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在她意料之外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35
A+ A- 關燈 聽書

實則是阮芷玉不想與他一同回客棧。

以前二人相處可以隨意,畢竟那時候她也不知道他的心意,可現在已經知道了風涯對她的心思,她無法與他安然相處。

畢竟……她心底有人。

風涯說:「無妨,我們的人就在附近,一旦出事,暗衛們肯定有辦法救出阿墨。我們回去等消息,一旦事情朝著不好方向發展,我們再入宮見西玄君主也不遲。」

男人收斂了往日的弔兒郎當,此刻連面上的表情都極其沉穩。

阮芷玉愣了一下,盯著他的神情看了許久,好半晌才輕輕嗯了一聲。

她很少看見風涯會這麼正兒八經。

……

雲輕歌隨著明若兮走入了一間偌大的密室中,隨著二人踏入,密室內光線立時大亮。

原來是有宮人在一旁等候著負責點燈。

剛踏入第一步撲鼻而來的就是各種混雜的藥材氣味,嗅多了頭腦都發脹。

滿室都是葯櫃,偌大的密室內恐怕有上百個葯櫃,還有一些專門盛放活毒物的籠子池子,簡直像個古代制毒室。

雲輕歌很驚愕,甚至恍惚覺得這位公主是不是也是個醫術了得之人?

否則單單憑著喜好,怎麼可能會在這兒布置一個龐大的密室?

明若兮走在前,回頭髮現雲輕歌露出了一臉驚愕的模樣,隨即揚起唇角笑了:「每位進入的大夫都是這般神情。我要的葯很簡單,我要一種毒,服用之人必須聽我命令,倘若違背就會肝腸寸斷。」

「呃……」

這算什麼毒?

雲輕歌還是被她的話給震到了。

聽令於她,不聽令就會肝腸寸斷,這女人的心思太可怕了吧。

「公主,我若是使用這兒的活物,您應該……」

「無妨,這些東西,我從來不碰,倘若你能調配出我想要的毒,這些活物用了便用了。」

雲輕歌扯了扯唇角。

「你們,看著她,不許她離開密室半步。」明若兮指揮了兩名壯碩的侍衛,眼神凌厲。

她吩咐完,又轉頭看向雲輕歌:「還有,你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

一個時辰?

雲輕歌揚了揚眉梢,不等她給出回應,明若兮已經轉身走了。

這麼短的時辰,這是在逼她發揮無限可能呢?

她將整個密室內的葯櫃都檢查了一番,葯櫃內的藥材還算齊全,不過比起她的空間自然是不夠的。

她又到池子邊和籠子邊檢查了一番。

兩名下屬看著她煞有介事地準備藥材,也並不懷疑。

實則,雲輕歌是在看西靈蠍是否在此,不過憑明若兮這女人的狡猾,應該不會蠢到把西靈蠍放在這兒。

她撈起衣袖,從池子里抓出了一條毒蛇。

「雲小姐,需不需要我幫你?」

「不需要。」系統竟然會說要幫她?雲輕歌懷疑這系統是不是故意整她。

一直以來,這系統可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什麼幫她或者給她更多的提示……今天不知是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竟然主動幫她。

系統好像知道她的內心想法:「畢竟在這兒浪費時間,只要拿到西靈蠍,咱們也算是大功告成。」

「喲?」

「你想啊,你調配處解藥的話,任務值升高的同時,我還能現身,太棒了!」

雲輕歌實在不覺得這是什麼多棒的事情……

尤其是聽系統的聲音,好像是個男聲,日後變出個男人出來,她怎麼跟大反派解釋?這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你放心,我會是動物形式出現。」

靠!

這死系統怎麼每次都知道她心底想法?

「不用你幫我,這事兒我自己能辦。從現在開始,你不要吵我,給我一個時辰時間。」

系統聽見這話,乖乖地不說話了。

為了日後它能現身,它應該好好配合主人把這一場至關重要的事情做好!

然而……

半個時辰后,密室門開了。

「抓住她!」突然一群人闖入室內,瞬間將雲輕歌給鉗制住了。

「幹什麼?」雲輕歌正在處理自己的毒蛇,手上還沾染著毒蛇的鮮血,衣著上也沾染了些許。

這些毒蛇的血卻恰恰是解毒的良方,而非是有毒。

可侍衛們不知道,紛紛避開她的手。

「你這女人也太卑鄙了,竟然故意派人埋伏在外是不是?現在對方已經打進了如意宮,非要我們將你交出!」

為首的一名侍衛統領尖著嗓音叫道,看樣子應該是宮裡的小太監之類。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明顯被他的話弄愣住了。

「對方是……誰?」

「他自稱是你夫君!」

「噗……」雲輕歌差點沒噴血,「呃,公主殿下呢?我來親自跟她解釋!」

夜非墨?

他也太敢闖了吧,竟然直接殺進來了,看這些侍衛憤慨的模樣,想來也是打的很激烈。

這要是殺了明若兮的重要人,那她別想拿到西靈蠍了。

「解釋?你還想跟公主解釋?」這位小太監陰陽怪氣地叫道,語氣更加憤慨,「你差點要讓我們如意宮被血洗,你還想解釋?不用解釋了,公主讓我把你丟到萬魔窟。」

「呃……萬魔窟是什麼地方?」

「處理該死之人的地方!」

雲輕歌嘴角狠抽,被兩名壯碩的侍衛拉拽著往外走,手中的蛇血還沾染著,她忙不迭將這蛇血抹在了一旁的侍衛身上。

這舉動,把兩名侍衛給嚇到猛地鬆開了她,二人齊齊後退數步,與她拉開距離,生怕她的毒污染了他們。

雲輕歌微微一笑,非常滿意自己所看到的效果。

「帶我去見公主,否則你們毒發了,別想從我手中拿到解藥。」

話雖如此說,其實她根本沒有給他們下毒。

真正下毒的話,可就沒有他們什麼活路了。

至於夜非墨的突然闖入,真的在她的意料之外……

青玄不是答應得好好的嗎?

更何況夜非墨那廝之前還對她那般不理不睬,一副冷漠的模樣,現在怎麼又急急忙忙尋來了……

果然,來大姨夫的男人實在無法理解。

侍衛一聽自己可能會死,面色驟然一變,齊齊看向他們的領頭統領,希望統領能救他們。

統領卻說:「既然是兩條不值錢的命,死了就死了!你也一樣!還愣著幹什麼,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