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勇敢的去愛一場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4:23
A+ A- 關燈 聽書

「我的結論是,如果你真的發現自己愛上了他,那你就勇敢的去愛一場,好好的看看,那個給了你四年傷痛的男人,到底能不能為你撫平傷痛。

如果他能給你和孩子的未來帶來幸福,那你為什麼不能放棄這四年的噩夢,重新開始呢,畢竟……只有你和他兩個人,才能給你肚子里的這個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你想想你自己,在愛不完整的家庭里長大,心裡就不會覺得遺憾嗎?同理,你腹中的孩子也一樣,他一定也希望,自己的世界里,有爸爸,有媽媽,而且爸爸媽媽都很愛自己。

就算不為了你自己,你也要為這個孩子想想,現在的你,的確也沒有什麼退路,愛上喬御琛,是你最好的未來和選擇。

那個老爺子固然可怕,可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你是個女孩子,女孩子是有特權的,你可以軟弱,可以無能,也可以依靠你身邊的男人,再厲害的老爺子,都交給喬御琛去處理吧。

你已經苦過這麼多年了,就從現在開始,好好的愛,好好的去幸福,不是很好嗎?我想……阿姨也一定會希望你能好好的。」

安然凝眉:「可是……我還有未了的心愿,你知道的,那個魔鬼。」

「喬御琛知道這件事了嗎?」

安然搖頭。

「你沒有告訴他?」葉知秋有些驚訝。

「嗯。」

葉知秋有些無語,這丫頭,心裡還真的是能存得住事兒。

「你不打算告訴他嗎?畢竟他不知道當年你是被人用了強才會懷孕的,你願意讓他誤以為你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嗎?」

安然心裡也覺得有些沉悶:「這件事,是我自己的恩怨,因為太恨,所以我要親手去跟那個畜生了結,我不打算告訴喬御琛。如果他會誤會我,那他就不值得我去愛。

當初,是我算錯了,我沒有想到自己會懷孕。不然現在的我或許已經離開喬家,去尋找真相了。現在,這個孩子就在我肚子里,我不想因為找那個混蛋的事情而費心分神,不想讓肚子里的孩子每天都跟我一起不快樂,所以,再忍忍,只要幾個月就好。」

葉知秋了解她的個性,如果不是恨到了骨子裡,她不會這麼倔強的苦苦支撐著。

他點了點頭:「總之,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是隨時為你待命的。」

安然嘶的一聲笑了起來:「奇怪,今天不是我來看你的嗎,幹嘛又扯到我的事情上。」

她站起身:「不要跟我討論這個讓我鬧心的話題,我昨天已經請喬御琛幫我調查烏蘇了,你得答應我一件事兒。」

「你說。」

「你不要對烏蘇產生好奇心,不要讓人再調查她,就像之前的六年一樣,好好的忍著,你的任務是,尋找適合你的女人,而不是去啃回頭草,OK?」

「那你還調查她做什麼?」

「知己知彼嗎,我總要知道,她為什麼要回來勾搭你,是不是又有什麼事兒要有求於你,或者是有要圖你什麼。」

葉知秋點頭:「好,我答應你。」

安然笑,「那行吧,我信你,你也該工作了,忙你的吧,我先走了。」

「用我送你嗎?」

她瞥他:「你好好工作就行了,走啦。」

「自己小心點兒,有事兒打電話。」

「嗯。」

安然離開,他讓秘書將她送下去。

他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竟然讓一個孕婦為自己擔心,這絕對是罪過。

他拿起手機,昨晚,他應該沒有再給誰打過電話吧。

打開通話記錄,他除了給秘書打過電話,的確沒有找過別人。

可是九點半的時候,他有一條來自於雷雅音的未接來電。

他想了想,將手機回撥。

很快,電話那頭就傳來了雷雅音的聲音:「喂。」

「雅音,昨晚你給我打電話了吧,抱歉,我喝多了,實在是沒有聽到。」

「哦,沒事兒的,我就是記得,昨天好像是你的生日,所以打給你,想要祝你生日快樂。」

葉知秋笑:「那我可得多謝你了。」

雷雅音淡淡的呵呵的笑了笑。

「對了,你最近怎麼樣,肚子里的孩子還好嗎,沒有折騰你吧。」

「都挺好的。」

葉知秋就知道,肯定還是這一套。

這個女人,被御仁傷的著實不淺。

「沒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沒有,我這邊我爸媽都在,我挺好的。」

「哦,這樣啊,」他撓了撓後腦勺,感覺談話似乎可以結束了。

「那好,總之我還是那句老話,有事兒隨時找我吧。」

「好。」

「你那邊時間也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雷雅音沒有做聲。

葉知秋正打算要掛電話的時候,雷雅音忽然問道:「那個……安然最近好嗎?」

「她呀,也挺好的。」

葉知秋說完,不禁笑了起來:「等一下,我得先聲明啊,我可不是為了學你才這樣說的,她是真的挺好的,最近你不在北城,所以應該並沒有關注北城的新聞吧。」

「我偶爾也會關注,你說的是安家的新聞吧。」

「對,看來你還真的關注了,那你應該知道,安然和安家人關係並不好吧。」

「嗯,我知道,你說她挺好的,是因為她終於報了仇嗎?」

葉知秋笑:「算是吧,這是她出獄以後,一直都很想做的事情,也算是心想事成了,所以我才跟你說,她是真的挺好的。」

「我也是真的挺好的。」

「你呀……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裡清楚,我們大家也都很清楚,我知道你有多喜歡御仁,可是……他人也不在了,你也要學著往前看。

你還年輕,以後還有無數的可能,如果御仁還活著,也一定是希望你和孩子都能夠好,而且,我們大家是真的都希望,你能夠好好重新開始。」

雷雅音抿了抿唇角,她隨手拉開了抽屜。

那裡面,一份離婚協議書就放在那裡。

她將協議書拿出來,放在眼前看著,苦笑。

那天回到家,她在喬御仁的書桌抽屜里找到了這份離婚協議書。

她從來不知道,那個說雖然不會愛上自己,但卻會對孩子好的人,什麼時候竟然簽下了這份協議。

協議里,他將自己的所有財產,全都留給了她和孩子,那樣子,就好像是在給她和孩子留什麼後路一般……

那天,她真的哭的很傷心。

原來,從一開始,那個男人,就沒有想過要跟自己白頭到老,所謂的幸福,都是她的一廂情願。

爸爸看到她如此痛苦,堅決不同意她為喬御仁生下孩子,所以,回美國前,他從醫院給她預約了引產手術……

爸爸說:「那個不負責任的小子,憑什麼讓我的寶貝女兒為他承受生育之苦?他不配。」

那天,她哭著求爸爸,可爸爸的態度卻是那樣的堅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緊緊的抱著她說:「雅音呀,你不知道,在爸爸的眼裡,你到底有多麼的珍貴,如果不是看你這麼愛那個小子,我是不會讓你嫁給他的,可現在,不負責任的人是他,他喬家不仁,就不能怪我們雷家不義。

你想想,哪個女人生孩子的時候,會沒有老公陪在身邊,可你沒有。從懷孕到生產,你每次撫摸到這個孩子,都會想起喬御仁那個混賬東西。以後孩子出生,你每次看到這個孩子,都會無比痛苦。如果你不愛他,我怎麼都可以由著你,家裡不差這個孩子一碗飯,可是現在重點是,你會痛苦。」

她跪在父親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證:「爸,求你了,我要生這個孩子,我不會因為這個孩子痛苦,即便喬御仁不愛我,我也要給他留下一個後代,不然……不然這世上還有誰能記得,他曾經來過,我不想讓他那麼可憐,爸,我要生,我……」

「雅音,」電話那頭,葉知秋忽然就打算了她的回憶。

她回神:「嗯,我還在。」

「是不是困了,困了就先睡吧,回頭我會再給你打電話的。」

她猶豫片刻:「你剛剛說,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給你打電話,找你幫忙,是嗎?」

「對。」

「這話不是出於你跟喬御仁的之間的朋友道義,說說就算了的吧。」

「當然不是,我說話算數,放心。」

「那我倒是真的有件事兒想要找你幫忙。」

「你說。」

雷雅音將離婚協議書翻了過來,背面的右下角,清晰的寫著:有困難,找知秋。

她踟躕片刻后,試探性的問道:「我生孩子的時候,你能不能……能不能來陪陪我。」

葉知秋笑:「沒問題,這事兒你不說,我也一定會去的。」

「我口中的陪,跟你說的陪,不是同一個意思。」

其實,雷雅音也覺得這話有些難於啟齒,畢竟……這事兒本來跟葉知秋沒有什麼關係。

「哦?」葉知秋想了想:「那你說嗎,別跟我拐彎抹角的,你說的陪,是怎麼個意思?」

雷雅音深呼口氣:「你……能不能……做我孩子的爸爸。」

葉知秋愣了一下,做孩子的爸爸?。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