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從西玄公主手中拿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13
A+ A- 關燈 聽書

「怎麼個危險法?」

「她是個喜歡玩毒的人,看看她養的面首便知道了。你去與她交涉,你要用什麼跟她換?」

不管這阮芷玉如何著急,雲輕歌依舊還是淡定模樣。

她抬起眼帘,眼中是一分堅決:「能交換就是好的,倘若她手中沒有才是糟糕的。」

有比沒有好。

「唉……」阮芷玉感嘆了一句,「你這麼為王爺付出,怎麼就不肯跟王爺說實話呢?王爺此刻若是知道你不在,一定著急死了。」

也不知道這夫妻兩這會兒鬧什麼彆扭。

正常情況下不該是相親相愛,共同對敵嗎?

王爺的脾氣也是奇怪,好好的就發脾氣。

雲輕歌搖頭,並不想在與夜非墨的事情上糾結。

其實她一直覺得夜非墨這男人比女人敏感多了,每次她去見了其他男人,他就特別反常,一副好像她會把他拋棄似的模樣。

……

數日後。

打了敗仗的天焱軍返回帝都,入帝都時街道兩旁的百姓們扔菜扔雞蛋的都有,似是對這次歸來的軍隊極其不滿。

此刻靖王府。

夜非墨提前回到府邸,卻發現府中沒有雲輕歌的蹤影。

青玄一路上都揣著那顆惴惴不安的心,這會兒見王府內還沒有王妃的身影,心狠狠咯噔了一下。

見男人沉冽的視線落過來,青玄單膝跪下,請罪:「還請主子恕罪,王妃她……其實去了西玄,說是給主子尋葯。還讓屬下……讓屬下勿要告訴主子。」

「糊塗!」管家也在一旁,搖頭,「王妃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怎麼能讓她只身前往西玄尋葯?」

這西玄如此大,要是真的把王妃丟了,怎麼辦?

夜非墨面上更是罩上了一層寒霜,冰寒的氣息令整個屋子裡的人入一腳踏進了冰窟里。

「去備車。」他冷硬吐出了三個字。

青玄垂下頭。

「青玄,下去自領懲罰。」

「是。」青玄心底苦悶,心頭祈禱著王妃能安然無恙回來,否則他十條命都賠不起。

青川跟上夜非墨的腳步:「主子,這樣不妥,剛剛打了敗仗,帝都這邊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

這麼走,難道天焱這邊的形勢就不顧了嗎?

男人倏然頓住腳步。

青川目光澄澈地看著男人,等待著男人給出一句回應。

「你也想去領罰?」男人側過頭,寒涼地問道。

青川渾身一震。

「主子……」

夜非墨不再看青川,大步往外走。

比起帝都的形勢,雲輕歌更重要。

不知從何時開始,雲輕歌在他的心底已經佔據了如此重要的地位,可以超越了他心底要復仇的念頭。

……

西玄邊度小城的客棧里。

外面天色極黑,一點昏黃的燭光映照在屋中,此刻瀰漫在整個屋中的都是一股濃烈的藥味,略微有些刺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在處理藥材,當然把阮芷玉也一同叫來處理。

兩個姑娘相對而坐,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此刻屋內傳來了些許動靜,阮芷玉率先停下了動作。

雲輕歌則是倏然抬起頭看向內室情況,一瞬便瞧見了已經緩慢坐起身來的男人,輕眯了眯眼眸。

姜愷醒來了。

他的表情還殘留著一分迷茫,可很快,他迷茫的神色瞬間收斂,眼底一抹鋒芒一閃而過。

「你們是誰?」

他掃過了兩個女人。

此刻雲輕歌的臉自然是換了一張易容面具,相比阮芷玉這張傾城的小臉,她易容的樣貌要顯得平淡許多。

但,姜愷的視線卻定在了雲輕歌的臉上。

雲輕歌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反而換了一個比較舒適的姿態說:「我們是救你的人。」

雲挽月的後宮男人之一……

她越發好奇這男人身上有什麼過人之處了。

她丟下了手中的藥材,起身靠近男人。

「輕歌……」阮芷玉見她要靠近男人,連忙拉扯住雲輕歌,生怕這男人會突然跳起來傷害她。

雲輕歌回頭給了她一道安定的目光,輕輕搖搖頭,再次逼近姜愷。

她的靠近,令姜愷渾身豎起了警惕,他沉著一張妖冶的俊臉看著走近的女人。

「你想做什麼?」

「你怕什麼?我可是救了你。」她淡淡勾唇。

在書里,這名叫姜愷的男人是個從小被養在毒藥桶里的可憐人兒,所以在他這二十年來的閱歷中大概只見過西玄公主這麼一位女人。

據說公主的面首是養在其他的宮殿內,而非西玄皇宮裡。

說是宮殿,不如說是囚牢,高高的圍牆將人長期困在其中,外面常常守候著無數的侍衛,誰若敢逃出去必會遭受喪命的可能。

那麼……

這男人肯定是逃出來的。

「你……你救我做什麼?」姜愷連問問題都顯得僵硬幾分。

「自然是有所求,不然你以為我救你做什麼?」

姜愷一愣,很意外。

這女人竟然都不掩飾一下自己的目的,他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西玄公主的面首吧?」

提到西玄公主,男人渾身一僵,臉色極度難看。

雲輕歌承認自己是故意的,繼續說:「我既然救了你,那麼,我們來談條件吧?」

「你……想談什麼條件?」

阮芷玉坐在原位沒動,滿臉錯愕。

雲輕歌這姑娘果然是靖王妃,竟然毫不害怕這毒人。

「西靈蠍這東西,不知道西玄公主是否有?」

既然按照阮芷玉說的很難尋到,她也沒有這麼多時間耗在沙漠上專門等到自然災害降臨吧?所以,唯一最快的法子就是從別人的手中拿到。

西靈蠍對西玄人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寶貝,甚至對他們來說如同瘟疫。

傳聞說碰到西靈蠍就會發生不好的事。

但西玄公主是個另類。

姜愷很驚愕,「你……你想讓我回去拿西靈蠍?」

「哦?你願意回去幫我拿?」雲輕歌笑得一臉無害。

她可不是要他回去拿,不過是想向他確定一件事,如果這西靈蠍真的在西玄公主手中,她想盡法子去得到就是了。

這位仁兄可真是個實誠的,竟然以為她是想要利用他回去拿。

姜愷面色越來越陰沉,猛地搖頭:「我不會再回去!」

一副誓死都不肯走的模樣。

倒是雲輕歌,已經確定了公主手中確確實實有西靈蠍,心情別提多激動了。

看來,有捷徑可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