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她哪裡惹到他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51
A+ A- 關燈 聽書

這陰陽怪氣的聲音,不就是大反派?

帳中沒有點燈,所以剛剛掀開營帳時,她以為沒有人,這突兀的聲音響起,嚇了她一跳。

「阿墨?」

「去哪了?」男人的聲音越發陰沉。

雲輕歌走至桌邊點燈,倒也不避諱,直接回答:「去見吳王。」

她並不避諱的原因是,隱瞞只會令二人之間的誤會更深,所以倒不如坦然承認。

然而,她的坦然並不能令二人之間氣氛緩和。

昏黃的燈盞點亮,雲輕歌才看見夜非墨斜倚在床頭,神色掩蓋在了陰暗之處,整個人都被戾氣包圍了一般。

她想不通。

是戰場不順,還是她惹到他了?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要解釋的?」夜非墨的聲音越發沉冽,寒涼的視線剜著她。

雲輕歌搖頭。

想到什麼,她才說:「吳王說他有你的解藥,我才冒險去見他。」

夜非墨沉眸,闔上眸子不想再說話。

不知是不是雲輕歌的錯覺,他的面色極其疲憊,如同毒發過後的模樣。她走近他,詢問:「你是不是毒發了?我看看?」

說罷,手剛要碰他手腕,就被他用力甩開。

「滾出去。」男人暴戾一喝,再也沒有看她,翻身背對她。

雲輕歌是真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想不通這男人突然發脾氣是為哪般。

「你這是更年期還是大姨夫來了?真當自己是什麼,你有脾氣我還有脾氣!」她也有些火氣,面對這男人怪裡怪氣的脾氣,她實在也有些受不了。

憤憤說罷,轉身走人。

掀開營帳時,為了賭氣,用力拽了一下營帳。

青玄和青川並沒有留在門口,她終於還是沒有忍心走遠,反而只是在營帳外徘徊。

她需要一個人來給她解釋解釋,這更年期的大反派突然發脾氣是為哪般。

「雲小姐,我覺得……大反派可能聽到了什麼。」

系統的聲音響在耳畔。

「不是吧……」她低聲喃喃,「那我豈不是危險了?」

難道男人聽到了她和周琛的對話?

這樣的話……

一股涼氣從腳底竄上,令她渾身發寒。

如果真是這樣,她一定死定了。

系統嘆息一聲,卻沒有再說話。

等了許久,有不少興奮的士兵從面前走過,邊走邊議論:「天焱軍投降了,可真有南玄的!一晚上天焱軍隊喪失了一半的精銳軍隊,夜天珏現在也是半口氣懸著,這半口氣沒有了就死定了。」

「主帥都要死了,軍隊不投降怎麼行?」

他們議論著就走了。

「快走快走,我們去看熱鬧!」

大家的興奮感染,整個軍營內也確確實實縈繞著一股喜氣。

雲輕歌皺眉,想到了南宮昊,剛要去找南宮昊,就見青玄和青川走來,二人身後正是阮芷玉。

「你們急什麼。你們王妃不是在嗎?有必要非得拉拽著我去給你們家王爺看病嗎?」

三人急忙走來,卻正好與雲輕歌的視線相撞。

阮芷玉挑了挑眉梢。

青玄和青川看見雲輕歌,也愣了一下。

「王妃……」青玄輕輕喚了一聲雲輕歌,面色複雜。

「唉,別耽誤時間了,王爺不是毒發了嗎?」阮芷玉說罷,卻拽住了雲輕歌,將她往營帳里拉,「來來來,一起吧。王爺他不喜歡其他女人靠近。」

意思是除了雲輕歌,其他女人都不會讓靠近。

可饒是如此,雲輕歌也有些彆扭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雖然面上彆扭,可心底還是擔心著夜非墨的身體,終於還是邁開步子跟著入了營帳。

男人依舊還保持著斜倚在床沿邊的動作,但面色除了疲態之外剩餘的就是蒼白。

「王妃,你去給王爺診脈吧?」阮芷玉實在是個不會看人臉色的人,轉而拉扯了一下雲輕歌,好像已經打定主意就讓雲輕歌來給夜非墨診脈。

雲輕歌嘴角暗抽。

聽見她們的聲音,男人睜開眸子看向她們,目光清冷地掃過阮芷玉,最後停留在了雲輕歌的臉上。

寒涼到沒有一絲情緒變化。

雲輕歌對上他的目光,沒有往前一步。

她心底也是忐忑的。

好半晌冷聲說:「不用她,將她趕出去。」

這一句話,除了疲態之餘,更多的則是狠心。

他狠下心來說這一句,不似說給她聽,反而更像是說給自己聽般。

雲輕歌眼神一凜,袖中的雙手握成了拳頭,「你趕我出去可以,等阮大夫給你診脈完畢,我自然會離開。」

阮芷玉看著他們夫妻兩,當真是一個頭兩個大,實在想不通他們這二位又在鬧什麼脾氣?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王爺,我給您診脈也只能通過紅線診脈,肯定不夠準確,還是讓王妃……」

「本王死不了,你若沒這能耐,也一同滾出去。」

這話,令阮芷玉有些驚愕,頭一回看見夜非墨有如此大的火氣,她轉頭看向雲輕歌。

雲輕歌擺擺手:「好,我出去。」

說罷,她大步走了。

簾帳外,青川守在門口,青玄則在簾帳內。

青川看見她,向來寡言少語的少年還是輕輕開口說:「王妃……屬下雖知這麼問有些逾矩了,可您和吳王……到底是何關係?」

青川的問題,讓雲輕歌驀地抬起頭看向他。

「你們去了地牢?」

青川搖頭。

「牢中有人偷聽到我與吳王的對話,轉而告訴了王爺?」

青川點頭。

似是怕雲輕歌擔心什麼,青川連忙解釋說:「此眼線也是為了混進地牢內看著吳王的,沒想到王妃會……」

當時的情況是什麼樣的,青川不知道,至於牢中眼線給王爺說了什麼,他也不得而知。

「今日兩軍對壘,主子用了武功,所以毒發在所難免。」他又道,「也是想發泄想殺人,所以……」

意思是,今日王爺毒發之事,皆由雲輕歌所引起。

雲輕歌不說話。

她並不想去與青川爭執什麼,尤其是現在夜非墨毒發的關鍵時刻,她只希望這次能給夜非墨將毒壓制下去。

半個時辰后。

青玄與阮芷玉走出了營帳,她連忙迎上前,「怎麼樣?」

「王爺歇下了,輕歌,你過來,我有話與你說。」阮芷玉看了一眼青玄,拉著雲輕歌往前走。

青玄暗暗嘆息。

這二人面色似是很嚴肅,雲輕歌心也咯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