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惹來風千墨的注意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08
A+ A- 關燈 聽書

「君大哥,我怎麼敢怪你。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又何必再提過去的事情?」

蘇雲沁換了稱呼,可是明顯這言語之中已經滿帶疏遠。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君明輝張唇,有一種憋屈感堵在心間,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出聲。

他明明知道她就是在怪他,可她又一臉淡定無所謂之態,什麼想說的話都只能打落吞入腹中。

君明輝無奈地扯了扯唇角,「好,過去事我們都不再提及,現在跟我去東宮休息。」

踏入東宮,君明輝親自給蘇雲沁安排房間。

整個宮中的侍女侍衛不免都開始用異樣的眼神觀察蘇雲沁。

走至東宮的這一路上,蘇雲沁幾乎是再也沒有與君明輝說一句話。

氣氛尷尬至極點。

直到君明輝替蘇雲沁將房間安排好,他轉頭對蘇雲沁道:「雲沁,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蘇雲沁點點頭。

蘇小野瞥了一眼蘇雲沁,連忙出聲道:「君叔叔,謝謝君叔叔,我娘不懂事,你不要怪她。」

「……」聽著女兒這話,蘇雲沁真是……鬱悶了。

她的臉黑了幾分,可還是憋住了。

那方的君明輝愣了半晌,才揚聲大笑了起來,「不怪,你們好好休息。」

言罷,他轉身便走了。

原本還有些陰沉的心情因為蘇小野的話而瞬間掃空。

看著男人似乎心情極好地轉身離開,蘇雲沁無奈地轉回視線看向蘇小野。

這小丫頭,什麼時候也跟蘇小陌一樣皮了?

「讓你皮。」她伸手捏了捏女兒的臉蛋。

「娘親,我只是不想讓你和君叔叔鬧的不開心。我們現在還是寄人籬下呢,把人給惹不高興了可不好。」

聽著女兒這煞有介事的樣子,蘇雲沁還真是哭笑不得。

女兒說得對,她們現在確實是寄人籬下的狀態。

只是剛剛她這態度可不像……

蘇小野又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心翼翼地說道:「娘親,我們晚上偷偷出宮見哥哥好不好?」

蘇雲沁蹙了蹙眉,聲音也放軟了幾分,「可是我們還沒有哥哥的消息。」

「我有。」她揚著自己的小圓臉,從懷中掏出了一隻紫色的毒蜘蛛。

她遞給了蘇雲沁,圓眼睛笑成了月牙兒狀。

蘇雲沁接過女兒手中的毒蜘蛛,微微愣了一下。

「小紫可以帶我們去哦!」蘇小野又說了一句。

確實,她也想去看看蘇小陌怎樣了,最好能把蘇小陌給悄米米給帶回來。

「好,回去,咱們準備準備。」

……

夜幕降臨之時,有宮人將晚膳送入蘇雲沁的房間,敲了好幾下門,宮人發現根本無人應答。

又等了好幾下,宮人心中徒生一股疑惑之感,連忙推開了房門。

「雲姑娘?」

可屋中空蕩蕩的,哪裡有那母女兩的身影。

「奇怪,人呢?」

……

蘇雲沁將女兒背上輕功掠出了皇宮。

她輕功雖然比不上風千墨,唔,甚至連邪風都比不過,但要在皇宮裡來去自如也是很容易的。

出了皇宮,她攤開了手掌。

小紫開始在地面上爬行。

隨著它爬行,牆壁上地面上都結出了紫色的蜘蛛絲。

這隻蜘蛛一直跟隨著蘇小陌,與蘇小陌的感情甚是好。

它雖是劇毒之物,但只要它不想對抓它之人發動攻擊,那麼捉它之人是不會中毒。

這就是為什麼蘇小陌握著這隻蜘蛛這麼久都不會被毒到。

蘇雲沁背著女兒跟隨著小紫的蜘蛛絲一路走,最後竟是行到了得月酒樓。

「娘親,哥哥和爹爹會在這裡?」蘇小野趴在蘇雲沁的背上,抬起小腦袋,看著那高聳的得月酒樓,一雙眼睛已經漸漸染上了迷惑。

得月酒樓不到拍賣之日是不會開放。

蘇雲沁看了看此刻全樓黑漆漆的模樣,她轉頭看向附近。

小紫身影不見了。

蜘蛛絲也在得月酒樓這裡斷了,可見就在這附近。

蘇雲沁把女兒放下,牽著她走。

「到附近的客棧看看。」

風千墨那麼高調而顯眼的男人,她還不信找不到了!

……

東宮。

「殿下,雲姑娘並不在宮中。」送飯的宮人偷偷瞄了一眼沉靜俊逸的白衣男人。

君明輝握著手中的毛筆,蹙了蹙眉,「她去哪兒了?」

「奴才也不知……」

君明輝暗嘆了一聲。

早知道還不如就讓蘇雲沁住在師父那兒,在皇宮裡,反而讓他更加捉摸不透她的心思。

……

蘇雲沁連著尋了兩家客棧都沒有找到人,皺眉。

的岳酒樓附近的客棧很多,畢竟每個月慕名而來的人很多,來自其他各地之人,每當這時候客棧都是爆滿。

正要往第三家客棧走去,忽然手一緊。

「娘親,在那裡耶!」

此刻蘇雲沁正牽著蘇小野站在一家客棧門口,而門口擺著皮影戲的攤位。

攤位前聚集了不少人在看。

蘇雲沁隨著蘇小野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便瞧見了那方正朝著這個方向走來的父子。

她連忙抱著女兒躲在了皮影戲的後面。

「娘親,我們為什麼要躲起來呀?」蘇小野奇怪地問道。

那是哥哥和爹爹,她覺得根本沒有必要閃躲。

蘇雲沁連忙咳嗽了一聲,解釋道:「給他們一個驚喜。」

她都不好意思跟孩子說,會尷尬。

這要是出去見了,真的很尷尬。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追著那男人過來的呢……

……

「爹爹,我要去看皮影戲!」蘇小陌小手指著前方,那攤位人很多,幾乎聚滿了觀看的孩子。

風千墨眸光掃了一眼那方的攤位,又不好拂了孩子的心思,抱起兒子走了過去。

攤位前都是小孩,前方太多人阻擋了視線,好在蘇小陌坐在了風千墨的肩膀上,一下便看見了皮影戲,也聽見了操縱皮影戲的師傅在說著故事。

當然……

他還看見了那戲幕後還有兩個黑乎乎的身影。

「爹爹,那後面好像還有真人。」蘇小陌指著那方脆脆的說道。

風千墨對這種小孩的東西一點都不感興趣,很無奈地嗯了一聲,視線並未落過來。

「要說那日這蘇大將軍如何逼宮的,這故事就得回到前不久蘇大小姐回蘇家開始……」那說書玩弄著皮影人的師傅開始說起故事了。

現在在這兒最受歡迎的故事便是這蘇家傾覆古越國天下的故事。

蘇雲沁原本抱著孩子站著,聽著這說書人的話,嘴角一抽。

「蘇大小姐那草包回蘇家,可是使得一手好手段,把姨娘給害死了,又嫉妒妹妹貌美傾城,把妹妹也給害死了……」

「啪」地一聲,說書人還沒有來得及說完什麼,腦子就被重重打了一巴掌。

「哎喲,你是什麼人,打我做什麼?」說書人捂住被打疼的腦袋,轉頭惡狠狠地瞪視蘇雲沁。

這女人莫名站在了屏風后,他沒有把她趕出去就不錯了,現在竟然動手打人了!

蘇小野也不高興,上前用力踩了一腳這說書人的腳。

不過她的力道還是太小,並不能給這皮影戲的師傅造成多大的傷害。

「喂,搞什麼,還說不說了?」外面的孩子一陣嚷嚷,因為皮影戲的中斷,讓孩子們一陣不滿意。

說書人剛要拿起皮影繼續說話,哪知后衣領就被人提起。

「喂……」他這一個字剛剛出聲,后衣領就被蘇雲沁給提起丟了出去。

因為力道太大,他摔在地上還滾了一圈。

眾孩子看著說書人這般狼狽的模樣,紛紛鬨笑起來。

蘇雲沁則是將皮影給拿了起來,遞給了蘇小野一人。

「小寶,你來說吧。」她壓低聲音,也只有二人能聽見,畢竟外面都是歡笑聲,輕易就掩蓋了他們的聲音。

動靜惹來風千墨的注意。

他轉回視線,眯細了鳳眸。

「爹爹,我就說那兒有人吧。」蘇小陌哼哼兩聲。

「剛剛那個壞叔叔說的不對,蘇大小姐五年前被蘇三小姐害的失了身,差點命喪黃泉,五年鳳凰涅槃,一朝重生回古越帝都,就是為了復仇。」

軟軟糯糯的聲音從屏風後傳來。

這道熟悉的聲音,讓蘇小陌愣了一下。

風千墨的瞳孔微微縮了縮。

那一剎那,他很想立刻繞過拿到該死的阻礙往前走,但……

他只是放下了蘇小陌。

……

蘇小野還在說著,說一句就看一眼蘇雲沁。

不過隨著他們說的故事,外面的哄鬧聲都不知不覺停下了,彷彿這一刻被全新的故事版本給吸引了。

蘇雲沁點點頭,一邊操縱著手中的皮影,一邊給女兒一個堅定的眼神。

她家小寶就是個天才。

這麼小小年紀,說故事也是個高手。

稚嫩的嗓音不但是惹來了街上孩子的注意,更惹來不少大人駐足觀望。

一輛華貴的馬車從前方經過,卻發現路已經被堵了,馬車不得不停駐下。

「怎麼回事?」一人挑開車簾,不耐煩而暴躁地問道。

車外的小廝小聲說道:「王爺,路被堵了。好像是皮影戲。」

「這種給小孩看的東西,怎麼這麼多人?」男人看向那方,很不爽快地嗤了一聲。

「好像是個孩子在說書。」馬夫也追加了一句。

這立刻引起了馬車內的王爺注意。

……

蘇小野還在說著故事,外面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但一道屏風相隔,她們母女兩也絲毫沒有注意。

忽然人群發出了驚呼聲。

「啊,快讓開,讓開!馬車撞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