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我是為了你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44
A+ A- 關燈 聽書

想到武功這事,她還真覺得實在不公平。

距離十萬任務值,她還有太長的路要走,不知能不能在大反派登基前拿到十萬任務值,這樣便有了武功外掛。

系統又說:「任務值這個不用擔心,你如果到達十萬,我就能以實物存在你身邊,可以全心全意指導你哦。」

雲輕歌:「……還是免了。」

這系統從來不靠譜。

既然讓她完成任務,就不能派個靠譜些的系統嗎?

「雲小姐,你要去見他嗎?」

「嗯。」雲輕歌沉沉地嗯了一聲,抬步往前走,目光中卻多了一分戾氣。

……

地牢處在軍營最陰森黑暗之地,剛踏入就嗅到了一陣腐臭的味道,令人作嘔。

雲輕歌沒有人帶領是無法光明正大進入,所以只能借用自己的空間偷偷溜進去。

她的空間玉鐲經過任務值增多進行了升級,她能通過意識將身體空間在較短的距離內挪動。

待她躲入空間里,再將空間挪進地牢里,可以神不知鬼不覺進入牢房而不被人察覺。

等她尋到了夜無寐的牢房后,她才站定了腳步。

牢中男人褪去了身上的鎧甲,盤膝坐在角落裡。

即便是如此落魄的境地,他身上也不顯任何狼狽之色。

聽見動靜,夜無寐抬起頭來看向站在牢房外的纖細身影,勾了勾唇角:「你來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牢房外的女子抱著手臂,涼涼地看著牢中男人,神色溫淡。

「說吧,你到底想要尋我做什麼?」

紙條上雖然寫得很清楚……

他在紙條上寫的是,他手中有夜非墨的解藥。

若不是因為這句話,她才不稀罕來見他。

這男人不過是穿書了,連性格都可以變化如此之大?還是……以前讀大學時,所認識的師兄不過是一面,他一直在掩蓋自己的真實模樣?

「輕歌,你處理了原主的意識?」聽出她的聲音無波無瀾,夜無寐立刻肯定她肯定是恢復了。

得知雲輕歌如此容易恢復,他的心情竟有幾分複雜。

原主雖然傻,可至少還是雲輕歌,他若是能把她強行留在身邊,生米煮成熟飯,等到雲輕歌恢復,是不是便無從反悔了?

可惜,他的如意算盤都被破壞了。

雲輕歌蹙了蹙眉,恨不能現在自己有一雙火眼金睛看穿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不是別有用心。

她盯著久了,忽而覺得興許夜無寐給她送的那張紙條不過就是故意引她來見他。

「所以,你根本沒有解藥,你不過是在忽悠我?」

「我有解藥。」男人聲色極其肯定,「你真不好奇我為何來這?」

雲輕歌抿唇,明顯不耐煩,「你有解藥?難不成夜非墨冥毒是來自你的手?」

難道……

夜無寐這麼早就被周琛佔據了身體?

畢竟大家都是學醫的,周琛以前又是醫學怪才,尤其是神經科。

現在能夠在這兒,想要調製出冥毒,也很正常。

盤膝坐在不遠處的男人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一番坐姿,才說:「輕歌,你這麼在乎他,你可知道他只是你生命中的過客,你這麼認真,受傷的還是你。」

「少廢話,你就說,解藥到底是怎麼回事!」

「輕歌……」

「誰在裡面!」巡邏的侍衛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雲輕歌低咒了一聲,立即回到了空間里。

因為是自己專屬空間,他人沒有主人的同意是無法出入她的空間,而夜無寐也猜測到了雲輕歌是躲入了空間內,卻無法跟上她。

看著突然憑空消失的人,夜無寐的眸色狠狠一沉。

他沒想到,雲輕歌竟然還有空間。

他自認足夠了解雲輕歌,現在看來,他並不夠了解。

侍衛匆忙趕來,但不見雲輕歌身影,而牢中的夜無寐還保持著原本的坐姿,他們互看一眼,懷疑是出現了幻覺,便退了出去。

待人的腳步聲徹底遠去,雲輕歌再次走出空間。

「你想要什麼,直接說。」

「輕歌,你知道我想要什麼。」夜無寐抬起眼帘灼灼看她,「我來這兒,其實真的就是為了你。」

從這句話猜測,周琛是在她之後穿書的。

雲輕歌心底有了肯定,隨即道:「你為了我?既然明知道這是虛擬的世界,你怎麼會出現的?」

這也太詭異了。

他應該不會看這麼坑爹的瑪麗蘇女頻小說吧,又是怎麼來的?

牢中的男人垂下眼帘,收斂眸光,許久之後才幽幽開口:「我本是去你門診尋你,卻不見你人影,反而發現了你的手機,還開著一本網路小說,我讀了幾頁后便進來了。」

「!」雲輕歌差點吐血。

也就是說他和她一樣都是通過手機穿進書里的?那理應是同一個系統才對啊!

「輕歌,只要你跟我回去,我就把這解藥給他。」

雲輕歌揉了揉眉心,有些混亂,「解藥是系統給你的?」

男人點點頭,此時此刻的男人面容上終於有了幾分周琛該有的模樣。

可是雲輕歌的心情當真非常複雜。

「師兄,我也說過無數遍,我真的不喜歡你,你何必糾纏我。你把解藥給我,你先回去,不要再過問我的事。」

夜無寐猛地抬起頭看向她。

這話,對他來說無疑是打擊,讓他一顆心如墜深淵。

「輕歌,你真的就選擇一個莫須有的人物而放棄大好前途?」

「我不想再重複第二遍,我不會跟你回去,奉勸你一句,好自為之吧。」

巡邏士兵的腳步聲再次傳來,她立馬入了空間,直接用意念操縱著空間出了地牢。

而夜無寐,面色一寸寸僵硬,始終無法平靜自己心底的那些震動和執念。

她竟然如此絕情?

可即便是絕情,他心底還是對她喜歡。

既然她不肯走,那他便留下來陪她!

……

「傻瓜,你有什麼看法?」雲輕歌問系統。

她覺得這事兒很詭異。

系統:「我覺得你手機應該中毒了,畢竟咱們總部可沒有接到這種命令,從來沒有同時兩個人穿書。如果要布置任務,也是兩人分別在不同的書里完成任務。」

雲輕歌點點頭。

「所以,還有別的系統?」

「大概可能吧。」

聽著系統這模稜兩可的回答,雲輕歌連生氣的心情都沒有了。

她往夜非墨的營帳走去,剛入營帳,聽見了略帶陰沉的男音:「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