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你愛上他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4:16
A+ A- 關燈 聽書

葉知秋買了一晚上的醉,他一直在剋制自己,不要讓人調查烏蘇,不要調查。

可是第二天半上午,他來到公司的時候,秘書還是送上了調查到的照片。

他捏著昨晚從機場截到的烏蘇離開的照片,咬牙,冷眼望向秘書。

「誰要你多管閑事調查這種東西的,你什麼時候那麼閑了?」

秘書愣了一下,有些委屈:「葉少,不是……不是您昨晚給我打電話,說讓我去調查這位烏蘇小姐的行蹤,如果今早不能把她的動向彙報給您,就讓我主動遞辭職報告的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葉知秋臉色尷尬了一下,將資料隨手丟到了一旁。

「我知道了,是我記錯了,行了,你先去忙吧。」

秘書點了點頭,要走,葉知秋想到什麼似的道:「我還讓你做別的什麼了嗎?」

「您讓我找烏蘇小姐的聯絡方式。」

「不必找了,哦對了,以後就算找到了,也不要給我,這次記住了。」

秘書無語,看來昨晚少爺是喝醉了。

「知道了。」

秘書離開,他手肘支在桌上,揉了揉眉心,真是瘋了。

門口再次響起敲門聲,他呼口氣,坐好:「進來吧。」

從門口進來的不是秘書,是安然。

他愣了一下:「大清早的,你怎麼過來了。」

安然走到他辦公桌前,身子微微一側,屁股坐在了他的辦公桌上。

「來看看你。」

「切,」他白了她一眼:「放心吧,死不了。」

安然的視線落到了他桌角的照片上,不禁一笑。

「嗯,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嗎。」

他無語,也是跟著一笑,隨手將照片扔進了垃圾桶里。

「我也是這麼覺得,從今天開始,我得戒酒。」

安然整個屁股都坐在了桌子上,背對他,抱懷:「我是白來了。」

「怎麼了?」

「我本來就是想來告訴你,這個女人離開北城了的。」

「你也調查她了?」

「你覺得,我會什麼都不做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討厭這個女人,」她撇嘴。

葉知秋撓了撓眉心:「現在,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她回頭看他:「你真的這麼認為的?」

「不然呢?」

「一個女人,特地坐飛機回來,給你送一根圍巾做生日禮物,她會只是為了這樣嗎?她又不傻。」

葉知秋嘶了一聲。

安然側身白他:「幹嘛?嘶什麼嘶,不服氣也給我忍著。」

「我沒不服氣,你說的都對,可你能別用個後背對著我嗎。」

她從桌上下來,側身坐在了桌前的椅子上看著他。

「我不是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我同情的目光表現出來了嗎。」

葉知秋不禁一笑,這女人,還真是無時無刻的不提醒他。

「好了,我答應過你了,我絕對不會被這個女人再誘惑了,行嗎?」

「男人的保證要是有用,豬都能上樹了,」她說著指了指垃圾桶的方向:「那不就是證據嗎。」

「我不是喝多了嗎,再說了,我剛剛也說了,要戒酒。」

「有些人呀,清醒的時候也愛裝醉。」

「你還很是不信任我。」

安然抱懷,挑眉,看他,剛剛還是開玩笑的表情,現在忽然就變的嚴肅了許多。

葉知秋看她這樣,還有些怪嚇人的,索性道:「好了好了,你不信任我也是對的,畢竟我也沒有那麼靠譜,不然你說嗎,怎麼辦。」

「我和那個女人,你只能選一個,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肯定不會失去你的,放心吧。」

「可我怕我會心軟,看到你哭的像個傻子一樣的跟我說,你還愛她的時候,我肯定會心軟。」

葉知秋尷尬了一下:「我好歹也是個男人。」

安然嘟嘴:「總之,不管我對那個女人做什麼,你都不許管。」

「你打算要幹嘛?」

「我呀……」她壞壞一笑:「關你什麼事兒。」

「你可懷著孕呢,別亂來。」

「我不亂來,不是有喬御琛嗎。」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安然拍了拍肚子:「在這個小傢伙出來之前,我們會一直這麼好的。」

聽她這麼說,葉知秋有些擔心:「那這個孩子出生之後呢?你是不是又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新計劃了?」

安然聳肩:「我也不知道,知秋,我現在也有些懵。」

「懵什麼?」

安然努嘴,抿唇笑了笑沒有作聲。

「你又跟我來這套,你到底在想什麼呢?跟我說實話,別天天讓人跟著你擔心。」

「你看我現在的狀態怎麼樣,」她指了指自己的臉。

葉知秋看著她的臉打量了一下:「依然漂亮極了,面色紅潤有光澤,嗯,挺好。」

她隨手抓起一份文件往他身上丟去,笑道:「誰讓你看這個了,我讓你看我的狀態。」

「大姐,給點兒提示,你要我看哪方面的狀態呀?」

「你有沒有覺得,最近我的臉上,總是有幸福的光在閃?」

葉知秋抱懷:「這麼一想,你最近的確跟四年前的你很像,我是說感覺,遇到什麼開心事兒了?」

安然搖頭:「不是碰到了開心事兒,是……是我的狀態和心理發生了變化。」

葉知秋點頭:「也對,畢竟你已經把安家踩在了腳底,現在的你,應該很幸福才對,現在鬧心的,應該是你爸和安心,家破的滋味,他們應該也已經深有體會了。」

安然無奈,這小子,還是沒有說到點子上。

見她看著自己不說話,葉知秋納悶:「你的幸福跟安家沒關係?那是什麼?是……喬御琛?」

安然笑,終於,開竅了。

「真的是啊,不會吧你,你是想跟我說什麼?」

安然搖頭:「我也不知道我想跟你說什麼,這就是我懵的原因,知秋,你不是總說,你比我自己更懂我嗎,你告訴我,我現在到底是怎麼了。」

葉知秋身子往前湊了湊,貼在了桌邊:「你愛上他了?」

安然瞬間就將視線從他臉上移開:「我若說我不知道,你信嗎?」

葉知秋嘆口氣,這不是之前的安然,因為之前的安然,會斬釘截鐵的告訴他,『沒有,我怎麼可能會愛上那個惡魔。』

「你幹嘛也嘆氣。」

「你先告訴我,生完孩子以後,你是怎麼計劃的。」

安然咬唇:「我是真的沒有想好,不管我離開還是不離開,我都……我都不知道。」

「那……如果留下呢?」

「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沒有放下仇恨,而且,現在我眼前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喬家老爺子。即便我想留下,喬家的老爺子應該也不會同意,而且……而且我也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放下對喬御琛的恨。

最近一段時間,我的心對他總是恨不起來,有的時候,我甚至會想,四年的痛苦已經承受過了,即便我報復了他,又能改變什麼呢?

甚至於我還會……還會下意識的在心裡為他辯解,我會想,畢竟,四年前他不認識我,他欠了安心的人情,他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為了報恩,所以才傷害了我。

而且,在他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真相后,他一直都對我很好,一直在彌補這份虧欠,他又不是犯了什麼死罪,我為什麼非要揪著他不放呢。」

安然說著,自己心裡都難過了起來,她垂眸片刻后,再看向葉知秋。

「知秋,你說我……是不是瘋了。」

「你就沒有想過,自己確實是愛上他了嗎?」

安然咬唇,拳心微微握起:「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愛上了他,那御仁算什麼,御仁為我連命都丟了,我卻愛上了他的親哥哥,那御仁他,該有多委屈,多冤枉。」

葉知秋的聲音裡帶著幾分不悅:「你這個蠢蛋,就別再懺悔了,御仁已經死了,你愛上誰,他怎麼可能會知道?而且,就算他知道,他也沒有任何發言權,誰讓他活著的時候,一次也沒能守護好你呢?自己愛的女人,竟然只能用自己的命來保護,他就算死了,也是活該。」

「別說了知秋,」安然看他。

她知道,對於御仁,知秋也是心存愧疚的。

葉知秋抬手撓了撓眉心:「是我說話太偏激了,不過即便他沒有死,我也會這樣罵他的,那個小子,活著的時候就已經把自己的心用鎖鎖了起來,他早就無藥可救了。」

安然點頭:「我知道。」

幫他把鎖按上的人,不就是她嗎。

「然然,其實……喬御琛這個人,好像也沒有我以前想的那麼討厭,這世上,誰能不犯錯呢,犯錯不可怕,可怕的是像安家人那樣知錯不改。

在你出獄后,喬御琛從一開始察覺到不對勁后,就開始調查過去的事情了,知道安家人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他沒有因為欠了安心的債,而再繼續將錯就錯,而是站在你身邊維護你,守護你,補救自己的錯誤。

我不是想替誰說話,我只是覺得……喬御琛他起碼有擔當,做錯事,負責就是了。你會對他慢慢的改觀,不就是因為你自己也感覺到了,他對你的好了嗎?」

安然糾結:「所以,你說這些給我聽的結論是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