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喬御琛,我愛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3:54
A+ A- 關燈 聽書

林管家連忙掏出手機翻看了一下。

找到了之前收到的那個醫生的個人信息。

喬御琛問道:「怎麼了?」

「少爺,這個醫生有一個在他們醫院裡等待接受腎移植手術的弟弟。」

喬御琛眉心微揚:「查,儘快。。」

「是。」

喬御琛上樓,聽到房間里傳來兩個女人的歡聲笑語,他沒有打擾兩人,而是回到了書房。

聽到金楠跟自己說是如何把林管家說服的,安然很為金楠感到高興。

有的時候,她也很羨慕金楠的勇氣。

畢竟,可不是所有人在被人拒絕後,還能這麼堅持自己的目標的。

「楠楠姐,真希望你們能夠結婚,如果你嫁給了林管家,一定會很幸福的吧。」

「我也是這麼希望的,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如我所願了。」

「會的,林管家不是個鐵石心腸的人,你又如此的熱情,正好,你主動,他被動,太天造地設了啊。」

金楠聳了聳肩,伸手掩唇,盡顯幸福的笑了起來。

兩人聊完,從樓上下來的時候,林管家已經出門辦事去了。

金楠說要先回去了。

安然本想讓她等到林管家回來,由林管家送她回去。

可她不想麻煩他。

畢竟這麼一整天,來來回回的跑,也是很辛苦的。

喬御琛派司機送金楠離開。

安然跟著喬御琛進了他書房:「林管家求你辦什麼事兒啊,我看他好像很著急的樣子。」

「他的私事,你就不要過問了,剛剛我上樓去找你,你們兩個小姐妹之間聊什麼呢,那麼開心。」

「金楠姐說,今天林管家差點兒就跟她結束了,不過她用自己的堅持,挽留住了林管家,我很替她感到高興。」

喬御琛點了點頭:「在感情里,兩個人,總要有一個能夠主動,能夠堅持,能夠挽留,若他們的個性都像林管家這樣,也走不到一起。」

安然笑了笑:「那倒也是。」

喬御琛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三點半了,你今天沒有午休,困嗎?」

「還好誒,可能是跟楠楠姐聊天聊興奮了,我不擾你了,你先工作,我去看會兒電視。」

「去吧。」

林管家晚上九點多才回來。

安然已經睡著了,喬御琛給她掖好被子,就下樓,跟林管家一起進了書房。

林管家道:「少爺,我去調查清楚了,怪不得這個醫生為人辦事兒,賬面上卻沒有任何賬目往來,原來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錢,是她弟弟的腎源。

之前,美國一家臟器機構找到了跟這個醫生的弟弟匹配的腎源,可是因為這邊等待腎源的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所以這個資源的第一受體不在北城。

可現如今,這腎源卻已經送到了北城,這個醫生的弟弟,昨天已經接受了腎臟移植手術。

我仔細調查了那家美國的臟器機構,發現這事兒極有可能跟安心有關,因為之前她一直在尋找肝源的緣故,所以安家跟這家臟器機構一直都有往來。

前不久,我的人拍到過她去這家機構,但是當時沒有人知道她是去做什麼,雖然我們現在不能直接就從那邊確定,安心就是去為這個男孩兒弄腎源了,但我覺得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我想,如果我的人去這家機構諮詢的話,極有可能會打草驚蛇,安心她現在人在美國,一旦她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逃了,想要再把她抓回來,就會變成非常困難的事情。」

喬御琛抱懷,沉思片刻:「你是說,安心調動了腎源,送回了國內?」

他搖了搖頭:「這件事兒,確定跟老爺子一點關係都沒有?」

「想來老爺子也還被蒙在鼓裡呢。」

喬御琛抱懷:「安心沒有這麼大的本事,她現在,已經不是安家的股東了,手裡也沒有那麼多錢去調動腎源。」

「少爺,她再怎麼說,也是安家大小姐,即便沒有股份了,也不可能真的連這點錢都拿不出來吧。」

「我以前幫她找過肝源,知道這種暗地裡進行的交易到底要比正常途徑多花多少錢,所以我很確定,安心一定拿不出這筆錢。」

「不然,我去調查一下給這家機構轉賬的最終人到底是誰?」

喬御琛看他:「先把安心弄回北城再調查,這是最穩妥的方式。」

「可是,當初是我把他趕出中國的,如果現在再讓她回來,她就不會懷疑嗎?」

「不必叫她回來,你只要放出消息,她會自己回來的。」

喬御琛看向他:「你想辦法,讓安心知道,我跟安然快要結束了。」

林管家恍然,對了,現在北城最能吸引安心的,不就是少爺嗎。

他笑了笑,點頭:「少爺,我這就去安排。」

「去吧,記住,這事兒不能讓安然知道,別擾了她安胎。」

林管家笑了笑:「少爺,其實,你跟夫人的確很般配。」

喬御琛挑眉:「哦?怎麼說?」

「你們兩個人都是內心脆弱,表面上卻愛裝堅強的人,你們這樣的人,在一起,才能讀懂彼此的悲傷,溫暖彼此的心扉。」

喬御琛勾唇:「你倒是越來越會說話了,我也說句真心話,你跟金楠也很般配。」

林管家無奈的嘆口氣:「少爺你就別打趣我了。」

喬御琛笑:「不是打趣你,差不多的時候就結婚吧,別等到未來變成孤家寡人的時候,才開始後悔當年有機會的時候,自己沒能把握。」

林管家沒有做聲:「少爺,今晚時間不早了,你也早點兒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好,晚安。」

喬御琛起身回了房間,安然還保持著剛剛的姿勢,睡的很熟。

他在床邊坐下,剛要躺下的時候,安然因為床的下陷,翻了個身,面對他,往他懷裡縮了縮:「你回來啦。」

「沒睡嗎?」

安然沒有回應,只是呼吸卻很均勻。

喬御琛不禁一笑,原來她是說夢話了。

他躺下,看向她,眉眼間都是溫柔,看了良久才終於睡著。

第二天一早,他醒來的時候,安然已經不在房間里了。

他穿好衣服下樓的時候,見她在院落里跟正在修剪花草的園丁聊天。

他從屋裡出來,安然笑道:「早啊,資本家。」

喬御琛勾唇:「早,資本家太太。」

兩人之間這樣的稱呼,家裡人早就覺得見怪不怪了。

園丁跟喬御琛問了早安,喬御琛走到安然身側:「你今天怎麼起的這麼早。」

「因為昨晚睡的早啊。」

園丁將花修正完,就先離開了,喬御琛的手自然的環著她的腰:「那你怎麼起來了也不叫醒我,我好陪你出去走走。」

「你睡的這麼香,我怎麼好擾你清夢啊。」

「嗯,看你還有點兒良心,我昨晚的確是睡的太晚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不是跟我一起躺下的嗎,怎麼,失眠啦。」

「身邊躺著個磨人的小妖精,不失眠才比較奇怪吧。」

安然不好意思的四下里看了看,見周圍幾米之內沒人,這才不好意思的道:「你能別光天化日之下說這種話嗎,多丟臉。」

「是你想歪了,昨晚我失眠,是因為你一直在說夢話,把我磨的。」

安然無語一笑,隨即很堅定的搖頭:「不可能,我從來都不說夢話。」

「你怎麼知道自己不說夢話的。」

「我……反正我就是不說,我從沒聽我媽說過我說夢話。」

「可你昨晚的確說了,還說的很動聽呢。」

安然抱懷,不信。

喬御琛笑:「真的,你不信我啊。」

「那好,你說,我說了什麼?」

「我說了你會更不好意思的,算了,還是不告訴你了。」

安然撇嘴:「分明就是我沒說吧。」

「你看你,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你說了,你說,『喬御琛,我愛你,你相信我。』而且你說夢話的時候,聲音很大,好像是做夢夢到我們吵架了,你在要我相信你一樣。」

「不可能,」安然看著他,臉上有些緊張:「絕對不可能。」

喬御琛看著她這模樣,心想,難道是玩兒過頭了?

算了,這個問題還是不研究了,總之你的心意我明白了,咱們翻篇,啊,進屋吃飯去。」

安然盯著他的後背,咬唇。

喬御琛走了幾步,回頭看向一動不動的她。

「怎麼了?」

「喬御琛,我根本就不說夢話。」

而且,昨晚她沒記得做夢夢到過他啊。

「好好好,你沒說,行了吧,你看,我都說了,不告訴你了,你非要我說,說了你又在這裡心情不好,這樣吧,就當我沒說過行嗎?」

「總之……即便我說了,那也是夢話,夢話跟真實本來就是不同的,你知道吧。」

「有的時候,夢境不就是反應人的真心嗎?」

「當然不會,那我有的時候還做夢,夢到自己飛到天上去了呢,你看我像是會飛的樣子嗎,我還會做夢夢見自己死了呢,結果我還不是照樣活的好好的嗎,總之,夢跟現實,完全沒有任何關聯。」她撇嘴,往前越過他往屋裡走去。

沒錯,她沒說夢話,反正死犟就對了。

她才不會承認,自己說夢話,會說這麼誇張的內容呢。

喬御琛看著她氣鼓鼓的進屋,不禁一笑。

這是心虛了呢,還是覺得丟臉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