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爹爹,撒嬌男人最好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30
A+ A- 關燈 聽書

「你……」男人眸色幽邃了一分。

蘇雲沁用力地咬了一口,要是能把他心口內傷的一塊肉給咬掉就更好了。

只是隔著衣料,她都咬得這麼重,若是真的沒有這幾塊布的阻隔,估計真的會把他的一塊肉給咬掉。

「換個地方,讓你盡情咬可好?」他忍著心口酥酥麻麻疼痛的感覺,眼底還是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她若是故作冷漠,反而讓他擔心。

現在動手咬人,讓他明白,她氣消了一些。

蘇雲沁鬆開了嘴,瞪他,「換個毛!你給我滾出去,我要跟我女兒睡覺了。」

「不生氣了?」他壓抑著略微急促的呼吸,聲音也放輕了幾分。

意識到他放低的聲音,蘇雲沁才察覺到自己的聲音會鬧醒蘇小野,連忙鬆開了他的衣襟,又推了推他。

「我困了。」她重重說了三個字,連這張易容的臉都跟著冷下去了。

風千墨鬆開了對她的鉗制,往後退開。

「好,你休息,我看著你。」

「……」看著她,還怎麼讓她睡覺?

蘇雲沁嘴角抽了一下,但也懶得再說話,乾脆抬步朝著裡屋走去,躺在了床榻上,扯過了被褥蓋在了腦袋上,純屬是想假裝自己已經睡下的模樣。

女兒就睡在身邊,因為她的動靜,動了動。

蘇雲沁把蘇小野給抓入懷中抱緊,腦袋徹底蒙在了被褥之中,但始終豎著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不知道某男是不是已經走了?

等了許久,似乎沒聽見什麼動靜,蘇雲沁又等了一會,才慢慢把被褥拉下露出了一雙眸子往外看。

屋中已然沒有風千墨的身影了。

空蕩蕩的屋子裡,她沉沉地嘆了一聲。

「娘親。」懷中的蘇小野輕輕喚了她一聲,惹來她的垂眸視線。

「把你吵醒了?」蘇雲沁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不是。」蘇小野搖搖頭,「我根本沒睡著。」

蘇雲沁:「……」

「娘親你幹什麼要把爹爹趕走,爹爹這麼可憐。你快去把爹爹追回來吧,外面這麼冷,讓他在我們的被窩裡睡覺覺好不好?」

「……」這女兒還真是會心疼她爹,怎麼就不心疼一下她娘?

蘇雲沁伸手乾脆捂在了蘇小野的眼睛上,一字一頓地說道:「別鬧,睡覺!」

剛剛那一口咬下去,現在想想也真是不解恨。

……

客棧早已熄燈。

風千墨回到屋中時,兒子正盤膝坐在床榻上,正眨巴著雙眸。

整個寢屋裡並沒有點燈,只有他的一雙亮晶晶的眸子額格外惹人矚目。

風千墨大步走向床沿邊,「還不睡?」

小娃娃搓了搓自己的小手,期待地看著他,小聲問道:「娘親有沒有原諒你啊,爹爹?」

「……沒有。」男人板著臉說了兩個字。

蘇小陌哎呀了一聲,有些失望,還有些難過,更多的侍女煩悶。

「怎麼會呢?爹爹你到底有沒有使用我教你的招數?」

「……沒有。」男人嘴角一抽,扶額。

他家兒子這每天都出的餿主意,有時候真的讓他哭笑不得。

「啊!你為什麼不用我的法子!對付我娘親,我跟你說,撒嬌是准沒有錯的!我和妹妹只要一撒嬌,娘親一定馬上就消氣了。」

風千墨嘴角抽得厲害,一時半會兒不知如何回應兒子。

「我知道,爹爹肯定覺得作為一個男人撒嬌什麼的很丟面子。但是爹爹我告訴你,撒嬌男人最好命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男人默然看著兒子那張小嘴就沒有聽過,不斷在給他灌輸各種撒嬌的好處。

他不言語,也不打斷兒子的話,就等著兒子自己說累了。

果然,說了大半天沒有得到男人的回應,蘇小陌放棄了掙扎。

「哼,別怪我沒有教你!」蘇小陌輕哼了一聲,躺了下去,同樣扯過被褥蓋住腦袋。

看著他這動作和某女如出一轍,風千墨失笑。

男人伸手覆在心口的位置,那裡必然還多了一道某女地牙印。

她還真是咬的狠心,眼都不帶眨一下。

……

第二日。

靜容抱著一堆華貴至極的新衣裙走入,抱著這些衣裳,她垂著眸子偷偷看了一眼正在那方製藥的蘇雲沁。

蘇雲沁將自己的葯收拾了一遍放置在袖中的暗袋中,毒藥和救命之葯她向來放置在不同的位置,左邊是毒藥,右邊是救命之葯。

她一抬頭看見靜容抱著衣裙走入,皺眉問道:「怎麼了?」

「今日宮中舉行盛宴,剛剛太子殿下讓奴婢去挑選衣裳,奴婢也挑不出小姐的喜好,索性都帶過來了。」

這些衣裙完完全全都是按照蘇雲沁的尺寸所做,剛剛拿起這些衣裳時,靜容還相當地震驚。

這位天焱國的太子殿下對她家小姐當真是關心備至,恨不能放在手心裡捧著。

靜容小心翼翼地觀察著蘇雲沁的表情。

蘇雲沁冷瞥了一眼那些華麗衣裙,吩咐道:「丟那裡去。」她抬了抬下顎,隨口吩咐了一句。

「額,還有小小姐的衣裙……」靜容身上還背著一袋包袱,竟是袖珍版的小裙子。

這些小裙子一看便知是給蘇小野穿的。

蘇雲沁眉皺了皺,「都丟那兒去。」

「小姐,您要參加嗎?」靜容小心翼翼地問道。

現在在別人的地盤上,她們還是應該態度好點……吧?

「不去!」蘇雲沁想都不想就拒絕。

一聽,靜容有些無奈,輕輕提醒道:「小姐,剛剛太子殿下說,今日宮宴是特地為你設的。皇上與皇后都準備將您介紹給其他的臣民們……」

蘇雲沁的眉心一跳。

這樣的話,她就更加不能去了。

萬一待會兒那皇帝一個高興,賜下聖旨讓她和君明輝早已完婚?那她這算不算是重婚罪?

「那怎麼辦?」蘇小野也有些不高興了,坐起身來,板著小臉說道,「這樣的話,會讓爹爹吃醋的!」

蘇雲沁白了女兒一眼。

這種時候就不要提到某男了好不好!

蘇小野承認自己就是故意的,她就是要時刻在娘親的面前提到爹爹,時不時讓爹爹刷個存在感,這樣才能幫爹爹和娘親……

蘇雲沁眸底閃爍了一絲詭譎的光芒,準備給自己易容的臉上弄些雀斑之類的東西。

靜容守候在側,不解問道:「小姐,你這是……」

「看看君明輝來了沒,他若是來了,幫我攔著他。」

等她畫好了再放人進來。

靜容扶額。

小姐這是準備畫成這樣出去嚇人嗎?

嘆息著,靜容還是走了出去。

不過一會兒,靜容的聲音便在門口響起:「啊,參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我們家小姐正在梳妝打扮,您請等……」

君明輝在靜容說話的時候,人已經走到了門口,一眼便看見了屋內剛剛將面紗戴上的蘇雲沁。

看見她,他的眉心突兀地跳了跳,覺得情況不對。

「雲沁……」

「咳,我臉受傷了。」蘇雲沁很淡定地解釋。

君明輝眯眼,他才不會相信她說的話,「你想嚇著文武百官不成?」

「……」這都被他看出來了。

「罷了,隨你吧。」君明輝收斂眸光,似是有些生氣,拂袖轉身。

看著他氣惱的背影,蘇雲沁翻白眼。

自從入住東宮后,蘇雲沁也越來越看不懂君明輝了,不知道他這是什麼心思。他對她的那份心思,她當然看得明白,但這麼久了,正常的男人也該死心了……

縱然他們之間有五年的情意在。

她轉過頭來準備牽起蘇小野走,剛抓住女兒的小手,女兒卻很乾脆地把手抽了回去。

「娘親,我不想參加。」蘇小野眨著明亮的大眼認真地說,「我和靜容姐姐在這裡。」

蘇雲沁眯眼,「你要去哪?」

「我哪裡也不去哦!」蘇小野說著邁開小短腿走到了靜容的身邊,抱住了靜容的腿。

蘇雲沁看著女兒眼底閃爍的詭譎光芒,她一眼便看出來這小傢伙要做什麼。

侄女莫若母,更何況蘇小野往常也確實不喜歡熱鬧場景。

她看向了靜容,「靜容,你帶著小寶,我去參加宮宴。」

靜容點點頭。

她也有些懵。

她還期待著去參加宮宴呢,沒想到好好的期待都被打斷了。

蘇雲沁大步往外走,跟隨著已經走至門邊的君明輝。

看著蘇雲沁離開的背影,蘇小野連忙拽了拽靜容的衣袖。

靜容低下頭,用疑問的眼神看著她。

「靜容姐姐,咱們出宮去吧!」

「啊!」靜容很愕然。

她以為,蘇小野應該蘇小陌更好帶著,可沒想到……兄妹兩關鍵時刻都是會給她找麻煩的。

蘇小野又默默地追加道:「因為呀,我想哥哥和爹爹了。」

靜容:「……」分明是想要叫你爹進宮搗亂吧?

腦子裡劃過這個念頭,靜容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蘇小野該不會真的是……

「而且靜容姐姐,你不會真的想看我娘和君叔叔成親吧?」蘇小野見她不動,有些著急。

一著急,她原本蒼白的臉色就更加難看了,呼吸也變得急促了,心疾隱約有發作的跡象。

瞧見她的模樣,靜容心一揪,連忙同意地道:「好好好,我這就帶你出宮。」

萬一蘇小野突然心疾發作,她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