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事關最後輸贏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36
A+ A- 關燈 聽書

夜非墨挑開簾帳,帳中阮芷玉已經坐在了床沿邊,正給雲輕歌診脈。

他面色冷凝至極,沉沉開口問道:「她怎麼樣?」

「王爺,王妃這是餓暈了。」阮芷玉見他入帳,連忙站起身恭敬彙報,「而且王妃這模樣,應該是兩日沒吃過東西了。是個人都熬不住呀!」

兩天沒吃東西?

青玄和青川也聽得皆是一震。

夜非墨的眉心攏起,轉頭看向青玄,彷彿在用眼神詢問為何沒有給雲輕歌準備吃的。

青玄很委屈,只好弱弱解釋:「主子,屬下準備了,食物還放在桌上,王妃就暈了。」

聽著青玄這番話,夜非墨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嗯,你們都出去。」

「王爺,最好能給王妃喂些大補的湯或者白粥,這樣吧,我這就去廚房熬,您等等。」

夜非墨點點頭,目光始終落在榻上昏厥的女子身上,似是此刻眼裡只有她再無他人。

而阮芷玉,輕輕嘆息了一聲,微微往外退去,抬起頭看了天空一眼,眼神微暗。

有情.人終成眷屬……真好。

青川這時候也走了出來,看見她正仰頭望天,心徒然緊了緊,才幹澀開口:「阮姑娘,風統領讓我轉交給你的,之前一直未有機會,今日才有機會……」

說著他將袖中藏匿早已皺巴巴的信紙遞給了阮芷玉。

阮芷玉結果信紙,扯了扯唇角:「他還真是執著呢,我早已告訴過他心中有人。」

青川垂眸,掩蓋了眼底的苦澀。

「他也是傾心姑娘許久……」

「呵呵。」阮芷玉搖搖頭,「罷了罷了,這就是我為什麼不肯去天焱的原因。」

是,她是躲風涯。

只是,她根本不喜歡風涯,可男人總是對她千般好萬般好,她實在招架不住這般攻勢。

她揮了揮手中的信,大步走了。

看著洒脫不已的背影,青川緩緩摸向心口的位置,心口一陣苦澀泛疼。

不知道什麼樣的男人才能入了這姑娘的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阮芷玉親手熬了一碗熱騰騰的白粥遞給了夜非墨,「王爺,小心些。」

男人接過,動作並不溫柔。

阮芷玉有些同情雲輕歌了,咽了咽口水,試探說:「要不……還是我來喂?」

可這話剛出口,她就後悔了。

因為男人正抬眸看向她,彷彿在看情敵。

她暗暗抹汗。

這男人該不會連女人的醋都吃吧?

「離本王遠點。」他目露嫌棄,才將雲輕歌扶起。

阮芷玉嘴角抽了抽,實在同情雲輕歌怎麼嫁了個這麼難伺候的男人,無法,她也退了出去。

夜非墨將人扶至懷裡,將勺子里的白粥吹涼了便遞到了雲輕歌的嘴邊。

昏迷中的女子大概是真的餓昏了,也顧不得睜開眼睛,一口就把勺子咬住。

她這模樣……竟還挺可愛。

夜非墨很想咬死她。

分明想折磨她,可最後折磨的卻是自己。

他穩住心緒,才一口一口將白粥小心喂進她嘴裡,這死丫頭倒好,始終閉著眼睛,吃得倒是香,小嘴兒還砸吧砸吧的。

若不是阮芷玉的話還在面前,他真的懷疑雲輕歌是假裝的。

很快,一碗粥就見底了。

看來確實是餓壞了。

夜非墨轉頭喚了一聲:「青玄。」

青玄閃身入了簾帳內,看見見底的空碗,屁顛屁顛接過就出去再打一碗。

於是,夜非墨就這麼餵了雲輕歌三大碗。

第三碗吃飽后,懷中的女子還打了一個飽嗝。

這下,夜非墨越發確定她是裝的,於是毫不猶豫將人從懷中扔開。

「絲……」雲輕歌沒料到他這翻臉不認人的舉動,抬起頭不滿地瞪他,「我可是病人!」

「餓死病不成?」男人薄唇微啟,冷聲問。

看著男人那般倨傲的模樣,雲輕歌心底有些無奈。

「王爺,你這樣可就不對了,女人都不帶你這麼小氣的。」

夜非墨:「……」她這是拐著彎罵他小肚雞腸不成?

他生氣,不再是因為之前她急著去找夜天珏。

他生氣的是她有很多秘密瞞著他!

這般患得患失之感,令他有些無法釋懷。

雲輕歌見他不說話,幽邃的視線盯著自己看,她抬起頭看向他,眨巴了一下眼睛。

「阿墨,之前的事情我可以解釋,你……」

「本王不想聽。」

他說罷,轉身走了。

甚至連給她多說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

雲輕歌狠狠瞪著他的背影,被氣到險些吐血。

這男人脾氣可真夠大!

苦肉計對他都無用了。

人一走,帳內很靜。

「雲小姐,我覺得吧,大反派生氣只是因為害怕。」

「他,害怕?」一個系統懂什麼男女感情之事。

雲輕歌抱著手臂,明顯不信。

「害怕失去你吧。」系統又說。

這話,非常中聽,可她也有些不舒服。

大反派這悶騷性子……

雲輕歌垂下眼帘,抿唇,心情不爽至極。

怎麼別人談戀愛這麼輕輕鬆鬆,發而到了她這兒,談戀愛就這麼磕磕絆絆呢?

大抵是吃飽了又暈了很長時間,她也沒什麼睡意,便起身出門。

青玄和青川都不在門口,整個軍營內的人似是少了些。她拉住了一名巡邏的士兵問:「是不是又打仗了,怎麼不見人?」

士兵看她一眼,點點頭:「今晚這一戰事關最後輸贏。」

言罷,他也匆匆走了。

雲輕歌詫異地看著他們匆忙的模樣,剛想去前線戰事看看,卻忽然一名士兵匆匆忙忙撞上她。

她還未看清士兵的模樣,人已經跑走了,而她的手心裡卻塞了一張紙條。

看著跑遠的士兵,她將紙條打開看。

竟是……夜無寐的字跡。

看著上面的內容,她的瞳孔驟然一縮。

「雲小姐?」系統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無法,我只能去見一見周琛。」她咬了咬唇,聲音裡帶著些戾氣,轉身往西玄地牢而去。

她對西玄地牢極其熟悉,畢竟上齊看雲挽月時也去過。

系統:「雲小姐,這個周琛還是千萬小心,更何況,說不定他身上也有跟你一樣的情況。」

「你是說……會存在原主的意識?」

「對!」

雲輕歌輕輕笑,「不過我已經解決了,至於他,看來他是不想解決原主意識。」

畢竟周琛骨子就是軟弱的,但現在的夜無寐卻顯然沒有周琛身上該有的軟弱,甚至還有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