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爹爹好可憐的說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53
A+ A- 關燈 聽書

氣氛雖然古怪,可也莫名融洽。

蘇雲沁沒有再說話,轉而看向孩子,不知是不是錯覺,總覺得這馬車行駛了很久很長。

等了許久之後,她忽然問道:「還沒有到嗎?」

這路途有些遠呢?

上次看見他們的時候,她以為他們的客棧應該距離得月樓極近,應該離皇宮花費不了多少時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搬了。」彷彿察覺到她的心思,風千墨慢悠悠地解釋著。

蘇雲沁不解地看著他。

搬了?

看著蘇雲沁那一張懵逼臉,蘇小陌連忙解釋起來:「爹爹說,怕君蜀黍再找上門,所以呀,我們要轉移陣地,以免被敵人發現!」

他脆生生的聲音原本就格外明顯,這會兒一說出口,瞬間讓馬車內的氣氛更加奇特了。

蘇雲沁嘴角抽了一下。

「咳咳!」被揭穿的男人握拳在唇邊咳嗽了一聲,實在有些哭笑不得。

兒子到底是親的,動不動就揭穿他。

若非不是因為這是他的寶貝兒子,他非常不介意提起來暴打一頓。

「還有多久啊?」蘇雲沁瞥了一眼窗外的夜景,故意轉移了話題。

蘇小野拽了拽蘇小陌的衣袖,抬起小臉,對著哥哥做了一個特別的表情示意。

蘇小陌被妹妹拉扯了一下,連忙出聲道:「爹爹,娘親,我最近跟著金澤蜀黍學會了看手相哦,你們把手給我。」

看著孩子煞有介事的樣子,蘇雲沁向來也就習慣了,乾脆朝著蘇小陌伸出了手。

反正這小娃娃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風千墨持有懷疑態度。

金澤會看手相?這簡直如同聽到母豬能上樹一樣不可信。

見風千墨不給手,蘇小野也抓住了他的手,叫道:「爹爹!不可以打擊孩子的自信心!」

說罷把手扯著給蘇小陌了。

蘇小陌非常滿意,一手抓著一人的手,左右對比了一下。

蘇雲沁揚著眉梢等著兒子給出什麼奇怪的結論。

這點小心思,她怎麼會看不出來?

看了許久,蘇雲沁終於不耐煩了,問道:「怎樣?看出了什麼來?」

小樣兒,大寶這小傢伙越來越調皮了。

蘇小陌放開了兩人的手,學著大人的樣子用小胖手撫弄著下巴,一副深沉的樣子。

「恭喜二位呀,這可是天定良緣。」

「……」蘇雲沁嘴角抽了一下。

蘇小野在一旁連忙起鬨:「哇塞,哥哥好厲害,這好准呀!」

風千墨有些失笑,身子往後靠,倚在車壁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兩個娃娃興高采烈的樣子。

明明知道他們這是演戲,可還是感嘆著孩子都比他們大人懂事。

天定良緣?

興許是吧。

馬車終於停下了,天色已經暗沉不已。

車簾被挑開,隱隱已經飄下了幾滴雨水下來。

蘇雲沁正要牽著女兒下馬車,風千墨卻快她一步彎身一手抱著一個孩子下了馬車。

她伸出的手一空,只好無奈地撇撇嘴,跳下了馬車。

「給我安排了房間沒?」

「嗯。」他深凝了她一眼,「隨你選。」

金澤與金冥跟隨在後,看著他們二人這樣故作疏遠的相處方式,金澤連忙拉住了金冥。

「這樣下去怎麼行?」

金澤的話,讓金冥輕輕點頭,「可惜我們都幫不了。」

蠱王和蠱后這樣的存在,誰能有法子解決?

……

蘇雲沁帶著蘇小野選了一間屋子,蘇小陌則是跟著風千墨去了隔壁的屋子。

門闔上,蘇雲沁替蘇小野擦拭小臉洗漱一番后,「好了,上去睡覺吧!」

蘇小野乖乖地爬上了床榻,用被褥蓋住了自己小小身子,露出了一張嬌俏小臉蛋。

「娘親。」她糯糯地喚了一聲蘇雲沁。

蘇雲沁正將外袍褪下,轉頭看了一眼女兒,輕嗯了一聲問道:「怎麼了?」

「你跟爹爹為什麼要吵架呀?是因為什麼?爹爹好可憐的說。」

「……娘就不可憐了?」

此時此刻蘇雲沁很想爆粗口。

這可是她懷胎十月生下的娃娃,現在好了,越來越會疼愛他們的親爹了,倒是對她一點都不疼惜。

看著娘親黑臉的樣子,蘇小野弱弱地說道:「娘親哪裡可憐?娘親不是好好的嗎?」

「……」她也沒看出來那個男人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啊?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冷靜。

她扯過被褥蓋住了蘇小野的腦袋。

「睡覺,小孩子不能胡思亂想,也不能熬夜。」

「奧。」蘇小野低低地應了一聲,只好乖乖地縮回被褥之中睡覺。

娘親真的好小氣哦,怎麼一下子就生氣了呢?

果然,哥哥說的沒錯,女人可怕,談戀愛的女人更可怕。

蘇雲沁也躺了下來,吹滅了燭火,卻遲遲沒有睡意,睜著眼睛盯著黑暗。

嗯……

風千墨確實挺可憐的。

畢竟作為隱忍的那一方才是最痛苦的。

而他身上是蠱王,正是隱忍的那方。

其實,她有很多問題想問,分明他們之間可以心平氣和地說話解釋清楚,可她就是氣惱,他當初離開時說的話。

若是不好好懲罰一番,她難泄憤。

……

蘇小陌側過身,看著黑暗中立在窗邊的高挺男人。

「爹爹。」

風千墨負手立在窗邊,目光幽幽看著萬簌俱寂的夜色,聽見蘇小陌的話,轉過頭來。

黑暗中,男人清冽的透過黑暗落在蘇小陌的臉上。

「怎麼了?」

他就是擔心會打擾到蘇小陌的休息,所以將屋中的燈熄滅了。

「爹爹,你什麼時候向我娘親撒嬌道歉哇?以前娘親說了,在很多家庭里,父母吵架孩子就是遭殃的耶!你們可要趕緊和好,我和妹妹都不想遭殃。」

「……」嗯,蘇小陌每次都有辦法噎死他。

蘇小陌沒有聽見風千墨的回應,又連忙說道:「爹爹,我告訴你,撒嬌的絕招很靈的。尤其是對我娘!」

終於,那站在窗邊的男人有了絲絲動靜,抬步走到了床沿邊,將被褥重重搭在了他的小身子上。

「乖,睡覺,爹爹有分寸。」

被褥結結實實蓋住了蘇小陌,只留出了蘇小陌那一張小臉。

……

有人在這樣的夜色中猶豫著在幸福邊緣徘徊,而有人卻只能在這樣的夜色中借酒澆愁。

「哐當」一聲,酒罈自男人的手邊翻倒在地。

「唉。」鳳婆婆走進院子里,看著君明輝如此模樣,沉重地嘆息了一聲搖頭。

自從君明輝參加晚宴后,來到她的醫館就開始喝酒。

鳳婆扶起桌上歪倒的酒壺,走至君明輝的對面坐下,聲音很平靜:「你這又何必。」

她知道他沒醉。

君明輝確實沒醉,反而越喝越清醒,心底那股情緒堵得更加難受。

他抬起頭,問:「師父,我做錯了嗎?」

「嗯,你錯了。」鳳婆點頭,「大錯特錯。」

他捏拳。

「其實師父也沒看明白你到底喜歡那姑娘什麼,一個帶著兩孩子的女人,不值得你如此。你守了她五年,還沒有看明白嗎?五年而已,她都不肯接受你,說明這個女人心中絕不會給你機會。」

君明輝抿唇。

他雙眸腥紅著,卻沒有再說話。

「你啊,既然已經決心回到你該有的位置,就該好好做。我的徒兒,日後是普天之下的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普天之下的女子皆是你的,你又何須執著這樣的女人?」

君明輝扯了扯唇角。

他的?

得到再多,卻唯獨不是自己想要的。

他狠狠捏住手中的酒壺,硬生生將酒壺壺面捏開了一道痕迹。

鳳婆搖頭,卻不再勸說。

勸說再多,如若這個徒弟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都是無用。

……

第二日,蘇雲沁失眠了一宿,天色還未亮,她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蘇小野。

蘇小野還睡得香甜中,對蘇雲沁的起身毫無察覺。

蘇雲沁湊近了幾分看,發現小丫頭還翻了個什麼,扭了扭小臀,一副像是擔心被人給叫醒的樣子。

女兒這般模樣,讓她失笑。

她小心翼翼地起身,將衣裳穿戴好悄悄走了出去。

正要下樓,忽然她的腳步一頓,看見了一樓有一對男女。

女子身穿著淺淡的藍裙,衣裙不艷俗,甚至還極其淡雅好看。雖然距離有些遠,可隱約能捕捉那是個絕麗至極的女子。

她手臂挽著身邊那墨袍的男人,撒嬌似的甩了甩,動作無比親昵和諧。

而那墨袍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風千墨!

蘇雲沁眯著眼睛,冷冷地注視著樓下的一切。

然而太遠了,她沒能捕捉到他們二人在說什麼。

「皇兄,你好不好嘛,借我點錢,就一點。」

「沒有。」男人板著臉,絲毫同情之意都沒有。

風絕舞見他如此不講情面,正要說話,忽然一轉頭看向了二樓,一眼瞧見了一名絕色的女子。

「喲,皇兄這是金屋藏嬌呢?那兒怎麼有個大美人呢?」

聽見她的話,風千墨淡然地瞥了一眼二樓,視線又落回至風絕舞的身上,「鬆手。」

他眉一蹙,聲色竟是警告。

「嘻嘻,皇兄很在意呀?那你借我錢,我就鬆手!」說罷,她又扯緊了幾分風千墨的手臂。

說不定二樓那位,日後可能是她的皇嫂,那她這會兒肯定要試探試探才行。

二樓的蘇雲沁眯著眼睛看著,見那女人挽著風千墨的手臂更緊了幾分,心中一陣氣血翻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