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是我的咯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3:47
A+ A- 關燈 聽書

金楠仰頭看著他,表情透著羞愧。

「我說這些,不是為了傷你心的,只是想要告訴你,別在我這種人身上浪費感情,我不值得金小姐付出。」

「你會跟她結婚嗎?」金楠沒有動。

林管家搖了搖頭。

「那為什麼不可以接受我呢?」

「我心裡有別人,這對你來說,不公平。」

「如果我不在乎呢?」金楠看著他,目光堅定。

「我在乎,你還年輕,我不能毀了你的未來。」

她忽然就伸手摟住他的腰,臉上雖然有卑微,可也有倔強。

她明知道,這不是一段勢均力敵的感情,自己配不上他,可她卻還是想試一試。

只因為,她的人生中,不可能再出現比林管家更溫暖的男人了。

「我這樣的人,沒有未來,即便是現在,我也很明白,我是在厚著臉皮追求你,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卻還是想堅持下去,試試看,我還有沒有能力,為自己爭取幸福的未來。」

「可跟我在一起,你不會幸福,沒有人會願意跟不愛自己的人共度一生,那不是幸福,那是煎熬。」

「我不求你愛上我,只是別推開我好嗎,我不年輕了,也有前科,我知道,我這種人在你身邊,是你的累贅,可我發誓,我會讓自己變的更好,讓自己配得上你的。」

「你很好。」

「我不好,如果我好,你就不會拒絕我了。」

「金小姐……」

「我知道,」她打斷了他的話,鬆開他,看著他:「我知道,我這樣有些厚臉皮,有些不要臉,甚至於在別人看來,我是在死纏爛打,可是,我想為我自己勇敢一次,我不想未來有一天,我會因為自己沒有為你勇敢,而感到後悔,大叔,我是真的,真的喜歡上你了。

或許你不相信,這麼短的時間會讓一個人,喜歡上另一個人。但我真的做到了,我也終於相信,真的有一見鍾情這回事了。大叔,如果你不是那麼討厭,如果你真的不打算跟你心裡真心愛著的女人結婚,那你可不可以考慮我?

我不會逼你愛我,只要你能像現在這樣,陪在我身邊,跟我一起度過後半生,我就留會很知足。」

林管家看著她嘆口氣。

她心裡一陣難過:「不……不可以嗎?」

他伸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她的頭:「你的父母,怎麼會不願意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比自己大十幾歲的男人呢?我這年紀,在古代差不多就可以做你的父親了。」

「我爸媽不要我了,」她說著垂眸:「在這個世上,除瞭然然這個朋友,除了現在還對我很好的你,我什麼也沒有了。」

林管家看著她,沒有做聲。

金楠咬唇:「真的……不可以嗎?」

「我沒打算結婚。」

「那……就讓我陪在你身邊,做一個像是朋友一樣的女朋友可以嗎?」

「我怕委屈了你。」

「不會,我不會覺得委屈,我發誓。」

林管家無奈:「世界上,怎麼有你這麼傻的姑娘。」

金楠呵呵一笑,伸手再次抱住了他的腰:「我不傻,我只是……想要留住你。」

林管家低頭看著這個瘦弱的小女生,眉心染上一抹淡淡的憂愁,他還有能力給這個女孩子幸福嗎?

金楠起身,拉過他的手腕,將手鏈系在他的手腕:「那我們是說好咯,在你跟你心愛的女孩子結婚之前,你是我的咯。」

林管家笑了笑,沒有做聲。

對於金楠來說,這是默許。

她心裡一陣開心,剛剛明明還覺得完蛋了,可只有一瞬間的時間,卻好像經歷了另一番世界一般。

吃飯的時候,金楠眉眼彎彎:「大叔。」

「嗯?」

「我忽然發現,跟你在一起,我賺大了呢。」

「怎麼?」他看她,他明明什麼也沒給她。

「你看,以我自己的能力,估計這輩子也不會到這種地方來吃飯的。」

林管家環視四周:「這只是一家餐廳,任何人都可以來,只是看你願不願意。」

「大學剛畢業的時候,為了省錢,我就住在一個月只需要三四百塊錢一張床位的女生宿舍。那時候特別傻,陳子哲說,要攢錢在這座城市買一套屬於我們的房子,做我們以後的婚房,我就真的每個月在很努力的攢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有的時候發了工資,他說我要帶我出去搓一頓,我就會為了省一點錢,而拉著他去那種路邊攤吃一頓,那時候她就說我,你這種女人,這輩子還能有什麼出息。

可那時候,我也覺得很委屈,可是因為有一個很大的目標,想買房子,所以我一直都在勉勵自己,金楠,你再忍忍,再忍忍,可是……最後結果竟然是那樣的慘烈。」

她說著,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大叔,在你眼裡,我像不像一個笑話?」

「像……一個經歷過慘痛,成長起來的小女孩兒,很讓人心疼。」

她痴痴的看著他,所以,她才會這樣喜歡他吧。

因為他懂得看人的心。

「我有個問題很好奇,很想問問你,可是……可能會有些失禮。」

金楠抿唇一笑:「你問就好,我不會覺得失禮。」

「當初在監獄,你為什麼會跟我們家夫人成為朋友的?」

「我剛進去的時候,她剛好被打了以後送了回來,那天,她發著高燒,眼底噙著淚珠,一直在說胡話,哭著喊媽媽。獄警的無視,獄友的冷漠,讓我覺得,在監獄里的人,活的是沒有尊嚴的。

看她喊媽媽,我覺得心痛,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這樣一個,在最痛苦,最脆弱的時候,會想起自己母親的人,一定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人,所以……我就總想幫助她。

然然這個人……其實心很軟,很容易被人感動,別人對她好,她總是會記在心裡,這樣的人,其實也不好。」

他凝眉:「為什麼?」

「心不狠,受傷的,往往都是自己啊。我25歲進了監獄,好歹也在社會上生存了兩年,算是……成長了一些。可她在最該去成長的年紀進了監獄,那裡能夠教會人的只有殘酷,沒有成長。四年,她的心依然單純,只是卻不得不用銅牆鐵壁把自己的心禁錮起來,不然,就會受傷。」

林管家點了點頭,覺得金楠說的很有道理。

在他看來,這大概也就是夫人平常跟少爺相處的時候畏首畏尾的原因。

「希望以後,你能多開導開導她,我們家少爺一定可以成為她後半生最強有力的依靠,讓她別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一個人扛。」

金楠點了點頭,她當然會這樣做的,她也希望然然能夠幸福。

「多吃點。」

金楠笑:「嗯。」

飯還沒吃完,林管家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我去接個電話。」

「好。」

他起身走到餐廳一角,將手機接起:「什麼事。」

「林管家,那個醫生自殺了。」

「自殺?」林管家的表情有些震驚:「什麼時候的事情。」

「昨晚她回宿舍后一直沒有出來,直到今天,有她的同事因為她今天沒去醫院上班,而來找她,才在她的宿舍里發現了她的屍體,她是吃安眠藥自殺的。」

林管家表情凝重了幾分:「繼續跟著看後續的處理,還有,調查一下這個醫生,跟安心認不認識。」

「好的。」

林管家掛了電話,就先回到了餐桌邊。

「金小姐,我……」

「叫我楠楠。」

林管家點頭:「好,楠楠,我現在有點急事,必須要趕緊回一趟金沙灣,你先在這裡吃完,然後自己打車回家可以嗎?」

「我可以跟你一起過去嗎?正好我也想去陪陪然然。」

林管家想了想,點頭:「那就走吧。」

他結了賬,立刻開車載她往回走去。

回到別墅,見金楠來了,安然很是高興。

「你們吃完飯就回來了嗎?怎麼沒有去一起逛逛街,散散步什麼的。」

金楠道:「大叔說有事要回來跟喬總談,所以我們就先回來了。」

喬御琛看向林管家:「什麼事。」

「喬總,我有點私事,想請您幫個忙,可以單獨跟您談嗎?」

「來我書房吧,」喬御琛看了安然一眼。

安然點頭:「你去吧,我帶我楠楠姐上樓去了。」

進了書房,喬御琛問道:「發生什麼事了,你這麼急匆匆的回來了。」

「那個醫生自殺了。」

喬御琛冷眸:「自殺原因呢?」

「不知道,我覺得,肯定跟這次的事情有關,喬總,我讓我的人,去調查這個醫生跟安心之間有沒有什麼可以聯繫到一起的線索了,我總覺得,這事兒不會那麼簡單,畢竟前段時間,安心可是天天往老爺子那裡跑,她不可能完全沒有目的的。」

喬御琛點了點頭:「查吧,對了,如果差不多這個醫生跟任何有人銀行賬款上的往來的話,就調查一下這個醫生的家人,擴大範圍,尋找一下這些蛛絲馬跡。一個醫生,敢冒著違背醫德的風險做這種事情,不可能只是單純的為了聽老爺子的命令,要知道,這可是殺人,一旦查出來,她的風險可不只是做不了醫生這麼簡單。」

林管家恍然想起:「對了,有件事我差點忘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