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王爺會出現嗎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20
A+ A- 關燈 聽書

她回頭看了一眼阮芷玉,眼底閃爍出了幾分笑意。

阮芷玉卻笑不出來,微微扶額,輕嘆了一聲。

這女人,瘋起來真令人害怕。

不知道是不是該寫信告訴靖王,他女人此刻已經著魔了……

「你只要告訴我在何處,我便答應不將你送回給她,如果你不配合,那我就只好把你送回給西玄公主了。」

雲輕歌站直身子,微微後退一步與他拉開幾分距離,以免這男人突然不高興要毒她。

姜愷皺眉:「你確定要從她手中拿到西靈蠍?她手上什麼毒物都有,只是想要從她手中拿到東西,就要犧牲另一樣東西。」

說的這麼詭異,反而更加令雲輕歌好奇了。

「你給我說說,她平日里都想要什麼東西?」

她問罷,男人的神情越發戒備,彷彿想從她的神色中看出些許端倪來。

「你不用緊張,我對你不感興趣,也不想把你禁錮之類,我只想知道西靈蠍的事兒。」

姜愷懷疑的目光在她的臉上來迴環繞,最後定在了她眸子上,女人的目光沉靜毫無波瀾,令他漸漸安定下來,尚且願意相信她一回。

「她最喜歡的就是長得好看的男人,不論小孩還是大人。」

雲輕歌:「……」

怕不是來搞笑的吧?

姜愷又繼續解釋:「除此之外,她最喜歡的就是劇毒,倘若你想與她換西靈蠍,恐怕很難,除非你能尋到一個令她十分滿意的絕色男人。亦或者你能調配出她所想要的毒藥。畢竟西靈蠍這種毒,很難拿到。」

雲輕歌捏了捏下顎。

「你餓不餓?」

姜愷一愣。

好端端的,做什麼要問他餓不餓?

雲輕歌微微一笑:「你休息會兒吧,明日我就去西玄京都,至於你,願意去哪兒就去哪兒,我絕不干涉。哦對了,我奉勸你一句,最好不要去天焱,畢竟這天焱與西玄才打仗完畢。」

男人神情依舊獃獃的,對於雲輕歌如此乾脆把他放走,甚至懷疑是在做夢。

「離天焱越遠越好,懂?」

好半晌,姜愷才點點頭。

雲輕歌滿意地頷首。

只要讓姜愷遠離天焱,又不會被西玄公主抓回去,避免姜愷被雲挽月迷惑的可能性就會大許多。

她的目的就是阻止一切雲挽月的後宮男人跟她有任何發展可能!

「我,我身上也沒什麼錢……」

雲輕歌倒也乾脆,從腰包里掏出了一錠銀子交給他,「不知道南玄那邊這麼多銀子夠不夠,不過我能幫你的就到這裡了,剩下的還是你自己看著辦吧!」

姜愷點點頭,雙手捧住銀子,心情有些複雜。

他自有記憶以來,從來沒有人對他這麼好過,這個女子是第一個。

雲輕歌轉身走回阮芷玉身邊:「我們去隔壁休息吧。」

阮芷玉看向姜愷,好半晌才點點頭。

她也真是佩服雲輕歌,怎麼這麼容易就搞定了這毒人。

看毒人的神情,也確實沒什麼惡意。

難道……是她想多了?

「等等。」姜愷忽然喚住了她們的腳步。

阮芷玉也非常警惕,轉頭看向他。

雲輕歌反倒是安慰般地拍了拍她,才回頭看向姜愷。

「你……你叫什麼名字?萬一……以後我也許可以幫你。」

雲輕歌挑了挑眉梢,隨即道:「雲輕歌。」

她以為,日後也不可能與這個男人見面,所以自然也沒有顧忌報出了名字。

反倒是阮芷玉,狠狠拉拽了她衣袖一下。

這種時候怎麼能隨便跟一個陌生人報名字,更何況這還是個男人,哦,毒人。

雲輕歌拉著阮芷玉走到了隔壁。

「你怎麼能夠隨便與他說名字,輕歌,你不知道人心險惡嗎?」

「看他這模樣倒也不像。」雲輕歌淡淡聳肩,「早些休息,明日早些去京都。」

阮芷玉搖頭,意識到什麼,猛地又拽住了雲輕歌。

「你想到用什麼來換西靈蠍?」

「要麼找個男人,要麼找個毒藥。」

阮芷玉抿唇。

「先見到這位西玄公主再說,其他事情都不好說,畢竟沒有親眼所見,我們也只是聽傳說嘛!」

看著女子那隨意的姿態,帶著幾分調侃的語調,阮芷玉忽而有些發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比起眼前這姑娘的溫淡,她反倒是緊張了。

「你說得有道理。」

……

三日後。

雲輕歌和阮芷玉到達了京都,而離開客棧的當日姜愷就沒有了蹤影。

雲輕歌並沒有在意這男人的消失,畢竟在她心底認定,姜愷不過是個過路人,她不必往心裡去。

「我們要怎麼去見公主呢?」阮芷玉問。

「嗯……」雲輕歌捏了捏下顎,「她一般都會在她的如意宮嗎?」

如意宮就是專門困住面首的宮殿,並不在皇宮,與皇宮距離稍遠。

皇帝的親妹妹,自然疼愛。

即便是這公主做再多的過分之事,皇帝也只會睜隻眼閉隻眼,毫不在意。

阮芷玉點頭,「聽聞是這樣。」

雲輕歌看向阮芷玉,「那我們就去如意宮等她。」

阮芷玉:「……」

王妃這常常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嗎?

「見她很危險,萬一她不高興,撒了一把毒我們都得死!」

「芷玉,你也太膽小了吧,她沒必要無緣無故毒死我們吧?」雲輕歌扶額,「罷了,你如果不敢去,你就在遠處看著,我親自去。」

「呃……」這樣不太好吧?

但後半句,阮芷玉也只好吞回了肚子里。

王妃做這一切可都是為了王爺,她應該幫他們的。

她點點頭,暗暗嘆息。

昨日收到了信,說是夜非墨來了……不知何時會到?

……

如意宮。

宮門口確實如傳聞般把守得極其森嚴,還有侍衛時常來回走動。

如此架勢,比皇宮更顯肅穆。

就連路經此地的百姓們也紛紛繞道,以防被這些侍衛給抓取毒打一頓。

雲輕歌抬頭看了一眼宮門,回頭再看一眼街角處躲在暗處的阮芷玉,分明這麼遙遠的距離,可她也能感受到阮芷玉滿帶擔憂的神情。

「你是何人,站在此處做什麼?」剛轉回頭,一把長刀卻迅速阻截了她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