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他離幸福越來越近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4:30
A+ A- 關燈 聽書

「雅音,我沒怎麼聽懂,你能說的更明白點嗎?」葉知秋頭有些大。

她不是要他……娶她吧?

「我的意思是說……你能不能在孩子出生以後,冒充一下他的父親。我不想讓他從小就跟別人不一樣,等到他以後稍微長大一點的時候,我會告訴他,他的爸爸在中國工作,你只要每年,以孩子爸爸的名義來探望他一兩次,讓他不要自卑就可以了,可以嗎?」

葉知秋鬆了口氣:「行,這事兒好說,我答應了,本來嗎,喬御仁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這事兒我絕對是責無旁貸的。」

「謝謝。」

葉知秋抿唇笑了笑:「別跟我客氣了,你最近總這麼客客氣氣,我倒是有些懷念以前那個不講理的你。」

「我不講理?有嗎?」

「還真有,」葉知秋挑眉一笑:「你那邊時間也不早了,休息吧。」

「好,那……就真的晚安了。」

她將電話掛斷,盯著離婚協議書發獃。

門口,媽媽端著一杯熱好的牛奶走了進來。

她聽到聲音,連忙要將離婚協議書藏起來。

媽媽上前,「好了,別藏了,都看到了。」

她笑了笑:「媽,別跟我爸說。」

「你爸現在也被你折騰的無可奈何了,月份都這麼大了,他能有什麼辦法呢,」媽媽說著,伸手撫摸著她的頭:「雅音呀,是時候走出來了,你這樣子,媽媽真的是太擔心了,知道嗎。」

「媽,其實我心裡很清楚,即便御仁活著,我們也走不到白頭的。」

「因為這份離婚協議?」

雷雅音搖了搖頭:「不是,因為我不忍心讓他因為我而痛苦,即便不是御仁,我也不會願意讓一個人,把自己一生的幸福都束縛在我身上。他不快樂啊,我把一個不快樂的人,強行綁在我身邊又有什麼意思呢?根本就是毫無意義的,所以我才說,即便他還活著,我們也走不到最後的。」

媽媽凝眉:「說真的,我是越來越討厭喬御仁這個小子了,他把我好好的女兒,都折磨成什麼樣子了。」

「媽……」她伸手抱住媽媽。

媽媽輕輕的拍撫著她的後背:「一切都會過去的,我相信,我的女兒一定不會這麼容易被折磨垮的。」

雷雅音抿唇,嗯,她不會吧誒輕易折磨垮的,她可是雷雅音,絕對不會被擊垮的,她發誓。

安心回國的這天,喬御琛坐在書房裡接到了林管家的彙報。

看到機場偷拍到的她的身影,他冷漠勾唇:「想辦法,找他們下達一份調查令,讓安心暫時不能再出國。」

「好的,少爺。」

「還有,開始調查美國那邊的臟器庫,我要知道這事兒除了安心,還有誰參與過。」

「好,我這就去安排。」

喬御琛將資料還給林管家:「安然呢?」

「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夫人在院子里。」

喬御琛點頭:「好了,你去忙吧。」

林管家離開后,他就起身離開書房,來到院落里。

她正在打電話。

他輕手輕腳的走到她身後。

她完全沒有注意到,只是在對電話那頭的人道:「總之你不用理他,好好的做你的事情就是了,嗯,就這樣,那我們明天見吧,嗯,拜拜,哥。」

掛了電話,她側頭想將手機放到木桌上,卻因為餘光看到了人影兒嚇了一跳。

她回頭看去,見是喬御琛,她白了他一眼:「你嚇我一跳。」

「你膽子不是大的很嗎。」

「膽子再大,也沒有你這樣嚇唬人的吧,你什麼時候出來的?」

「一分鐘以前?」

「你是鬼嗎,走路竟然都沒有聲音的。」

他笑了起來:「給安諾晨打電話呢?」

安然點頭:「嗯,他約我明天去一趟公司。」

「你讓他不要管誰?」

「安展堂啊,他每天都要去公司找他鬧上一次,真的很討厭,會很影響別人的心情。」

「站在安展堂的立場上,他一手打下的江山,被人搶走,的確不會那麼舒服。」

「就是為了讓他不舒服才搶的。」

喬御琛抱懷:「不過說來也奇怪,這公司是讓他親生兒子搶走的,他有什麼好不甘心的。」

「這些年來,他可沒把我和我哥當成親生兒女對待。」

「他不是供養了安諾晨嗎?」

安然聳肩:「供養又有什麼用,又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

喬御琛笑了笑,比起安然,安諾晨好像的確沒有什麼那麼恨安展堂的理由。

這應該才是安展堂會信任安諾晨,最後被安諾晨搶走了公司后又不甘心的原因吧。

如果說,安展堂真的養虺成蛇,那這個虺也絕不是安然,而是安諾晨。

「他讓你去公司做什麼?」

「明天公司有股東大會,我現在可是安氏集團最大的股東,有的時候,也需要去舉個手,表個決什麼的。」

她說著嘴角揚起好看的弧度,卧蠶堆出了甜美可人的笑顏。

看到她這副樣子,他伸手擋住了她的臉。

她拍了他手背一下:「哎呀,你幹嘛啦。」

「以後你不要在別人面前這麼笑。」

「什麼啊,」她看他。

「像個狐狸精,會把那些凡夫俗子的魂兒勾走的。」

她無語一笑,白了他一眼:「你這是誇我呢,還是罵我呢。」

「誇你長的美,順便提醒一下,你有專門誘惑的對象了,不能再去勾搭別人了,容易天下大亂。」

她挑眉,壞笑:「你不知道,狐狸精就得多誘惑男人才能活嗎。」

「那我的話,我取消。」

「哪句?」

「你是狐狸精那句,我反悔了,你不是。」

她努了努嘴,笑了起來,將他的手推開。

「那你就別擋著我的臉了,我又不是見不得人。」

「我跟你說件事。」

「什麼?」

「安心又從國外回來了,如果她亂說了什麼,你別往心裡去,林管家最近在做一些事情,給安心那邊放出了些不實的信息。」

安然想了想,點頭:「好吧,我不會往心裡去的。」

「你不問林管家是在做什麼?」

她笑:「不問,如果可以告訴我,你就會說了。」

「哎呦,真是個懂事兒的女人,」他揉了揉她的眉心。

她蹙眉:「我是小孩子嗎?」

「我倒真希望,你是小孩子就好了。」

「為什麼?」

「如果你現在還是小孩子,我就可以……早點兒認識你,避免開那些不必要的誤會了,畢竟是因為那些事情,才讓你受了那麼多年的苦。」

安然嘴角的笑容定了片刻,隨即拍了拍自己身側的位置。

喬御琛過去坐下,她身子微微一側,頭靠在了他的肩頭。

他沒有動,只是唇角勾了起來。

他喜歡自己被她依賴的感覺。

他跟她之間的距離,好像是真的越來越近了。

這讓他整個心裡,都好像灌進了蜜一樣。

一點一點的,他好像離幸福越來越近了。

「我媽走後,我一直都覺得,這輩子,我不會再跟女人一起生活了。」

「為什麼?」

「不知道,只是覺得……自己不會習慣跟一個女人一起生活。」

她笑:「那你是打算跟男人一起生活?這想法倒著實大膽的很。」

他笑,伸手摟著她的肩膀,讓她倚靠的更舒服一些。

「可是遇到你,跟你結婚後,我們每天朝夕相對,我發現,這竟然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她仰頭看他:「哪裡不錯了?」

「有個人相依為命,一起生活的感覺不錯,就像現在,可以隨時隨地有人跟自己說說話的感覺不錯,還有……」他說著,低頭在她唇上親吻了一下:「這樣的感覺也不錯。」

她從他懷裡起來,臉紅著拍了他腿一下:「有人誒。」

「沒事兒,你可以直接忽略,只看著我一個人就好。」

她臉更紅了:「我們明明是在聊天,怎麼越聊越變成偶像劇了。」

「偶像劇不好嗎?」

「肉麻,」她笑,重新找到了舒服的姿勢,倚靠進他懷裡。

「可是……你真的不覺得嗎,有個人可以跟自己相依為命的感覺,多好。」

安然抿起唇角。

她知道,喬御琛愛上她了。

喬御琛也不是傻瓜,他不可能看不出,最近她對他態度的轉變。

可是兩人都很默契的,從來沒有提過愛情這件事。

在她看來,有的時候,這件事兒不必非要說破。

只要兩人都明白,彼此依靠,相依為命的感覺真的很好,對於缺愛的兩個人來說,這就真的足夠了。

林管家從屋裡出來,聽到客廳里的傭人們看著落地窗外的少爺和夫人在議論他們有多麼的般配。

他走過去,幾個傭人聽到聲音,連忙散開。

看著落地窗外兩個相擁的人,他笑了笑,的確是夠般配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才是真正的男才女貌吧。

他的手機響起,他拿起看了一眼,眼神連忙嚴肅了幾分,接起:「老爺子。」

「你到我這兒來一趟,我有事要問你。」

「好,我這就去,」林管家應完,老爺子已經掛了電話。

他呼口氣,將手機放進口袋裡,心頭一陣沉悶。

這次……又是因為什麼,他還真是猜不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