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今生唯你一人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9:26
A+ A- 關燈 聽書

第197章今生唯你一人

呂燕坐在一旁笑著不出聲打擾,此時再看容喆便換了眼光,丈母娘的目光一向毒辣的很,這麼好的女婿人選,呂燕表示自己很滿意。

半晌后,對視中的兩人雙雙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避開對方的目光,二人的心被填的滿滿的,甜蜜之感似要溢出。

容喆此行目的達到,小婉已經看了並明白了他的心意,他覺得不方便再多留,因此看向呂燕。

這一看不要緊,容喆怎麼覺得他這未來丈母娘眼神中滿含欣慰,之前看他的時候還不這樣啊。

容喆躬身一禮,「伯母,晚輩已經探過病了,多謝伯母成全。」

「應該的,」呂燕對容喆越發滿意,小伙兒長得精神又懂禮貌,「以後沒事多來探探也無妨。」

最好早日將她閨女娶回家去,那才是真的好。

容喆驚訝的看著呂燕,這麼說,他以後能常來御史府,還能見到小婉?

呂燕彷彿會讀心術似得,還未等容喆說什麼便點了點頭,「小喆啊,以後不用跟伯母見外。」

咱們都是一家人嘛。

容喆心中雀躍,這麼說,是不是…

直到離開御史府,容喆還覺得有些暈暈乎乎的,御史夫人那句話,他琢磨來琢磨去,感覺就是已經看出了他的心思,而且對他還算滿意?

回到相府直奔玉容院,容離正在陪夏侯襄看書,見他來了容離詫異的問道,「怎麼這個時候過來?」

平日這個時候,他不是正在花園抓心撓肝的想溫婉嗎?

容離碰到過兩次,笑的實在不行,沒想到她二哥情竇初開竟然是這幅樣子。

容喆沒理容離,徑自走到以往和溫婉過招的地方蹲下,然後開始傻樂。

容離嘴角抽了抽,她二哥不會戀個愛把自己個戀傻了吧?

想要過去問問,結果被夏侯襄拉住,「他今日去了御史府。」

估計是見了心上人,正自個兒美呢。

容離悟了,怪不得她二哥這幅傻樣子,原來如此,好奇的看向夏侯襄,「你怎麼知道?」

「路上看到的,他提著大包小包的跟著溫御史的轎子,在門口待了半晌才進去。」

「我敢打包票,在將婉兒娶回府之前,他一定會經常變成那副傻樣子的。」容離嫌棄的撇撇嘴,戀個愛傻氣呼呼往外冒啊。

夏侯襄將容離拽到懷中坐下,他板正她的小臉,認真的說道,「與其關心別人,不如關心關心咱們之間的事情。」

容離奇怪的眨了眨眼睛,「咱們不是挺好的?有什麼事啊?」

夏侯襄還這麼嚴肅,整的她好緊張呢。

「比如…成婚。」夏侯襄將憋在心裡的好久的話說了出來,王府修葺好了,彩禮也備好了,納名庚貼準備齊全,就差離兒鬆口嫁他,他便立馬上門提親。

早日將離兒娶回府,他才放心。

「呃…」容離卡了殼,她沒想到夏侯襄會直接問她結婚的事情,她都還沒想過,現在戀愛談的正酣,結婚一提就是好嚴肅的話題呢,而且還有個很嚴重的問題……

她的猶豫夏侯襄看在眼裡有些緊張,難道離兒不打算嫁他?

夏侯襄緊張了起來,回想兩人相處時的情形,離兒既不排斥他,又很愛他,那現在為什麼在猶豫呢?

「離兒…」夏侯襄嗓子有些乾澀,話說出口變的沙啞,「可是不願?」

他心裡七上八下的,對所有事情都可以有千般把握萬分信心的他,可一遇到容離便什麼都小心翼翼了起來。

「什麼不願?」容離剛剛在想事情,沒聽明白夏侯襄的話,她苦著一張小臉道,「我是不會啊。」

「不會什麼?」這下輪到夏侯襄疑惑了。

不會成婚?

夏侯襄只能想到這一種可能,心涼了半截,離兒還是不願嫁他嗎?

「不會做嫁衣啊。」容離像只泄了氣的皮球,古代就這點不好,女子出嫁除非入宮,否則都要自己做嫁衣的,就她這雙拿起針線就殘疾的手,還不得把自己戳死啊!

涼了半截的心瞬間火熱,夏侯襄驚喜的將容離抱的更緊,他的聲音有些顫抖,「離兒,可是答應嫁我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沒想到離兒愁了半天是在愁嫁衣的事情,那都是小事,只要她答應嫁給他,什麼事情他都會為她做好,她只要安心做他的新娘便好。

容離伸手點了點他的鼻尖,「不嫁你嫁誰?你都進我閨房如入無人之境了,還想不負責嗎?我可告訴你,別說門兒了連窗戶都沒有。」

夏侯襄低低的笑了起來,抓過容離的手放在唇邊啄了啄,「離兒說的極是,我一定負責到底。」

喜悅的情緒在胸腔中炸裂,夏侯襄幸福的無以言表,抱起容離原地轉了好幾圈,將容離逗得『咯咯』直樂。

「好了好了,放我下來,」容離拍了拍夏侯襄,「我還有話沒說呢。」

夏侯襄坐回椅子上,並沒有將容離放下來,他現在一刻都不想讓她離開,「什麼話,你說。」

話尾音兒透著的幸福之意,藏都藏不住。

容離清了清嗓子,「我們老容家的規矩,男子不可納妾,你要娶我可得想好了,以後若想納其他女人那可是萬萬不能的。我喜歡醜話說在前面,你若能做到,那便上門提親,我一定嫁你,若是做不到,咱們趁早一拍兩散,誰也別…唔…」

話沒說完,夏侯襄就用唇讓她將下面的話咽了回去。

容離推了推夏侯襄,發現根本推不動,夏侯襄抱她抱的極緊,像是懲罰般重重吻在她的唇上,她感覺唇瓣有些發麻,心裡納悶這人是怎麼了?

過了半晌,夏侯襄的吻漸漸輕柔了下來,似情人間親昵的輕撫。

舌尖劃過容離微腫的唇瓣,夏侯襄小心翼翼的輕啄,放開她的唇抵住她的額頭道,「我夏侯襄對天起誓,今生唯你一人,若有違誓言…」

容離直接捂上他的嘴巴,「毒誓我可不愛聽,今後我只看你如何做,若是沒做到你今日所說,不用老天收拾你,我就能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你信也不信?」

夏侯襄笑彎了眼眸,拉下容離的手鄭重其事的說道,「為夫,定當不負娘子重託。」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