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如若配不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27
A+ A- 關燈 聽書

因著長刀的阻擋,雲輕歌被迫往後退了數步,看向侍衛,微笑:「我想見公主。」

「你要見公主?」侍衛持有懷疑態度。

除了皇上和太后,沒人願意見公主,就連宮中的面首們都不敢去見。

雲輕歌點點頭,說:「聽聞公主最近在尋人配一味極其危險的毒,因為至今無人敢配,我可以。」

「這……有這回事?」侍衛將信將疑。

當然沒這回事,不過都是雲輕歌隨口胡謅的罷了。

她只是想要讓侍衛放行,僅此而已。

至於若讓那西玄公主明若兮知道自己說謊入的如意宮,她也不擔心。

「你……說的都是真話?」侍衛又用奇怪的表情將她打量了一番。

這姑娘看起來柔柔弱弱的,身形又是偏瘦小的,可不像是會配毒的……

「你等等,待我去向公主稟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言罷,他轉身入宮。

沒多久,他又折回來,看向雲輕歌時眼神都帶了一抹不可思議地探究,還是說道:「公主有請。」

雲輕歌在侍衛轉身時,還是微不可查地鬆了一口氣。

畢竟面對得不是普通人,而是個極其病態的女人。

更何況在古代二十多歲的待出嫁女人,那就是和老剩女無異了。

入了如意宮,七拐八彎才在一座巍峨的宮殿前停駐下腳步。

「你自己進去。」侍衛言罷,逃也似的飛快跑了。

雲輕歌看著他飛速跑開的身形,暗暗搖頭,抬步走入宮殿內,殿內兩側整整齊齊站著宮人,大家的目光皆帶著些許好奇看過來。

而她的視線也一瞬落在了上方王座上的女人。

她坐在兩名衣著單薄的面首懷中,衣裙是火紅的顏色,妝容更是妖艷的引人注目。

一舉一動之間都讓雲輕歌腦子裡想到了三個字——狐狸精。

女人長得極近妖嬈,比雲挽月更媚惑,甚至比她所見過的所有姑娘中都要嫵媚。

這女人,竟然就是西玄公主?

還真是一點公主的模樣都沒有。

「是你找本宮?」上方的女人緩緩出聲,聲音不同於往常女子的清亮,反而極其沙啞。

雲輕歌瞥了一眼四周,緩緩點頭:「是,想與公主交換一樣東西。」

「哦?」女人似是因為她的話而有了幾分興緻,坐正身子,目光中含著幾分笑意地看著她,「你倒是說說,要換何物?若是好的,本宮可以考慮。」

「西靈蠍。」

能夠如此容易進入如意宮,本身就令雲輕歌有些意外。

「西靈蠍?」原本饒有興緻的女人面色微微一變,坐正了身子,臉色卻以極快的速度陰沉下去,「你可知道,西靈蠍這東西是本宮當成寶物似的東西。」

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大膽,膽敢來跟她談條件。

甚至,眼前這女人年紀看似不大,倒是一臉溫淡的模樣,看不出絲毫的懼怕,令她心底不快。

雲輕歌微微揚起下顎:「自然知道,此物對公主是寶物,對我而言更是至寶,這東西用來救我夫君性命。」

「原來是救命啊……」女人一聽,似乎越來越有興緻了。

雲輕歌目光極其堅定,似乎已經在心底認定明若兮會同意自己的要求。

「聽聞公主殿下喜歡命人調配各種各樣的毒藥,我自然也會用同樣難調配的毒藥回贈給公主,以此交換,您覺得呢?」

明若兮調整了一下坐姿,紅唇勾起了一抹邪妄的弧度:「照你這意思,你會配毒?」

整個西玄的人都知道這位共追怪癖很多,而且還特別喜歡制毒,只是配毒藥這種事情並非是她本人配,而是喜歡找各種有配毒經驗的大夫來配毒。

「會。」雲輕歌毫不避諱。

「那你可知道,如若配不出我想要的毒,會是什麼下場?」

雲輕歌心咯噔了一下。

這女人還真是有病的……

「想看看嘛?還藏在地下暗室里的那些配不出毒的大夫們,都成了一堆堆白骨呢!他們的血肉都成了我的寶貝們的食物,你也想成為他們之一?」

「如若配得出,你會按照約定將西靈蠍給我?」雲輕歌並不怕她的威脅。

她有膽來此,當然也想過各種危險境況,她會讓自己全身而退。

至始至終這女人就沒有拒絕過她,甚至也沒有否認西靈蠍不在她的手上,大不了自己再冒險偷一隻……

「當然。」明若兮用詭異的目光將她打量,神色間越發好奇了。

「你跟我來。」她拂袖轉身,大步往裡走,目光中含著一分淡淡的嘲弄之意。

一個女人為了救自己的夫君命都不要了?

呵呵……

她對這世間所謂的情愛從來是不屑的。

……

如意宮街對面,阮芷玉雙手握成拳頭,在原地來來回回踱著步,十分擔心。

她的心情確實非常複雜,一想到雲輕歌在裡面可能會遭受各種各樣危險事情就覺得大難臨頭。

「芷玉。」忽然,一道清朗的男音喚住了她。

阮芷玉正踱步的動作驀地頓住,轉過頭,就見深黑的夜裡兩個風塵僕僕趕來的男人。

「王爺……」喚她的自然是風涯,不過她不敢看風涯的神情,目光中明顯都是狂喜,「您快去救王妃,王妃就在如意宮內。」

他們來得真是時候,她差點想要鋌而走險,闖進如意宮了……

風涯與夜非墨二人身子幾乎要隱入黑暗之中,染著夜色的涼薄,二人身上似是都帶著幾分寒氣。

風涯率先大步走向阮芷玉,見她衣著單薄,下意識便將身上的衣裳褪下披上她的肩頭。

可……

阮芷玉微微後退數步,明顯在躲避他披上來的衣裳,裝作無所謂說:「風涯,別鬧了,我不冷,你真把我當弱女子?」

風涯的手僵在半空。

夜非墨還站在原地,凝視著他們二人尷尬的相處模式,似是早已習以為常,轉身朝著如意宮門口而去。

「你們去客棧等我。」

「阿墨,你可別……」

「你回去。」夜非墨頭也不回地吩咐了一句,語氣極其肯定,隨即往前方而去。

風涯有些無奈地輕輕摸了摸鼻尖,見阮芷玉始終與他保持三步的距離,他心頭劃過一抹苦澀,還是說:「先回去吧,他在,應該沒事。」

「可王爺才毒發過,王爺這樣不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