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吵架也很甜蜜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45
A+ A- 關燈 聽書

他也明白,蘇雲沁肯定不會嫁給他。

但若是以現在這雲輕輕的身份,也許會願意嫁給他?

可沒想到,現在是他想多了。

蘇雲沁即便是用哪種身份,都不肯跟他有任何的牽扯。

認知到這一點,君明輝的臉色非常難看。

「這……」皇帝看向皇后。

畢竟君明輝的事情,皇帝不好自己下決定,還是讓皇后親自來做決定為好。

皇后看著蘇雲沁的眼神帶著深意,好一會兒才沉沉地嘆息了一聲問道:「明輝,你如何看?」

這丫頭的心計,她其實都看在眼底了。

不過既然這姑娘不想嫁,那兒子也不好再逼迫人家吧?

上次帶來的那叫小野的小女娃娃,跟君明輝更是一點都不像,起初她就懷疑了。不過君明輝如此篤定地說是他的女兒,她才當真了。

如今看來,果然是假的。

君明輝捏著拳頭,面色冷凝,卻遲遲沒有開口說話。

君明玄凝著他難看的臉色,嗤笑了一聲說道:「母后,父皇,兒臣看這婚也沒必要再賜……」

「父皇,兒臣希望還是給輕輕一個交代。」君明輝赫然出聲,打斷了君明玄的話。

他抬起頭,眸光灼灼地看著皇帝,那一瞬間,他希望自己眼底的暗芒能夠打動皇帝。

他對蘇雲沁一直都存在如此的執念,並不想就此放手。

蘇雲沁差點因為他的話暈倒在一旁。

這男人怕不是有毛病吧?

有毒!

「你到底是發什麼瘋?」她轉頭瞪他,用口型問道。

君明輝也轉頭看向她,眼中滿是陰鷙的光。

他絕對不會放手!

「回稟皇上,其實民女已經成過親了,還跟一個男人有兒子了,所以這是重婚了!」

「什麼?」皇后驚呆了。

「胡鬧!」皇帝也怒斥。

整個大殿內氣氛詭異地厲害。

君明輝的雙拳捏得越來越緊,手背上已經有青筋隱隱冒起。

這一切都是他逼得……

皇帝一拍桌,站起身來怒極:「明輝,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一道清冽低沉的男音自殿外傳來。

所有人都看向了殿外。

一人正牽著兩個孩子踏入殿內。

蘇雲沁聽見這道熟悉的嗓音,瞳孔微微縮了縮。

男人逆著光入殿,所有人大概只能看見一個高大挺拔的黑影輪廓,誰也不知道這是何人。

「我便是她的夫君。」那人又道。

君明輝看見這突然冒出來的男人,心口一陣濁氣混亂地攪動著,直至最後「噗」地一聲吐了一口濁血出來。

「太子殿下?」身後的下屬連忙上前扶住了他。

君明輝的身子晃了晃。

蘇雲沁也沒想到他突然吐血,怔了一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看他的脈象。

他最近身子很虛是怎麼回事?

「你在練什麼功?」她猛地意識到什麼,看向他,不可置信。

君明輝不動聲色地收回自己的手,啞著聲說:「沒有。」

不想告訴她。

他只是想變得更強一點,好為此能夠護住他們一家三口。至少不能比風千墨差……

之前在古越時,他便感覺到自己太弱了,弱到竟然連蘇雲沁都護不住!

蘇雲沁抿唇,「君大哥!」

「明輝怎樣?快宣御醫過來!」皇后也是看著自己的兒子一陣心疼著急,連忙喝了一聲。

皇帝畢竟是皇帝,神色很淡定,目光落向這正走入的墨衣男人身上,眼神帶著幾許深意。

「閣下是何人?竟敢擅闖皇宮!」

這人太過囂張了,竟然暢通無阻地踏入皇宮,如此堂而皇之,也是他做皇帝這麼久以來第一次看見的。

所有人被面前的情況給弄懵了。

墨衣的男人走入殿中,大家都只看到了一張銀質的面具遮了他的臉,唯有男人身上卓絕矜貴的氣質讓人驚艷。

「我只是來接媳婦的。」男人淡漠地說著。

「娘親!」蘇小野鬆開了風千墨的小手,撲了過去抱住了蘇雲沁的腿。

此刻的蘇小野臉上還易著容,大家也最多感嘆這小姑娘跟蘇雲沁有些像。

但另一個四歲小男娃娃就不同了,粉雕玉琢的,這麼小小的年紀,五官已經如此精緻深邃。仔細看看,這小模樣日後長大必定是個俊俏男兒。

看著如此糟糕的情況,蘇雲沁扶額。

她這下可麻煩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皇帝怒極,深覺自己的龍威受到了藐視,「來人,將這些人給朕拿下!」

風千墨扯了扯唇角,轉頭吩咐了一句:「金澤。」

聽見自家主子的吩咐,金澤連忙從袖中取出了一件文書,遞上去給了帝王身邊的太監手中。

「這是天玄國的文書。」金澤慢悠悠地解釋著。

太監怔了一下,連忙將文書遞上去給皇帝。

皇帝皺了皺眉,將手中的文書展開來。

素來都有一句話,兩國交戰,不斬來使。

而風千墨拿著天玄國的文書來到天焱國,自然也是以來使的身份。

皇帝看著文書,眸色一深。

君明輝沉默不語,手握成拳頭,那股徘徊在心口的濁氣是越來越濃烈了。

蘇雲沁也瞥了一眼君明輝,心中暗嘆。

其實若是剛剛風千墨不出現,她自己也能搞定。

不過……現在也罷。

蘇小野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

「原來是天玄國使節大人。」皇帝將文書放下,眼神很沉靜。

天玄與天焱素來關係不好,尤其是邊境之地,長長出現摩擦。

可皇帝也還是忌憚天玄,畢竟天玄那位傳說中的暴君,嗜血成性,真的想要起兵攻打過來,他們天焱國並沒有多少勝算。

風千墨禮貌頷首,說道:「既然如此,我可以將我的妻兒接走了?」

「呵呵,自然。」皇帝臉上笑容僵硬,還是禮貌地點點頭。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君明玄坐在一側看著他們,目光一下落在金澤和金冥的臉上,心底震動。

這二人,就是那日要刺殺他的人!

他不認識這些人,但他可以肯定,他們刺殺他完全只是因為這叫「雲輕輕」的女人。

嘖嘖……

君明輝到底是怎麼惹到了這麼一群煞神的?

「走。」風千墨上前,牽住了蘇雲沁的手,不由分說拉著她就走。

蘇雲沁看了一眼君明輝,不過只是一眼便收回了視線。

那一刻,她覺得哪怕說一句話都是多餘的。

他們之間……破裂了終究是破裂,再也不可能再挽回。

君明輝看著風千墨堂而皇之地將人給牽走,然而卻無力阻撓。

……

走出皇宮,蘇雲沁才掙扎著要從他的手中拽回自己的手。

「可以鬆手了。」

風千墨沒有理會她,手上的力道很重。

馬車就在不遠處停駐。

他看向兩個孩子,「靜容,帶他們兩個先上馬車。」

靜容也不敢多說,一手拉過一個孩子趕緊上了馬車。

蘇雲沁又掙了一下,依舊掙不開。

她略微有些惱,「風千墨,我又不會跑,你抓的這麼緊幹什麼?」

要跑也只有他才會跑!

哪一次不是他要不辭而別,她可從來沒有這麼對他過。

男人這大豬蹄子,果然是個無法理喻的生物。

聽見她這有些狂怒的呵斥聲,風千墨鬆開了她的手。

「雲沁。」他無奈,「上車。」

對這女人,他怎麼一點辦法都沒有?

嗯……回宮后一定要問問他的愛卿們,怎麼哄女人比較好。

蘇雲沁原本還有些惱的,可一看他那有些鬱悶而無奈的神色,心情不知怎麼就好了許多,也漸漸收斂起臉上的怒意。

「哼,走吧,上馬車去。」蘇雲沁言罷,率先上了馬車。

風千墨看著女人氣呼呼的樣子,有些失笑,也跟隨著上了馬車。

金澤和金冥站在馬車外注視著他們,二人動作一致地抬起衣袖抹了抹額際冷汗。

還真是……很嚇人的一幕。

要是再鬧下去,他們甚至懷疑主子會直接把蘇雲沁打包帶走,走土匪路線。

馬車搖搖晃晃在路上,兩個小娃娃瞪著兩雙大眼睛看著爹娘。

古怪的氣氛在馬車內瀰漫著,說不出地詭異而……微妙。

微妙在於,他們之間好像還挺甜蜜的。

蘇小陌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看出爹娘之間的那點甜蜜?

蘇雲沁默默地瞥了兩個娃娃一眼,輕咳了一聲說道:「你帶我去哪裡?」

「客棧。」風千墨語氣很淡定,「怎麼,你還想住在東宮?」

「倒不是。」她隨手撕下了臉上的易容面具,「只是之前某男說要跟我保持距離,日後咱們再見也是陌生人。」

「後半句是你說的。」某男不動聲色地拆她的台。

再見只是陌生人這句話,可是她說的。

蘇雲沁的臉色一黑,「那又如何?你不就是這個意思?」

「我何曾說過是這個意思?」面對不講理的女人,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不要理論和深究,否則女人不高興起來,一定更加鑽牛角尖。

他瞥了兩個孩子一眼,「回去再說可好?」

蘇雲沁也瞥了兩個娃娃一眼,表情也瞬間收斂。

在孩子面前吵架,確實不應該。

作為父母,他們應該在孩子面前表現出格外和睦的樣子來。

蘇小陌和蘇小野相視一眼,同時低下頭看手指,恨不能把自己的手指看出一朵花兒來。

他們沒聽見沒看見,甚至覺得爹娘吵架的樣子其實也很甜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