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雲沁,你是在怪我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00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怔了一下,很快嘴角抽了一下。

不得不說,這廝還真的是學會套路人了。

「你確定?」讓她演戲倒是沒問題。

只是要演到什麼程度?

她不知道君明輝是一個都不想娶呢,還是只是打發自家母后。

君明輝認真頷首,「只要讓我母后打消催婚的念頭,到時候拍賣會拍下的佛光金蟬,我替你出錢。」

「絲……」蘇雲沁撇嘴,「你這是用錢賄賂我?」

可不得不說,他的這個提議不錯。

不花錢能拿到佛光金蟬,這種事情當然樂意而為。

看君明輝一定是個有錢的主。

雖然以前五年相處,她也看得出來……

這小子不差錢,她倒是一點都不擔心。

蘇雲沁伸手捏住下巴,帶著審視的目光將君明輝上上下下打量起來。

「如果你想這麼認為也可以。我只需要一個假扮的女人,你最合適,你帶著小寶,無疑是最好的。」

「倒是可以,但我要跟你約法三章。」蘇雲沁眸光閃了閃,為了佛光金蟬的錢,她倒是可以。

畢竟這是君明輝不是別人,演場戲也不需要耗費她多少力氣。

只是因為她跟君明輝之間的關係再也不似以前那般簡單,她必須要跟君明輝說清楚。

君明輝眼神微動,緩緩地點了點頭:「好,你說。」

他自然是明白蘇雲沁接下來要說什麼。

蘇雲沁輕斂眸光,看著君明輝,一字一頓地說道:「第一,只是演戲,你我之間不能多想,畢竟我已經嫁人了。第二,像以前一樣,不允許有任何的肌膚之親。」

「……好。」君明輝神色已經盡數收斂入眸底,努力表現出自己清冷的模樣。

他感覺到蘇雲沁對他依舊是疏遠的,顯然是並不想和他有過多的糾纏。

「最後一個,這戲演到拍賣會截止,至於之後的事情……我覺得你應該能自己解決。」

「……好。」除了這一個字,君明輝竟是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蘇雲沁看他如此坦率之模樣,微微點頭算是滿意。

她早已看得出來君明輝是在套路她,這些男人套路人的法子還真是讓她覺得很劣質。

假戲真做這種事情只是針對真心相愛的兩人,而她,一直把君明輝當成哥哥對待。

她不想日後再讓二人之間的感情變得太複雜。

「既然這樣,我先去收拾東西,對了,我得易容。」她指了指自己的臉,「不然日後再見面會誤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君明輝嘴角抽了抽,還是慢慢點頭。

蘇雲沁這樣,讓他真是有些無奈。

他並不希望她易容,他便是故意要讓她以這樣的模樣跟母后說是自己的女人,日後蘇雲沁再回古越國,其他人便都知道這蘇雲沁是他的太子妃……

可惜的是,一切都被蘇雲沁給看破了。

雲沁還真是精明到不容易忽悠。

蘇雲沁給自己易容后,還帶著蘇小野也把臉給易容了,畢竟身份敏感。

現在大家一提到古越國,不由得都開始說起之前蘇家叛變奪位之事,大家褒貶不一,可她終究是公主。

……

天焱國皇宮。

皇后與皇帝正相對而坐,一人執黑子,一人執白子。

「明輝這太子妃選得如何了?」皇帝緩聲問道。

皇后將棋子慢慢放下,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了幾分,輕嘆了一聲搖頭。

「皇上,這明輝呀,性子就是倔,不過今日臣妾已經將畫像給了他師父看,希望他師父給他一個答案。」

皇帝摸著下巴,似是深思。

「就明輝的性子,天機子大師挑選了也不會同意。」

正在這時,一名太監大步踏入殿內,朝著上方的二人行了一禮。

「皇上,太子殿下求見。」

「看吧,還真是說著就來了。」皇后無奈地笑著搖頭,可眼底明顯映著絲寵溺的笑意。

兒子離開宮中五年,這五年來她和皇帝每日都念著都想著,即便是朝中之事他絲毫不過問,他們也不會逼他,這太子之位一直給他留著。

皇帝抬頭看向太監,「宣。」

殿外傳來了腳步聲,皇后和皇帝同時抬頭看向了殿門,二人皆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只見君明輝大步走入,身後卻跟著兩人,一高一矮,一個年輕女人牽著一個只有三四歲的小女娃娃踏入殿內。

仔細一看,年輕女子衣著極其樸素淡雅,牽著的小女娃娃亦如是。

皇后與皇后對視一眼。

君明輝入殿已經率先向上方的二人行了一禮。

蘇雲沁牽著蘇小野也跟著跪下行禮。

殿內的宮人莫不是帶著好奇的目光看過來。

這是太子殿下第一次帶一個女人來見皇上和皇后,甚至這次還多帶了一個小娃娃?

「平身吧。」皇帝手指微曲,輕輕而慢條斯理地敲在棋案的桌面上,古怪地看著他們。

蘇雲沁先是牽起女兒起身,站在一旁默不作聲,低著頭,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

這畢竟是天焱國的地盤,她現在只要裝成小家碧玉登不上檯面的樣子便可以了……

「明輝,這兩位是……」皇後轉頭看向垂著頭安靜局促站在一旁的蘇雲沁,眉心一跳,不知為何,深覺有股不好的預感。

這是怎麼回事?

君明輝微笑,回答:「母后,您可還記得兒臣離開了五年?」

「這……」怎麼覺得君明輝這笑容讓她心底越來越不安了?

君明輝又解釋:「這位就是兒臣為何在外五年不肯回宮的原因。五年前……現在這個姑娘是我們的女兒。」

「什麼?」皇后瞪眼。

「你說你女兒?」皇帝差點要從椅子上滑落下去。

整個殿內的氣氛古怪而又尷尬。

蘇雲沁垂著頭,牽著女兒的頭,暗自撇嘴。

答應的時候她還沒有想這麼多,這會兒親耳聽見君明輝這麼說,心底終究有些不舒服。

演戲也不是這麼好演的。

皇后連忙伸手拍打皇帝的背脊,像是在安慰皇帝。

果不其然,是這種結果。

身為後宮之主,她早已看出了這一點。

「明輝,你這太突然了,也不提前跟母後父皇說。」皇后不贊同似的搖了搖頭,微微嘆息似的說道,「這位姑娘不知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家中可有其他兄弟姊妹?」

作為一個疼愛兒子的母親,既然這女子被兒子給碰了,連孩子都這麼大了,她當然不能將人給趕走,可好歹也得弄清楚這女人是不是有所企圖。

往常這樣的女人太多了,多少宮女為此費盡心機爬上龍床,這種後宮瑣事便全都由她來解決。

蘇雲沁垂眸,輕輕回答:「回稟皇後娘娘,民女姓雲名輕輕,就是一個普通人家。我爹娘前兩年已經去世,只有我一個人……」

只有這麼說,他們要真的追查起她的背景之時查不到古越國。

皇后露出了一絲恍悟之色,點點頭。

「明輝,你沒有什麼話要說?」皇帝眯著眼睛詢問。

這小子,五年沒見,女兒都生這麼大,真是有他當年的風範。

君明輝垂斂下眸光,輕輕說道:「父皇,母后,兒臣無法全部告知,說來話長。就是想告知母后,兒臣這兒已經算是有交代了。」

「這……」皇帝皺了皺眉頭。

他轉頭看向皇后。

皇后很是欣慰的點點頭,「這是好事呀,既然明輝能有自己心儀得姑娘,就暫且放著吧。母后答應你,以後再不逼你了。」

皇帝瞪眼。

這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子,真的就這麼乾脆留下了?

皇后睨了一眼皇帝,抬起頭來微笑道:「這樣吧,先帶輕輕去東宮住吧,這小姑娘叫什麼呀?」

她的眸光下移,落在了蘇小野的身上。

「哦,她叫雲小野。」蘇雲沁連忙說道。

「小野?真是個隨便的名字。」皇後娘娘如是說道。

蘇雲沁只好尷尬地扯了扯唇角。

兒女的名字取得都非常隨意……

君明輝心中緊繃的弦也終於在此刻鬆懈了下來,輕輕鬆了一口氣,朝著上方的帝后二人行禮。

「那兒臣先行告退。」

……

蘇雲沁跟著君明輝走出宮殿,想起剛剛皇后說的東宮,她眼底幽光一閃。

「太子殿下,我與小寶還是與鳳婆婆住在一塊為好。」

這一聲太子殿下,驚住了走在前方的君明輝。

君明輝猛地頓住了腳步,不可置信地轉頭看向她。

如此稱呼,無疑是在疏遠彼此。

「雲沁……」他張嘴。

「怎麼了?」蘇雲沁很無辜地看著他問道。

她沒想到,君明輝竟是天焱國尊貴無比的太子殿下,將來要繼承皇位的貴族。

想起以前他隱瞞的模樣,整整五年,她便覺得很不爽快。

若是只是認識了幾日的朋友,他對她心存懷疑有所保留也屬正常,可整整五年,他清楚她的一切,而她什麼都不知道。

蘇小野沉默地跟在蘇雲沁的身後,聽著他們二人的說話,小小的腦袋抬起,濕漉漉的眼睛看著他們。

她覺得娘親要和君蜀黍吵起來了……

哎呀呀,怎麼辦?

要是這個時候哥哥在就好了!

「雲沁,你這是在怪我?」他沉著眸子問道,「你也知道,我若是告訴你這一切,你還會讓我待在你身邊?」

他深知她是什麼人,倘若他一切和盤托出,她怎麼可能會願意讓他再陪同在身邊,必然會直接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