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挺會教導兒子的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15
A+ A- 關燈 聽書

這一聲驚叫聲讓四周的百姓皆驚呼著散開了去。

馬車正朝著蘇雲沁的方向撞了過來。

透過幕布,蘇雲沁明顯看見了巨大的黑影朝著這個方向撞來,她眼疾手快地抱起了女兒往一旁躍開。

「轟」地一聲,馬車將這不堪一擊的小攤給砸得粉碎不堪。

四周看戲的百姓們忍不住唏噓了一聲,攤位的皮影戲攤販見到自己的心血被砸成如此殘破的模樣,他連忙撲倒了馬車邊嚷道:「你賠!你賠!」

蘇雲沁抱著蘇小野站在一側看著滿地的狼藉,眉一皺,轉頭看向那馬車。

馬車的材質看上去極其華貴,顯然馬車裡坐著的人非富即貴。

那馬夫若非不是受到馬車裡主子的吩咐,是萬萬不可能這麼不怕死撞上來。

馬車車簾被一隻白皙的男人手給挑開了,露出了一張清秀的男人臉。他看向站在馬車外不斷叫嚷的小販,居高臨下帝王式地問道:「賠他點錢,日後不許在熱鬧的街市如此,否則本王見一次就撞一次。」

原本嘈雜的街道,因為這男人的出現,四周頓時陷入了一陣詭異的靜默中。

蘇雲沁自然也聽出了他那一聲「本王」的自稱,拉過一旁的路人問道:「他是何人?」

旁人用一種匪夷所思的目光看著蘇雲沁。

「玄王你都不認得?」

蘇雲沁撇嘴,管他是玄王還是白王,她一個新來的人哪兒知道這麼多。

不過關於玄王這號人物,她也是聽說過的。

玄王君明玄,冷血無情,乖張孤僻,為人狠絕陰辣。

不過正是他這樣的性子,皇帝才甘願將整個刑部給了他,以此讓他掌管。

如今這人既然已為官,竟然如此對待百姓!

蘇雲沁皺眉,非常不高興。

而一旁的百姓們都對這男人讚不絕口,彷彿這就是他們最為敬愛的大人物。

衣袖緊了緊,蘇雲沁低下頭去看,發現是女兒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她揚高了幾分眉梢問道:「怎麼了?」

「娘親,哥哥他們不見了。」

隨著蘇小野的話語,蘇雲沁四處看了一眼,還真是。

風千墨和蘇小陌的身影徹底沒有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趁亂離開了。

不過剛剛看見兒子被風千墨給帶著,如此安分的模樣,她心情都有些複雜了。

「謝謝王爺。」拿了賠償款的小販臉上氣怒的神情說收就收,感激地連忙朝著馬車內的男人不斷行禮。

玄王蔑視地不想多看他一眼,正要將車簾放下,卻被小販給喚住了。

「啟稟王爺,其實並不是小人想堵路,都是她們,這對母女突然搶了小人的皮影自說自話,還將小人從攤位上扔開了。」

有玄王在此,攤販膽子一大,立刻伸手指著蘇雲沁和蘇小野。

隨著他手指的方向,玄王的目光也自然而然落在了蘇雲沁。

看見這個女人,君明玄揚眉,總覺得有些眼熟。

蘇雲沁的臉是易容之後的臉。

坐在馬車外的小廝呀了一聲,低聲在君明輝的耳旁道:「那好像是太子帶回宮中的女子。」

這話,成功引起了君明玄的注意。

君明玄冷冷地上下掃視著遠處的蘇雲沁,尤其是蘇雲沁牽著的女兒蘇小野。

那小女娃娃和君明輝可一點都不相似。

「把人抓過來。」他命令了一聲。

遠處的蘇雲沁雖然沒有聽見他們在說什麼,可清晰的看見了君明玄的唇在動,好像是在說抓她。

她眸底暗芒微閃,下意識地將蘇小野給抱起,然後站在一側低下頭,像是害怕之意。

隨著玄王的一聲命令,一旁掩在暗處的侍衛連忙上前圍住了蘇雲沁。

「王爺有請!」為首的侍衛冷聲道。

「你……你們這是要公然強搶良家婦女呀?」蘇雲沁故作害怕地瑟縮了一下脖子。

因為她的話,周圍的百姓皆看在了眼中,指指點點。

小販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蘇雲沁。

這女人這會兒倒是會演戲,剛剛把他拎起扔出去的霸氣都到哪裡去了啊?

君明玄嗤笑了一聲:「也不過如此,把人抓過來。」

他還以為君明輝帶了個多麼厲害的女人,沒想到不過就是這麼一個庸脂俗粉罷了。

據說這女人也沒有身份,恐怕也就是個鄉下來的女人,沒有見識,見到這皮影攤位一時新鮮罷了。

「哎哎,你們幹嘛抓我?」侍衛得到了命令,當即上前把蘇雲沁給抓起。

蘇雲沁始終抱著蘇小野,被迫拉扯著往前。

她知道自己不能動手,暴露太多,對她不利。

除非她換身份。

蘇小野很不高興,板著一張嬌嫩的小臉,瞪著抓著自己娘親的人。

她忽然悶悶地道:「爹爹為什麼不出現?」

分明剛剛爹爹就在這裡的,怎麼就不見了!

蘇雲沁眼神微凜,給了女兒一個警告的眼神。

別忘了她現在該叫誰「爹爹」。

感受到蘇雲沁那警告的眼神,蘇小野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只好乖乖地不再說話。

……

看著遠處的情況,蘇小陌拽了拽風千墨的衣袖。

「快去救娘親!」他不知道為什麼今日娘親怎麼不動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若是平日,娘親早就把這些人給打得趴下了!

聽見他的話,風千墨鳳眸中早已有洶湧駭浪在翻騰。

「不用擔心。」他伸手牽起了兒子的小手。

蘇雲沁和蘇小野都易容了,若不是剛剛蘇小野出聲說書,他一時半會兒還不能確定那就是蘇小野和蘇雲沁。

看著自己的小女人和小女兒被侍衛給鴨胗,男人的眼底怒火在熊熊燃燒。

……

蘇雲沁人已經被侍衛給帶到了馬車邊,她抬起頭來看向這位玄王。

他的表情很冷,毫無溫度。

他也在打量她,像是要把她給看穿了去。

「本王應該叫你太子妃呢,還是雲姑娘呢?」他聲調低冷,但眼中涌動的情緒卻是嘲弄的。

蘇雲沁看著他眼底的嘲笑之色,心底低嗤了一聲,臉上卻佯裝惴惴不安的樣子,小聲地說道:「王爺喜歡叫我什麼就叫什麼吧,我都沒關係的。」

「哦?」

「當然,你要是叫我娘都沒關係。」

「……」君明玄瞪大眼睛,有那麼剎那懷疑這話不是從蘇雲沁的嘴裡說出口的。

眼前這女人瑟縮著脖子,一副害怕至極的樣子,可這話無疑就是在頂撞他。

「放肆!」他沉聲呵了一聲。

這兩個字剛說罷,人群又出現了騷.動,兩名黑衣人忽然掠了過來,原本靠近蘇雲沁的侍衛們甚至還未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黑影掠過,瞬間倒地。

突然倒地流血的侍衛,讓人群一陣驚動。

蘇雲沁也是愣了一下,只瞥見了黑影掠過,最後兩名黑影皆落在了君明玄的馬車上。

君明玄的脖子上多了兩把長劍。

黑衣人一左一右架住了他的脖子。

君明輝皺眉。

蘇雲沁也皺了皺眉,因為她看見了兩名黑影是誰!

金澤和金冥!

「叔……」蘇小野剛想出聲,就被蘇雲沁給捂住了嘴。

蘇雲沁連忙轉頭去看,不知是因為那人的目光太深刻,還是自己的感受,下意識地就在人群里搜尋到了男人。

瞬間,四目相對!

風千墨牽著蘇小陌站在離她百步外的距離,正靜靜地看著她的方向。

時間好似在這一刻停止了一般。

四周的嘈雜聲也好似消失不見,天地之間,好像只有他們二人。

蘇雲沁收斂了一下眸光,轉回視線看向被威脅住的君明玄。

「你們是什麼人?好大的膽子!」君明玄畢竟還是見過不少大場面,瞬間呵斥了一聲。

呵斥聲並沒有得到金澤和金冥的放鬆。

金澤看向蘇雲沁,故作嚴肅地說道:「閑雜人等都退出去,否則他血濺當場可是會嚇壞孩子的!」

眾百姓連忙領著孩子退散。

蘇雲沁也明白金澤的意思,牽著蘇小野就走。

這個時候,她就當做一個路人便好。

蘇小野有些不舍,可是還是被蘇雲沁拉著快步走。她的小腳步太慢,蘇雲沁有些無奈,最後乾脆將她抱起大步走。

走出了這條最繁華的街道,準備拐向下一個巷子離開,前方的巷口赫然多出了兩道人影。

一高一矮地黑影堵住了她的路。

「娘親!」蘇小陌清脆地喚了一聲蘇雲沁。

很快,那道小的黑影鬆開了風千墨的手,朝著蘇雲沁奔了過來,直接撲上了她的腿上使勁蹭了蹭。

「娘親,你有沒有想我?」蘇小陌使勁地蹭著,嗅著娘親身上熟悉的味道,他忽然就心安了。

蘇雲沁心震動了一下。

大概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碰到他們。

她抬頭看向巷口的高大黑影,男人負手立在巷口,雖然小巷子里的光線有些黑暗,她不能清晰捕捉他臉上的表情,唯一感覺到他那幽深的目光正緊緊凝著她的臉。

蘇雲沁放下了蘇小野,緩緩蹲下身來。

「你最近有沒有乖乖聽話?」她伸手摸了摸兒子的腦袋,輕輕問道。

其實她看得出來,這小傢伙很聽話。

風千墨還是挺會教導兒子的嘛。

蘇小陌點點頭,忽然牽起了蘇雲沁的手,另一手牽著妹妹的手,朝著巷口走去。

「這樣我們一家四口就團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