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公主刁難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43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揚眉,人只能被拉拽著往外走。

突然,兩名深衣的侍衛被猛地甩了過來,重重摔在了地面上。

直到此刻,雲輕歌才瞧見外面早已哀嚎遍野,侍衛們都被打趴在地上痛呼不已。

她看向殿門處,有沉穩的腳步聲踏入殿內,一下又一下,彷彿踏在了人心尖上似的,震顫心房。

逆著光線,只能捕捉到一抹高大至極的黑影輪廓。

男人身形挺拔如松,連邁步子都極其霸氣側漏。

雲輕歌暗暗嘆了一聲。

他能出現,令她高興是一回事,可也攪黃了她的事。

這件事情,她自認能親自解決!

夜非墨一眼看見她,大步走向了她,卻見一旁兩名侍衛還押著她,臉色瞬間罩上一層冰冷,橫了一眼二人。

他眼底是嗜血的殺氣,明顯在動怒的邊緣。

其餘侍衛見狀,再看了一眼地面上其他兄弟的慘狀,紛紛鬆開了雲輕歌往後退開。

雲輕歌十分無奈,還想說什麼,人就被一股吸力給吸了過去。

等站定時,她已經被他鉗住了腰際。

「我沒事。」她感覺到抓著她腰際的手極其用力,險些要捏斷她的腰際骨頭一般。

這男人的情緒一直都是如此陰晴不定,這會兒是要謀殺吧?

他方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捏她捏的太過用力,連忙放鬆了幾分力道,壓低嗓音說:「回去再找你算賬。」

這話,令雲輕歌聽出幾分咬牙切齒,但她卻絲毫不懼怕。

「我還有正事要做,你先回去吧。」雲輕歌在他懷中抬起頭來,語氣帶著幾分無奈,甚至連她自己都不曾察覺到這語氣之中的撒嬌。

夜非墨很少瞧見這丫頭撒嬌……不,或者說壓根就沒有真正見她對自己撒嬌過。

他垂眸看著她,問:「理由。」

她伸出手指輕輕撓了撓臉頰,「葯沒拿到,怎麼能走……」

「先回去再說。」他怎麼可能放她在這兒冒險。

關於西玄公主明若兮的傳聞,全天下人都知道,更何況還是個嗜毒如命的女人,誰也不知道這女人想對雲輕歌有什麼心思……

他的臉色逐漸陰沉,目光凝視著雲輕歌。

雲輕歌伸出小手拍著他心口,剛要安慰,卻不料那方已經傳來了說話聲。

「既然來了,又何必急忙走人?」

這道帶著些嘶啞的女音傳來,也令雲輕歌渾身一僵,暗暗在心底吐槽:糟糕了。

夜非墨面色淡定如斯,挽著雲輕歌轉過身面對正款步而來的女子,一身灼眼至極的紅衣,長發如瀑泄下也沒有挽發,更像是一代妖后。

她笑得妖嬈古怪,一步步靠近他們。

當女人的視線落在夜非墨的身上,一雙原本就妖嬈至極的美目微微眯細了幾分,眼中波光詭譎。

雲輕歌極其不喜她盯著夜非墨的眼神,這女人如同看獵物一般的眼神令她很想戳瞎她的眼。

於是乎,她連忙動了動,將夜非墨擋在了身後。

「公主殿下,這是我夫君,之前多有得罪,還請公主勿怪。」

「呵呵,勿怪?」明若兮唇角勾起邪妄的弧度,「你夫君殺了本宮這麼多侍衛,一個個可都是我用數以千計的毒餵養到今日的,你們說,該怎麼賠?」

用數以千計的毒餵養?

雲輕歌嘴角狠狠抽了兩下,差點沒把「變.態」的兩個字罵出口。

這女人簡直不拿人命當命看,難怪這兒的人都這麼聽話。

而剛剛被她用毒威脅的兩名侍衛一聽是有毒,立馬變了臉色,都不曾懷疑一下,看來是真的被毒怕了。

「公主殿下想要用什麼賠?」雲輕歌耐著性子問,臉上笑容卻不變。

若不是因為西靈蠍在這女人手中,她早就不忍了,一定要讓夜非墨的人把這公主教訓一頓。

此刻……

在葯還沒有到手之前,她只能忍。

明若兮唇角笑容越發妖嬈,可眸底卻沒有一絲溫度,「你說過你想要西靈蠍救你相公是不是?」

雲輕歌抿唇,心頭劃過一抹不妙。

這女人該不會……

「只要你相公留下陪我七天,我便將西靈蠍給你,至於這些死士的仇,我便一筆勾銷,如何?」

現在她是看上了夜非墨,而不需要雲輕歌再為她配毒了。

雲輕歌握拳,想都不想就拒絕:「不行!」

她已經聽系統說起過,這女人的套路就是如此。

但凡她看上哪個男人,必然會用七天或者更長時間將他們留在身邊,而留下的時間裡每日給他們喂毒,最後他們不得不對她死心塌地。

就算她願意,大反派肯定會大開殺戒,到時候如意宮毀了是小事,大反派毒再發作才是大事!

她不能讓大反派再毒發了!

她斬釘截鐵地拒絕,讓身後的夜非墨心情漸漸好了許多。

他垂眸看著她那冷傲而決斷的模樣,不動聲色地握住了她的右手,見她手握成了一隻小小的拳頭,他心頭微暖。

第一次感覺到……被人在乎的感覺。

他媳婦來此尋葯,甘願冒此危險,他之前竟然還在怨怪她說了這麼多過分話語。

他真該死!

之前的氣全都消散殆盡,他此刻唯一想到的就是將她帶離如意宮。

明若兮清晰瞧見男人不動聲色握住了雲輕歌的手,這舉動刺痛了她的眼,對於恩愛的夫妻,她都想毀掉!

尤其是此刻二人相互信任的模樣,怎麼看怎麼令她反感。

這天下沒有哪個男人可以願意對自己的妻子一心一意的,永遠都是喜新厭舊的!

「不肯的話,你們就只能去魔窟里待著了。」明若兮冷笑,「或者二人里只選一人可以去魔窟。」

夜非墨擰眉,回神時,手中漸漸凝聚出了內力。

雲輕歌連忙抓住他的手腕說:「如果我去了,你是不是放他走?」

「呵呵……如意宮豈是你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地方?」

雲輕歌心頭憤恨,只能憋著那股怨氣繼續冷淡地說:「那你想怎樣?」

她覺得自己這暴脾氣快要忍不住了。

再忍下去,會想出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說了,去魔窟,二選一,要麼一起去。」

「一起去。」夜非墨淡淡說了三個字。

雖然「魔窟」這字眼聽上去很可怕,可他也不可能放著雲輕歌在外面跟這女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