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想到了一個絕佳辦法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38
A+ A- 關燈 聽書

「還是靜容姐姐最好了。」蘇小野一聽,蒼白的小臉上漾開了一抹微笑,隨即上前抱住了靜容的腿。

看著這孩子古靈精怪的樣子,靜容真有些無語。

……

君明輝奇怪地回頭看了一眼蘇雲沁的身後寢屋,問道:「小野不跟隨?」

「嗯。」蘇雲沁頓了頓,「我也不想讓小寶招惹麻煩。」

她的話這麼說了,君明輝一時之間有一種被她給噎著了話頭的感覺。

朝著宮宴的大殿而去。

這一路上不少人紛紛向這個方向投注了無數好奇的目光,有的是想窺探蘇雲沁的真容,有的則是對蘇雲沁指指點點小聲議論。

甚至今日蘇雲沁的臉上還有面紗遮擋,無人知道她為何要把臉給遮蓋住。

……

客棧。

蘇小陌正乖乖地看著手中的書籍,時不時抬頭看了一眼書案前的男人。

他正跟金澤他們說話。

男人一身素雅的墨袍坐在陰暗之處,很難判斷他臉上的神情。

蘇小陌盯著他看了許久,忍不住扯過筆咬了咬。

爹爹來這兒是為了找葯,就像上次在明月山莊拿的蠱葯一樣,聽說也是為了拿到蠱葯才來到這兒。

只是……

到底是什麼樣的葯呢?

「撲絲……」窗口忽然傳來了一道細弱的聲音。

蘇小陌坐在外室,風千墨的書桌位於內室,有厚重的珠簾遮擋,不易看清楚對方的情況。

蘇小陌又瞄了一眼屋中的男人,隨即下了凳子走到了窗邊。

趴在窗邊,他一下便看見了站在外面走廊甬道里的靜容和蘇小野!

「靜容姐,妹妹!」他雙眸立時發亮。

蘇小野豎起食指在唇上,做出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蘇小陌連忙從窗口爬了出去。

坐在內室桌案邊的男人聽見動靜,忽然抬頭,正好看見蘇小陌正往外爬,徒留下一隻小臀在搖晃。

看著孩子的臀,風千墨的眼神一深。

「主子,蠱葯的下落在這邊斷掉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得月樓肯定有蠱葯,到時候說不定會被拍賣。」

「只是屬下懷疑這真的可信嗎?」

金澤和金冥正在說話,表情俱是嚴肅沉凝。

風千墨手指微彎,有節奏地敲擊在桌面上,雖然聽著他們的對話,眸光卻一瞬不瞬地盯著窗戶口。

……

「妹妹,你這麼鬼鬼祟祟地做什麼哇?」蘇小陌爬出來后,看了一眼靜容,皺著眉頭很嚴肅地問道。

蘇小野警惕地關注了一眼四周,隨即拉扯過哥哥的衣袖,將他拉近。

「哥哥,很嚴肅的事情,娘親今天去參加了宮宴!說不定今天之後那那天焱國的皇帝會下旨賜婚耶,怎麼辦?」

蘇小陌瞪大眼睛,「你說的是真的?」

「廢話,我騙你幹什麼。」蘇小野白了哥哥一眼。

趕緊想辦法啊喂,哥哥別老是關注在不該關注的地方呀!

蘇小陌將小手負在身後來來回回踱步。

這模樣像個小大人。

靜容站在一旁沒說話,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們二人。

她甚至有那麼一刻懷疑自己是算錯了這兩個娃娃的年齡,他們不過才四歲,竟然能如此早熟。

這科學嗎?

正想這,門內忽然傳來了低沉的男音。

「小陌,你在做什麼?」

「哎呀,爹爹發現我不見了。」蘇小陌低咒了一聲,爬上了窗戶,露出了個腦袋來,「爹爹。」

他趴在窗台上,抬起了自己的小胖手揮了揮。

屋內的風千墨揚了揚眉梢,此刻已經起身走到了窗邊,正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站在窗邊,他一眼便瞥見了蘇小野。

「小野?」

「爹爹。」蘇小野很禮貌地朝著風千墨打了一個招呼,蒼白的小臉上揚起一抹微笑。

此時此刻,她忽然想到了一個極好的絕佳辦法。

風千墨目光落向不遠處的靜容,似是有些恍悟。

必然是蘇小野讓靜容帶出來的吧?

靜容感覺到男人逼人的目光落過來,尷尬又膽怯地扯了扯唇角,躬身道:「陛下……」

風千墨收斂眸光,轉頭吩咐:「金澤,帶他們進屋。」

金澤應了一聲,正要打開門,門外的蘇小野叫道:「爹爹,沒時間了,你趕緊進宮呀,娘親說不定要嫁給君叔叔了!」

這可是關係他們未來幸福的關鍵時刻,她可是費了很大的力氣說這話。

聽見這話,風千墨的腳步忽然一滯。

蘇小陌也叫道:「爹爹,趕緊進宮吧!阻止娘親!哦不,阻止娘親和君蜀黍!」

他可不想要兩個爹!

靜容默默的站在一旁裝死,努力想把自己當成一個透明人。

天知道,她此刻的心情是無比複雜。

若是小姐知道了這件事情,一定想掐死她吧?畢竟帶著蘇小野出宮的可是她!

……

自踏入殿內,蘇雲沁便感受到自己成為了最為萬眾矚目的人,無數人都看著她,尤其是女人,或嫉妒或羨慕或仰慕。

在場的男人也很想透過她臉上那一層面紗看見她的模樣。

君明輝走在前,蘇雲沁走在後。

瞬間二人就成了全宴會最矚目的焦點。

坐在高位上的皇帝與皇后看著今日竟是以面紗掩面的女人都很意外。

蘇雲沁跟隨著君明輝在後方行了一禮。

「平身吧,雲姑娘今日為何以面紗掩面?」高位上的皇帝沉聲問道。

「回稟皇上,民女昨夜臉被蚊蟲叮了,怕污了皇上的眼。」蘇雲沁唯唯諾諾地說道,目光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

不知不覺中,她隱約感覺到一道陰冷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身上。

視線落過去,正好便對上了今日一身紫袍的男人。

君明玄正一手舉著酒盞,另一手敲在桌面上,不過一雙眼睛盯著蘇雲沁帶著十足的不悅。

「原來如此,落座吧。」皇帝也不說什麼,抬手,示意他們入座。

隨著二人入座,殿內的舞姬走入開始長袖輕舞,整個殿內絲竹聲悅耳無比。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皇后連忙推了推皇帝,給皇帝一道眼神示意。

皇帝握拳在唇邊輕咳了一聲,淡聲道:「明輝啊,既然如此這雲姑娘已為你生了一女,你也該給雲姑娘一個名分了。」

「是。」君明輝想也不想便頷首同意了。

蘇雲沁瞪眼,聽著君明輝這一個毫不猶豫的「是」字,氣惱地一腳踩在了他的腳上。

反正他們坐在一張桌子前,她這一腳踩下去力道可不小。

君明輝吃痛,臉上表情變得古怪,一面壓抑著這痛感一面還要裝作淡定的模樣微笑看著皇帝。

這般表情,讓他整張俊臉都有些扭曲了。

皇帝有些不解地問道:「明輝,你這是怎麼了?」

「兒臣……沒事。」君明輝咬了咬牙,臉上的笑容卻變得咬牙切齒。

皇帝伸手摸了摸下巴,還是說道:「既然如此,朕今日就給你們賜婚……」

「等等。」忽然,兩道聲音同時響起打斷了皇帝的話。

一道聲音是蘇雲沁的,另一道聲音則是君明玄。

皇帝和皇后揚眉,視線落在君明玄的臉上。

皇后問道:「玄王似是有異議?」

「回父皇、母后,兒臣確實有異議。這個半路冒出來的女人來歷不明,更何況昨日還帶著女兒在小攤販上玩弄皮影戲,引起路途堵塞,還險些讓兒臣被殺手殺害。這般行徑實在有損我皇家顏面,兒臣認為,應該先好生調教一番這女子,才可成親。」

他一說,四周不少人都極度同意地點點頭。

他說的確實沒錯,這麼一個粗鄙女子,若是這麼輕鬆坐上太子妃,那些顯貴家族的小姐又該如何想?

皇帝撫弄下巴的手頓了頓。

「父皇,輕輕不需要這些教導,畢竟如今沒名沒分,兒臣心有愧疚。」君明輝瞥了一眼君明玄。

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相撞,彷彿有敵對的硝煙在瀰漫。

蘇雲沁面紗下狠狠咬了咬牙,又踩了一腳君明輝。

她倒是發現,這人自從做回太子后真是越來越無恥了!

又被踩了一腳,君明輝轉頭看向她。

蘇雲沁用眼神警告他,眼神中已經迸發出了冷寒之意。

他難道忘了他們之前的約法三章了?

很好,既然他要破壞他們之間的約定,那她就沒必要再顧及。

她忽然也站起身來說道:「皇上,皇後娘娘,實不相瞞,其實民女生了一場怪病,昨夜突發,若是與民女有任何肌膚接觸的都會被傳染,還是希望皇上勸勸太子殿下。」

說罷她一把扯下了臉上的面紗。

四周響起了一陣倒抽冷氣的聲音。

「其實民女也是有苦難言,這一張臉,皇上也看見了吧?都毀了呀!民女配不上太子殿下!」

看著突然揭下面紗的蘇雲沁,對面的君明玄都剎那愣神了。

這女人,還真是不按套路出牌!

他本以為這女人是想要搭上君明輝的太子之位罷了,多少女人都妄想著這太子妃之位,這女人倒好,竟然不想要?

看來是他想錯了?

蘇雲沁露出一臉期期艾艾的模樣來,甚至還假惺惺地抬起衣袖擦了擦眼角根本沒有的淚水。

她沒有看君明輝,也不知道君明輝此刻的表情該是多麼的陰沉難看。

她現在唯一想的只是能夠……擺脫眼前麻煩的事情。

君明輝捏拳,臉色陰鬱而黑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