。

然而,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卻是驚得放大了眸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