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雲挽月的男人之一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06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在身子即將飛出去的剎那,連忙拉住了馬車,又將半個身子飛出馬車的阮芷玉拉回了馬車內。

「在幹什麼?」她嚴肅地拉開車簾問。

趕馬的車夫面露駭人模樣,顫著手指著前方一片荒土上躺著的人。

雲輕歌揚起脖子看過去,瞳孔驟然一縮。

那人趴在地面上,但渾身都被甲殼類的蟲子包圍了,像是在啃食他的血肉一般,也難怪車夫會如此大反應。

「那是……什麼?」阮芷玉也變了臉色。

「我去看看。」雲輕歌跳下馬車。

阮芷玉連忙拉住她:「不行,你若是遇見了危險可怎麼辦……」

「不會有危險。」雲輕歌搖搖頭,走向了那方躺著的人。

能夠吸引這麼多的蟲,肯定是這人身上有什麼東西散發著特殊氣味。

她自空間里取出了驅蟲粉,密密麻麻的蟲子才整齊地退開了去。

她蹲下.身,將人翻了過去。

是個男人。

男人的長發披散,幾乎遮蓋了整張臉,看不清楚他臉上的五官樣貌。雲輕歌一時好奇,便乾脆伸手將他臉上的頭髮撥開,瞧見了一張異域十足的妖冶俊容。

這張臉沾染著黃土,雖然有些邋遢,可並不影響他這姣好的面容五官。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是誰?

叮!

耳邊系統響起:「雲小姐,這是雲挽月未來後宮里的男人之一哦!天哪,真是太好運氣了吧!」

聽著那方系統的聲音,雲輕歌的目光落向昏迷不醒的男人,挑了挑眉梢。

「你確定?」

這模樣,倒也確實不錯,符合書里女主的審美。雲挽月這女人就是個妥妥的顏值控,若不是因為大反派被「燒毀」了臉,指不定她還會賤到去勾搭大反派。

「嗯,就是女主後宮之一,不信的話你可以回頭翻翻原小說。」

「什麼身份?」

「他叫姜愷,是西玄公主的面首之一。也是在夜天珏登基前夕,雲挽月為了夜天珏來西玄尋一寶物卻遇險,結果就被這叫姜愷的男人給救下了。」

「後來在西玄的這些日子,雲挽月就與姜愷發生了……關係,然後他們二人情投意合,雲挽月向他許諾等她君臨天下,便將他納入後宮。」

雲輕歌點點頭。

這一段,她之前在看小說的時候倒也看到了,只是當時對這女主實在無語,所以印象也不深。

系統地再提,令她有了一些印象。

在書里,雲挽月的後宮男人可是有十多人,各個都是絕色的美男,各有特點。

而這都是在雲挽月殺了夜天珏佔據了皇位之後的故事了……

因為當時看書時太過無法忍受,所以看到後面結局部分,她翻得很快,後面還有許多番外,是寫到女主和一眾男寵在一起恩恩愛愛的生活。

她無法忍受自然沒往下翻看,只是跳到了正文結局看了。

「這個姜愷,在書里是個毒人,你懂吧?他身體里流淌的血都是劇毒,這也是西玄公主養他的原因,西玄公主這女人有個怪癖,把自己的面首當成毒物來培養……」

系統的話,倒也提醒了雲輕歌。

她記得書里提及過這位西玄公主,是個嗜毒如命的女人。

年紀不過二十,可是卻不肯嫁人,而且養的面首在外界傳聞還是些會吃人的怪人,更加無人敢登門娶這位公主了。

這時候阮芷玉已經走了過來,「輕歌,你要救他?」

此刻蟲子已經爬走,她也不知道雲輕歌做了什麼,剛剛只是遠遠觀望著,沒想到……

雲輕歌看了一眼躺在地面上的男人,認真頷首:「對,救醒他,說不定有用處。」

阮芷玉張嘴,極其驚愕,很不解。

這要是救下一個男人讓王爺知道,指不定會吃醋呢!

雲輕歌蹲下握住了男人的手腕,才發現這男人很瘦削,衣裳下包裹的身子彷彿只剩下了骨頭般,乾瘦乾瘦的。

大概是在這書里男人都見多了,所以總是不自覺地會與大反派來做一番對比。

腦子裡閃過大反派那絕佳好身材,竟然莫名耳根發熱。

什麼時候了,她竟然還在想這些!

「芷玉,幫個忙,把他抬到馬車裡吧!」

「啊?」阮芷玉畢竟也是個見慣大場面的大夫,怔愣不過一會兒,當即上前替她把人抬起。

車夫看兩位姑娘費力救人,也趕忙上前來替她們二人把人抬上了馬車。

車夫問:「兩位姑娘,我們還要繼續趕路嗎?」

他問罷,視線詭異地掃了一眼躺在馬車內的男人,暗想,這小公子長得確實不錯,難怪會讓兩個小姑娘帶走。

「嗯,趕路。」雲輕歌說罷,將帘子放下。

阮芷玉:「輕歌,他的脈象不對……」

「他是個毒人。」雲輕歌似是明白阮芷玉想說什麼,直接打斷她的話,「你聽說過嗎?毒人?西玄公主養的毒面首?」

這話,令阮芷玉的瞳孔瞪大。

她驚呆了,往日的溫吞淡定都沒有了,連忙將這人的手給扔開,「你瘋了?公主的面首你也救?毒人這可是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人!」

雲輕歌紅唇勾了勾。

「可不就是,所以才有用。」

這些面首之所以被稱作毒人,也是因為自小就被西玄公主養在毒藥池裡,每日浸泡著,所以很多面首可能還比公主的年紀小,但絕對是各個長相俊秀。

他們都是這位西玄公主的試驗品罷了。

而雲挽月被這姜愷救下后,二人朝夕相處之下,姜愷發現原來女人並不都是像西玄公主那般惡毒的,以為雲挽月就是他心頭的那抹白月光。

自此雲挽月吩咐的任何事情,他必然豁出性命都會辦。

既然讓她遇到了,那她肯定不能讓這人成為雲挽月的利器,萬一用來對付大反派怎麼辦?

她目光落向男人臉上,冷冷眯了眯眸子。

這人本身都是毒人,所以剛剛吸引了毒蟲吸血,過不了多久自然會蘇醒過來。

「我們先入西玄的城池尋間客棧休息吧,興許這位西玄公主手中會有我要的西靈蠍。」

「噗!」阮芷玉再次被雲輕歌的話給驚到了,「輕歌,你別發瘋啊,你難道不知道這西玄公主比西靈蠍危險得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