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各懷心思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0:03
A+ A- 關燈 聽書

第199章各懷心思

碧衣坐在床沿上一時沒有出聲,她並沒有被慕雪柔的話打動,慕雪柔是什麼人她最清楚不過,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她怎麼能信?

可心下再不相信,她也不能直白的說出來,碧衣裝作受到驚嚇般連忙說道,「主子您言重了,奴婢怎麼會懷疑您?早先奴婢是怕您生氣,一直不敢去看您,王爺當日喝醉了,奴婢也是身不由己,還望主子莫怪。」

碧衣企圖岔開話題,雖然這些解釋沒什麼用處,但到底是慕雪柔心裡的一根刺,她就不相信慕雪柔聽了還會那麼氣定神閑邀她去賞荷花,另外碧衣還為自己和孩子想了一條退路,不知能不能矇混過關。

只見碧衣突然悲悲切切的站起身來,之後便直挺挺跪在慕雪柔面前,「奴婢有話要說,還請主子聽一聽。」

慕雪柔心裡都要罵死碧衣了,懷著身孕給她下跪,這蹄子又出什麼幺蛾子?

她雖然想除了碧衣肚子里的這塊肉,也不是這個除法,若是碧衣現在出事,那還不都賴在她的頭上嗎?

況且今日慕雪柔來本就是個幌子,她沒期望碧衣能爽快的應邀,真要那般,慕雪柔少的不得還要懷疑幾分碧衣是否要算計她。

賞荷也是子虛烏有的事情,現在府里的女人哪個會聽她的話?

她說賞荷就賞荷了?

還真當她是得寵的時候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慕雪柔著急了,她連忙伸出手,要把碧衣扶起來,「妹妹這是做什麼?你現在懷著身孕,怎麼能跪著,快快起身,別傷了肚子里的孩子。」

碧衣倔強的搖了搖頭,她眼含淚花,「主子若是不聽,奴婢便不起來。」

「好好,你說便是,我聽著。」慕雪柔心下懊惱,她竟然被一個奴婢拿住了。

「奴婢福薄能懷上身孕便已是老天保佑,再不敢有其他奢望,奴婢愚鈍,想著若是誕下胎兒,還請主子同意奴婢將孩子交由您撫育,奴婢定讓孩子認您為生身之母,從此奴婢與孩子再無瓜葛,這孩子的母親就是您。」碧衣跪在地上將想法說了出來,這是她唯一能想到能保孩子平安出生的辦法,慕雪柔服毒身子不可能不受損,如今她用她的孩子作為籌碼,想要讓慕雪柔歇了害她和孩子的心思。

這府里城府最深的便是慕雪柔,碧衣若想平安生下胎兒,少不得要過了慕雪柔這關,現在府內一切事物還是由慕雪柔把持著,雖然她不再受寵,可大事小情還是要經過慕雪柔的。

若是不哄好了慕雪柔,但就是生產時給她找個不靠譜的穩婆,就足夠讓她一屍兩命的了。

碧衣想著,王爺早已不宿在慕雪柔院中,她想要懷孕難上加難,自己拋出的誘餌足夠有誘惑力。

到時,等自己生產完,若是王爺當真說話算話提了她做側妃,那她還有一線希望跟慕雪柔抗衡,況且她伺候慕雪柔不是一天兩天,手裡關於慕雪柔的把柄可不是一個兩個那麼簡單,若是慕雪柔敢打她孩子的主意,她就全部告訴王爺。

以慕雪柔現在的處境而言,怎麼能得了好?

那些事情還是和前王妃有關係的,碧衣看的清楚,王爺現在如此對待慕雪柔,完全是因為前王妃的緣故,若是將慕雪柔多次暗害前王妃的事情抖摟出來,慕雪柔有沒有命活還是兩可呢。

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她懷著身孕求穩不求急。

碧衣心下冷笑,慕雪柔如果不欺辱她,她便安安生生的過自己的小日子,若是惹急了了她,她也不是沒有籌碼的!

慕雪柔眸光一閃,將孩子交給她撫養?

她要碧衣的孩子做什麼?

慕雪柔並沒有被打動,若是她還想繼續留在王府,當然可以考慮碧衣的提議,有個孩子傍身,哪怕夏侯銜不寵她,可以後若是孩子出息,她自然母憑子貴。

可前提是,這孩子必須得是個男孩,並且碧衣沒有其他心思才行。

孩子長大十幾年,這其中難保會出現事端,慕雪柔可不想冒那個風險,況且碧衣怎會心甘情願的將孩子讓給她?

真是,破綻百出的謊話!

這些想法只在慕雪柔心頭轉了一瞬,只見她滿臉驚喜,不可置信的拉著碧衣的手道,「妹妹說的可是真的?」

碧衣見慕雪柔有了興趣,暗暗鬆了口氣,看來她果然賭對了。

語氣真摯的說道,「奴婢怎會欺騙主子?」

慕雪柔大喜過望,「如此,那姐姐便多謝妹妹了,快快起身,你如今可不能出半分差錯,快坐坐回去。」

那表現,當真是喜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扶著碧衣小心翼翼的讓她坐回床上,再看她肚子時,眼睛里不自覺的便帶了幾分憐愛,彷彿那孩子已經將要出世般。

慕雪柔再不提賞荷之事,話里話外都是讓碧衣好生休息,照顧好腹中的胎兒才是,待她回去便讓人送些補品過來,碧衣身子太弱得好好補補云云。

兩人均是有意迎合對方,自然交談很是愉快。

碧衣從慕雪柔臉上除了喜悅再看不出之前的怨恨,她漸漸放下心來,看來慕雪柔果然已經被她哄住了,現在算計她的人可不止一個兩個。

若是慕雪柔能將自己肚子里的孩兒當成她自己的,自然再好不過,不用她說什麼,慕雪柔自己便會出手幫她擋了那些誒算計。

她可借生產前好好養胎,當真是一箭雙鵰。

碧衣忍不住為自己的聰明鼓掌,她這些年果然沒有白跟著慕雪柔,心計手段節節攀升,這些還真要感謝慕雪柔才是。

日子一天天的過,碧衣的身孕眼瞅著就要到三個月了,府里的女人們焦急不已,她們可不能真讓碧衣坐穩了這胎,但到底用什麼法子害她,一時間卻沒有主意。

這天,夏侯銜沐修在家,突發奇想的將院里的女人們聚在了一處,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現在荷花開得著實喜人,他一向附庸風雅,若是賞花沒有美人相伴未免太過無趣。

因此聚了後院里的眾人,去涼亭內賞花作樂。

所有女人都要參加,包括懷有身孕的碧衣和已經失了寵的慕雪柔。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