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你還要懷疑我嗎?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9:44
A+ A- 關燈 聽書

第198章你還要懷疑我嗎?

「貧嘴,」容離佯裝打了夏侯襄一下,「可是我的嫁衣怎麼辦,我真的不會做,請人做可不可以啊?」

「這你不用擔心,平日做什麼往後便還做什麼,一切有我,我會全部準備好,」夏侯襄深深地看著她,「你只安心做我的新娘便好。」

容離同樣深深地看著夏侯襄,輕輕點了點頭,「嗯,那我等你。」

等你來娶我。

「好。」

——————

端王府中,慕雪柔正坐在正房處理府中事物,她不再像以前一般全心全意的幫夏侯銜打理王府,漸漸為自己以後開始謀划。

她不會一輩子待在王府,哪怕夏侯銜想要將她困住,她也要想法子出去。

現在的夏侯銜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再不是她喜歡的模樣,她為何還要為了這麼一個男人費心費力,雖然她心中還愛著他,可理智告訴自己,不可以再期待他的回心轉意,他們已經背道而馳,並越走越遠。

碧衣的身孕已經兩個月了,這小蹄子謹慎的很,若是慕雪柔在旁邊,她一定小心再小心,堅決不離開床榻半步。

現在碧衣是府里唯一一個有身孕的女人,夏侯銜給她撥了些人,有意思的是,這些人魚龍混雜都是從各處調過來的,除了慕雪柔的院里的人沒有調動,其他每個院子都撥了個人過來。

碧衣現在隨侍的陣容與慕雪柔得寵時有一拼,走到哪裡都是前呼後擁的,只不過所有人各懷心思,王爺的話說的明白,她們只是暫時侍候,府里缺人,待人牙子來過後定了合適的人選,她們自會派回到原主子身邊。

是以,這些丫鬟的主子們可瞅准了機會,她們覺得這是除掉碧衣肚子里那塊肉的好時機,但又不能自己動手以免落下把柄。

最好的辦法就是挑撥。

挑撥其他人動手,那樣自己坐收漁翁之利便可,根本不會惹禍上身。

想法當然是美好的,可問題是所有人都這麼想,那就會保持一種詭異的平衡。

誰也不出手,都在等待時機。

慕雪柔在得知碧衣現在身旁伺候的人是誰之後,便覺得可以放下心來,這群女人足夠要碧衣好看,根本不用她出手。

誰知等了又等,碧衣的胎竟坐的穩穩的,安安生生過了一個月,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要知道危險期是頭三個月,若是過了,再想下手便沒那麼容易除去那孽子了。

碧衣在外人眼中看著風光,走到哪裡都是前呼後擁,又自己的小廚房可以單獨做吃食,王爺一回府便先去看她,這是誰都要不來的殊榮,而碧衣竟全得了。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這段日子過得多麼辛苦,伺候她的人雖然多可她一個都不敢放心用。

以前自己的小院雖然人少,可勝在清靜,自己做什麼也不用擔驚受怕,幾個小丫頭都是忠於她的。

自從這些伺候的人被撥過來后,之前院子里的人根本進不了她的身,被排擠到院中做些粗活,碧衣雖為姨娘,可出身擺在那裡,伺候她的丫頭可是奉命來幫忙的,哪裡是她能得罪的。

所以,碧衣無論做什麼都得加小心,且就吃食一項她都不敢大意,做好的飯菜她都偷偷用銀針試過再吃,並只吃那些看起來孰知安全的菜肴,若是有不熟悉的菜端上桌,她連碰的不會碰一下。

另外,別看夏侯銜每次進後院便先來她這邊,可只是過來坐坐,和她一句話也不說,每次來夏侯銜都沉著一張臉,嚇的碧衣大氣都不敢出。

在這種環境下生存,碧衣這一胎懷的並不好,她自己有所感覺,若是有太醫給她開些湯藥穩胎還好些,可她身份低微,看王爺的樣子又不是多喜歡她,是以靠湯藥穩胎基本就是奢求。

她只能自己注意再注意,不要傷了身體落了胎,更不能被人鑽了空子害了腹中的孩子。

惜晴還是經常過來,不過並不像以前和碧衣一般親密,說話時總是時不時的便酸她兩句,碧衣聽得聽頭火旺,可又不得不忍了下來。

現在只有惜晴對她來說,還稱得上是自己人,若是連惜晴都得罪了,她怕是在王府很難立足。

這日,慕雪柔又來探望碧衣,她每次來總是帶著各種各樣的好東西,不是吃的就是穿的,表現的和碧衣還像往常一般親近的樣子。

對碧衣的關心也是無微不至,可碧衣每次看慕雪柔的眼睛都能從中看到恨意,那是隱藏至深卻又能窺探一二的恨。

碧衣坐在床上,手指緊緊扒著床沿,現在最安全的地方便是她的床,除了這裡,她哪兒都不去,身邊的人信不過,身邊的環境也是處處蘊含著危險。

她著實覺得累,卻又不得不為了肚子里的孩子打起精神來。

慕雪柔現如今的妝容有些厚重,再不似之前那般,淡施薄粉便可出門,那時候的肌膚才真稱得上是吹彈可破。

如今厚重的妝容也蓋不住她的憔悴,沒有對比還好,可像碧衣這種一直伺候她的人,不難看出她的變化。

慕雪柔坐下后,先是親親熱熱的拉著碧衣好一頓誇,接著便說到正題上來,她拉著碧衣的手說道,「姐姐這次來到沒有旁的事情,只是院里池塘里的荷花開了,我看著喜人,便想邀府里的姐姐妹妹們一起坐坐,大家好久沒坐在一起好好說說話了,正好趁這會子能親近親近,妹妹你現在身懷有孕,正是需要放鬆的時候,池塘上就是涼亭,涼風習習豈不美哉,妹妹看要不要一起出來熱鬧熱鬧?」

問完不等碧衣回答,慕雪柔徑自說道,「你我不止姐妹一場,還有主僕的情分在,我知道你怕我害你和你腹中的孩兒,可是你不想想,現在滿府就你一個身懷有孕,王爺現在待我如何我想你也清楚。」

慕雪柔苦笑了一聲,「莫說我要害你,哪怕就是別人害你,王爺都要怪罪到我頭上,你說我怎麼害你?我要拼盡全力保護你才是,不然一個謀害皇家子嗣的罪名扣下來,你覺得我會好過嗎?」

話語間滿是悲切,慕雪柔看向碧衣緩緩說道,「現在這府中,唯你我姐妹二人是至親之人,你還要懷疑我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