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皇兄,你真是無趣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00
A+ A- 關燈 聽書

風千墨這該死的男人!

她自己也絲毫沒有察覺到那股熊熊的怒意燃燒起來,她捏住拳頭,手背上青筋全都冒起。

現在有一種衝動,想下去將風千墨這大豬蹄子給暴揍一頓。

說什麼後宮里沒女人,說什麼沒有其他喜歡的女人,難道都是假的?

「放手。」風千墨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二樓的蘇雲沁,又沉聲警告了一句。

風絕舞臉上漾開了燦爛至極的笑容。

「別嘛,皇兄,你就不好奇,她會不會衝下來打你?」

「……」男人默。

「我看這美人應該脾氣不好的那種,她現在看著我們就想打死我們了。看看她眼中的殺氣……」她還沒有說完,手上一麻,被她家皇兄給震開了手。

她撇嘴,暗暗瞪了一眼風千墨,「皇兄,你真是無趣呀!」

這時候蘇雲沁已經從樓上走下,聲音很平靜:「我是不是打擾到兩位了?」

風千墨抬眸,凝視著她。

風絕舞也打量著蘇雲沁,微笑道:「不打擾不打擾,應該是我打擾到你們了。」

說完這話,她還伸手推了推風千墨。

「皇兄,你說是不是?」她特地將「皇兄」兩個字給放慢了速度,生怕蘇雲沁沒聽見。

蘇雲沁眸光一閃,奇怪地看向面前這少女。

少女容顏嬌俏,一雙眸子閃爍著動人的光,鼻樑也是挺俏,如此一個可人兒若是男人看到必然會心動。

蘇雲沁掩了心底的那點不悅,微笑問道:「皇兄?」

「對呀!」風絕舞笑容絕麗,往前了兩步,竟是親熱地挽住了蘇雲沁的手臂,「皇嫂,我是來借錢的,皇兄不肯借我,你借點給我吧!」

突然熱情的模樣,讓蘇雲沁嘴角暗抽得厲害,她下意識地轉頭看向風千墨。

這是他的妹妹,還管不管?

風千墨凝著她們兩個女子如此親昵的模樣,眸底漾開一抹清淡的笑意,「既然如此,你們好好聊。」

言罷,他朝著門口走去。

「喂喂喂……」蘇雲沁瞪眼,發現那廝已經頭也不回地踏出了門檻。

而風絕舞正努力挽著蘇雲沁的手臂,一臉欣喜的模樣抬頭道:「皇嫂,我皇兄的錢是不是歸你管?」

「……」這姑娘,怎麼二二的?

「別擔心,我借的不多,就是想在拍賣會買我想要的東西。你可不知道,為了這場拍賣會,我在路上錢都被人給偷了。慘吧?」

面對這單純少女的詢問,蘇雲沁只能尷尬又僵硬地點點頭,很誠懇地回復道:「確實挺慘。」

只是……既然是風千墨的妹妹,還擔心錢的問題,可真是……

「你叫什麼?」蘇雲沁忽然問道。

「哎喲,瞧我,我叫風絕舞,跟我皇兄是同一個母后所出,你不用擔心。我皇兄啊下面有五個妹妹,只有我這麼一個親妹妹,其他的都不是親的。」

「我……」蘇雲沁很想說,她沒問那麼多,分明就只是問這個小姑娘叫什麼名字。

她倒好,解釋了一大竄。

蘇雲沁很無奈。

她的心底很無語。她一點都不想了解這麼多……

「皇嫂,你借我吧!」

「等等,絕舞,我能這麼叫你吧?第一,我不是你的皇嫂,我跟你哥已經分了。你若是要借錢,我大可以借給你,但是不要叫我皇嫂。第二,關於你皇兄的事情,不用給我說這麼多。」

反正日後也沒有什麼機會見到他統治的天玄是何盛況。

她想,日後他們之間最好的結局大概就是各自安好吧?

蠱王和蠱后的折磨,就註定了他們之間的結局。

「皇……那,蘇姐姐,我不說了。」風絕舞察覺到蘇雲沁的不悅,當即改口,「我都不說了,你不要生氣。我借錢肯定會寫借條的,我現在就去寫。」

蘇雲沁感嘆似的扶了扶額。

銀魂門不差錢,借這小丫頭一點錢都無所謂。

只是……

當風絕舞寫好了借條走回來遞給她的時候,驚得她眼珠子都要掉了。

「黃金兩萬兩?」蘇雲沁看著借條上的錢,嘴角抽地厲害,「你要這麼多錢做什麼?」

雖知拍賣會肯定是要耗費不少錢,更何況能夠讓風絕舞如此看中的寶貝必然是個頗有價值之物,但也太多了……

風絕舞伸出手指輕輕撓了撓頭,「我皇兄……」

她連忙四處觀望了一圈,確定風千墨不在場,連忙湊到了蘇雲沁的耳邊附耳說了一句。

蘇雲沁聽見風絕舞的話,眼眸瞪大了幾分。

「當真?」

「當然!」

「好,我借你。」蘇雲沁看著手中的借條,眼神漸漸凝聚了冷意。

風絕舞說……拍賣會上有風千墨想要的東西,下月就是風千墨的生辰,這丫頭想要將此物送給風千墨。

下月就是他的生辰?

……

天色已經大亮,風千墨返回客棧時,兩個小娃娃已經在一樓用早膳。

蘇雲沁就坐在兩個孩子的中間,叮囑著兩個孩子用膳。

客棧里就只有這麼一桌人,也安靜地厲害。

風絕舞也在一旁默默用膳。

看見他,蘇小陌率先放下了手中的碗,抬起手來朝著風千墨揮了揮。

「爹爹,你快來!」

「皇兄,你用過早膳了嗎?」風絕舞也抬起頭來看向風千墨,微笑。

她自從能從蘇雲沁那兒借到錢后,心情極好。

看著這一桌子人的和樂融融,風千墨鳳眸輕眯了眯,還是抬步走向他們。

這時蘇小陌故意挪動了一下身子,讓出了空位,「爹爹坐這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指著蘇雲沁身邊此刻空出的位置。

男人看著兒子,眼中多了一分讚賞的亮光。

蘇雲沁無語地翻白眼,轉頭對蘇小野道:「小寶,坐過去點。」

「為什麼?」蘇小野揚起小臉,一臉懵懂。

說話間,男人已經坐在了蘇雲沁的身側,那清冽的香氣拂來,強勢到讓她揮之不去。

蘇雲沁心中暗惱,只好瞪了一眼女兒,不再說話。

風絕舞察覺到他們之間的氣氛古怪,笑著問道:「皇兄,你找的蠱葯都如何了?」

此時此刻,轉移話題才是明智之選。

「什麼蠱葯?」蘇雲沁忽然問道。

她記得風千墨在明月山莊分明拿到了蠱葯,只是之後還是碰到她會發作,說明蠱葯根本無法徹底壓制那身上的痛苦。

哪怕此刻她坐在這兒不聲不響,恐怕也無法掩蓋身上蠱后的味道。

風絕舞獃滯了一下,轉而看向風千墨,求助似的看著。

「沒什麼。」風千墨漠然出聲,不想讓蘇雲沁擔心。

這一刻,他甚至希望這個小女人什麼都不知道。

蘇雲沁知道他是故意的,就不想告知她,所以也沒有再問下去。

「娘親,今天我們要做什麼?」蘇小野小聲問道。

「吃完就走。」蘇雲沁吩咐了一句。

他們坐的近,風千墨自然也聽見了她的話,驀地抬頭看她。

那一刻,男人心底的不悅在不斷放大。

她這話,無疑是在說急著離開。

氣氛越來越冷凝。

風絕舞平日里雖然大大咧咧,但這樣敏.感的時候再感受不到就是傻子了。

她連忙抬起頭問道:「啊,蘇姐姐,你要去哪裡啊?」

該不會就這麼走了吧?

她家皇兄咋滴這麼可憐呢!

她在桌下踢了一腳風千墨,示意他趕緊說點什麼。

風千墨淡漠而平靜地瞥了一眼妹妹,剎那間眼底涌動的情緒竟是收斂殆盡。

蘇小陌連忙叫道:「娘親,我們要去哪裡?」

「給你妹妹尋藥方。」蘇雲沁瞥了一眼蘇小陌,語氣很淡然。

說是尋藥方,其實她是想尋鳳婆婆。

她想看看鳳婆婆那兒是否會知道蠱毒,她也不期待能解了,但至少能讓她和風千墨都好過一點。

蘇小陌低低地哦了一聲,有些失望。

「我上去收拾東西。」蘇雲沁說罷,丟了筷子起身上樓。

風絕舞見狀,又朝著風千墨催促道:「皇兄,你怎麼還不趕緊追呀!人都要跑了!」

這可不是開玩笑!

蘇小野也催促:「對呀,爹爹,趕緊上去阻止娘親!」

……

其實根本沒有包袱,倒是只有一些必備的醫藥之物。

剛剛將毒銀針收入掌心,身後的門便傳來了開門的聲響。

她驀地轉頭看過去。

「你幹嘛?」看見那墨袍的男人不動聲色地將門給闔上,她眯了眯眼眸。

「你說呢?」男人坦然地將問題丟給了她。

蘇雲沁撇嘴,把東西收入懷中,起身問道:「陛下找我有事?」

她倒是儘力拉開他們彼此之間的距離,不過某男現在一而再再而三地犯規。

風千墨的瞳孔中暗芒輕閃,幽邃冰冷的視線凝著她的臉,忽然朝著她大步走近,將她猛地拉近。

「我們該好好談談。」

「談談」兩個字被他咬得很重。

要知道從他擔上暴君這個稱號開始,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隱忍這麼久。

蘇雲沁倒也坦然,抬起頭來迎視著他的目光,「想談什麼呢?我來找葯的,你來這兒,找什麼?」

她覺得,她的態度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