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孤現在很生氣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23
A+ A- 關燈 聽書

蘇小陌的小臉上漾著開心的笑容。

他家娘親和爹爹鬧彆扭的話,還是要靠他這麼一個乖兒子。

想到這裡,他還特地朝著蘇小野眨了眨眼,彷彿是在邀功。

蘇小野看著哥哥的神情,有些無奈地搖搖頭,暗暗罵了一句:「哥哥真是個笨蛋!」

他還沒有看出來,爹娘之間根本不是鬧彆扭,而是別的原因。

走到了巷口,風千墨定定地看向蘇雲沁。

二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

蘇雲沁一時半會兒不知道怎麼開口說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那啥……來給女兒尋葯的。」她端著生疏的語氣說道,像是在認真解釋自己的行徑。

畢竟前不久他走之前,他們之間鬧得這麼不開心,現在二人又同時出現在這兒,他恐怕會以為她就是故意追著來的。

「嗯。」男人完美的薄唇輕啟,只說了一個字。

氣氛越來越僵硬。

蘇小野和蘇小陌也莫名了。

蘇小陌呱呱叫道:「爹爹,你怎麼能這麼矜持呢!平常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都有說想娘親的呀!睡覺做夢都要念娘親的名字!」

他的聲音很響亮,回蕩在這無其他人的巷子里。

風千墨:「……」

他家兒子還真的會拆他的橋。

再淡定的男人嘴角也幾不可察地抽了兩下。

蘇雲沁也囧了那麼一瞬間,當即咳嗽起來,瞪了一眼兒子,「你別亂說話。」

「哥哥才沒有亂說呢,娘親也是!晚上說夢話,還念著大暴君大暴君。」

「……」蘇雲沁扶額。

誰來把這兩個鬧事的小娃娃給拉走?太讓人尷尬了。

「孩子的話瞎說。」蘇雲沁立刻說道,「我要走了。」

言罷,她拉過蘇小野抱起,準備走。

蘇小陌瞪圓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問道:「娘親,你不要我了啊?」

怎麼就拉著妹妹走?

蘇雲沁瞥了他一眼,輕哼了一聲:「你不是不想跟著我,那你就跟著那男人就好了。」

「那男人」這樣的稱呼讓男人臉色黑沉了幾分。

蘇雲沁這麼說,無疑在跟他故意拉開距離。

哦對,小女人之前說過再見就是陌生人,還真是一點都不含糊。

男人深潭般的黑眸中涌動起無限的冷芒,一個閃身擋住了蘇雲沁的去路。

蘇雲沁往左,他也往左;蘇雲沁往右,他也往右。

這樣循環重複,蘇雲沁有些惱了:「風千墨,你到底要幹什麼!」

既然之前一開始就說好了,現在這會兒攔著她的路是幾個意思?

蘇雲沁的眼中明顯有兩簇火焰在燃燒。

男人也不惱,往前了兩步,縮短了二人之間的距離。

「現在知道叫我名字了?」他眯著眼睛,危險地看著她。

「哦,那換個稱呼,陛下,有什麼問題?」

這般陰陽怪氣的說話,讓人真是又恨又無奈,牙痒痒。

眼前的男人再也沒有說話,但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強烈的危險感,這股危險感恨不能在下一刻把她給咬死去。

蘇雲沁不偏不倚,就這麼直視著他的眼。

「雲沁……」

「輕輕,你在這兒。」不等風千墨說話,另一道聲音打破了他們之間的氣氛。

一輛馬車赫然停在了巷子口。

好一會兒,蘇雲沁才意識到這一句「輕輕」喚的是自己。

「哎。」她應了一聲,一手扯過女兒,繞過眼前風千墨朝著馬車走去。

巷口停駐的馬車,正是君明輝的馬車。

她不知道他是怎麼找到自己,不過此刻還是讓她下意識地鬆了一口氣,緩解了剛剛的尷尬的氣氛。

君明輝看向風千墨,故作不解地問道:「天玄陛下?很巧。」

他的眼神充滿了深意。

他沒想到風千墨會在這裡,難怪蘇雲沁會大晚上的離開皇宮出門。

風千墨冷冷地看向他,卻沒有回應。

「不知道雲沁過得如何了,你現在糾纏本宮的太子妃是什麼意思?」君明輝又說了一句。

這話,無疑就像是一記重鎚,敲在了男人的心間。

蘇雲沁已經把蘇小野抱上了馬車,自己也跟隨著上了馬車,聽見君明輝的話差點要摔倒。

有沒有搞錯?

君明輝這男人真的是越來越幼稚了!

讓風千墨了解這些事情,是想要兩國打起來?

君明輝又道:「如若無事的話,還請陛下自重,下次與本宮的太子妃保持一些距離。」

說罷,她2隨口說了一句「告辭」馬車便揚長而去。

徒留下站在原地的父子兩。

蘇小陌瞪著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馬蹄揚起的灰塵,他傻了。

他轉頭看向風千墨,有些鬱悶地問道:「爹爹……」

這可怎麼辦哇?難道娘親真的要嫁給君蜀黍?哇塞,這可就勁爆了!

不過一看到風千墨的表情,他下意識地瑟縮了一下脖子,覺得很可怕……

爹爹這一副要生氣的樣子,看起來好恐怖。

……

馬車搖晃中,蘇雲沁不想跟君明輝說話,手始終扯著車窗窗帘往外看。

君明輝幽幽道:「雲沁,你別生氣……」

「我有什麼好生氣的?」蘇雲沁立刻打斷了他的話,「你別誤會,我只是有些累罷了。」

只是……累?

君明輝眼神一閃,輕嘆了一聲:「你不用騙我,我都看得出來。只是……你們是吵架了呢?」

「別問了。」蘇雲沁撇開了視線。

這是她和風千墨之間的事情,她不想讓其他人指手畫腳。

頓了頓,蘇雲沁又道:「下次別這麼說話,會讓人反感。」

君明輝:「……」

他有些無奈,但是唇邊的笑意也苦澀了一些。

到底是怎麼鬧的,讓他們二人之間的關係變成了這樣的僵硬和難過?

馬車入了宮,在東宮門口停下。

蘇小野已經靠在蘇雲沁的懷中休息了,模樣看上去睡得很香甜。

蘇雲沁小心翼翼地將女兒抱著下了馬車,正要走,君明輝低聲道:「給我抱吧。」

「不用不用,這樣反而吵醒了她。多謝你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明天你還要上朝吧?」

不等君明輝再說話,她抱著女兒大步朝著寢屋走去。

看著蘇雲沁的背影,君明輝站在原地,狠狠捏住了拳頭。

心底堵得慌,可是又無法發泄。

他闔眸,努力抑制著眼底涌動的萬千情緒。

「殿下……」一旁的下屬小心翼翼地喚了他一聲。

君明輝轉身,朝著書房的方向而去,「沒事。」

……

蘇雲沁將女兒放下,替她將被角掖好,看著女兒的睡顏好一會兒,眼眸微凜。

到底要男人幹什麼的?

這些男人一個比一個讓她頭大。

「等這邊結束,回去后,再也不要男人了。」蘇雲沁伸手替蘇小野把額際的碎發給拂開。

蘇小野闔著眸子,小眉頭卻不動聲色地皺起。

她其實被抱下馬車的時候已經蘇醒了,不過不敢說話,怕娘親發現。

哎喲,這可如何是好?

她是不是應該找個機會跟哥哥商量商量,怎麼幫娘親爹爹和好?

蘇雲沁起身,準備去把門給闔上,身後一陣涼風而過,她眸光一凜,剛轉過身便看見了不知何時站在身後的高大黑影。

「你……」她瞪眼。

這男人是什麼時候掠進皇宮的?還一路跟隨著她!

面前的男人赫然往前了一步,將她抵在了門上。

身後的門「咔噠」一聲上了鎖。

男人熟悉的清冽香氣拂在了她的臉頰上,他的氣息極度侵略性,讓她整個身子下意識地緊繃起來。

「風千墨,你幹嘛!」她怒瞪他。

「太子妃?」他低沉開口,嗓音低冷,好像從萬丈冰窟里飄散出來,將人給凍得發寒。

蘇雲沁心顫了顫,連忙咳嗽了一聲解釋:「那都是誤會。」

屋內床榻上忽然傳來了動靜。

她推了推他,「別鬧,小寶在睡覺。」

她真想給自己兩巴掌,這個時候怎麼就下意識地解釋了?難道不是應該讓他繼續誤會下去才好!

唉……

下巴一緊,風千墨兩指捏著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抬起。

「孤現在很生氣。」

「……」蘇雲沁嘴角抽了一下。

他生氣與否,跟她有關係?

她還生氣呢,他憑毛線高高在上?

蘇雲沁撇開頭,扯開了下巴上的手,聲音也放低了幾分:「你這是擅闖皇宮,私闖東宮,信不信我叫一聲多少侍衛會把你給圍堵。」

她輕哼了一聲:「縱然陛下武功蓋世,也不可能突破重重圍困吧?」

「你捨得?」他的指尖摩挲在她尖俏下巴上,「或者,你若是喊,我不介意吻你。」

這小女人越來越會威脅人了,可惜這種威脅方式並不能讓他產生絲毫危機感。

本來還有些生氣,可聽到了她說是個誤會,那一瞬間,所有的氣怒煙消雲散而去。

看著男人眸底明顯閃爍的似笑非笑,蘇雲沁心底咯噔了一下。

有種被這男人給再次套路的感覺?

「放開我,我要睡了。」她又推了推他。

奈何,這男人的身子猶如一座高山般抵著她動彈不得。

她心底暗惱著,見推了好幾次都無用,她瞪他。

「雲沁。」他輕輕喚她一聲,「動靜太大會把女兒吵醒。」

你還知道?

蘇雲沁心底憤怒,忽然撲了上去,朝著他的胸口狠狠咬了一口。

「絲……」男人被咬了一口,悶哼了一聲。

突然的撲過來的動作,讓男人毫無防備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