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陛下可要想清楚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07
A+ A- 關燈 聽書

聽見她這麼說,風千墨一雙深邃的鳳眸定定地看著她。

蘇雲沁抬起眸子,與他對望。

她這是在給他機會,在給他解釋的機會啊!

等了半天,可這男人就只是用一種充滿深意的視線盯著她看,遲遲不開口說話,讓蘇雲沁的心中很是不爽快。

「你要是不說就算了,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

最重要的是,還摟著她的腰做什麼?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

眼前這位,真的就是可怕至極的暴君,帝王的心思不好猜,也非常猜不透。

風千墨眉一蹙,漸漸收緊手臂,將她更緊地攬進了懷裡,聲音低沉:「我來尋蠱葯。」

剛剛剎那,男人在心中猶豫衡量了許多,彷彿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告訴她。

現在話已說到這個份上了,他不應該再忸怩了。

風千墨的回答,讓蘇雲沁愣了一下。

「蠱葯?上次明月山莊那蠱葯,是假的?」難不成堂堂的明月山莊會給假藥。

蘇雲沁這些日子來了解翻看了不少蠱毒的東西,現在聽到男人提及這些,她的心情也莫名變得很沉重。

「真的,只是並非我所要的蠱葯。」他的聲音很低,見她神情似乎沒有想走的意思,終於放開了她。

「如若這樣的話,接下來,你的蠱葯可能在拍賣會上拿到?」

「嗯。」他輕輕點頭。

蘇雲沁垂眸,輕輕道:「既然如此也好,那我暫時不走了。」

看在他解釋的份上,她就不再沒事找事折磨他了。

她相信,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走。

他定定地看著她,心情倏然敞亮。

「不過,你得跟隨我去見一人。」蘇雲沁又道。

「什麼人?」他揚眉。

「天機子大師。」她紅唇微啟,說了一句。

她特地看了他一眼,發現他的神情很沉靜,似是並不意外。

看來一開始他來天焱也想過要見這位天機子大師的吧?

「好,都聽你的。」男人抿了抿唇,坦然同意了。

……

醫館如往常一般人多,隊伍排成長龍。

醫館的小廝並未攔住蘇雲沁和風千墨,領著二人一路往裡走。

在後院里,隱約聽見了說話聲。

「玄王這病,恐怕我也沒法治。」

玄王?

君明玄在裡面?

蘇雲沁看了一眼風千墨,想到什麼,她連忙上前挽住了風千墨的手臂。

這突然的動作,讓男人愕然了一下,轉頭看了一眼挽在手臂上的纖細小手,他的唇畔漾開了一抹笑意。

小女人這樣的舉止,莫名讓他心情愉快。

「走吧。」她用口型說了兩個字。

其實,她只是想要表達自己的歸屬權。

那君明玄一看風千墨便知道是誰了,到時候……

他們人已經走入院中。

鳳婆聽見動靜,抬起頭來看向正走入的二人,神情諱莫如深。

「蘇姑娘。」她喚了一聲蘇雲沁,只是這會兒打招呼的聲音很疏冷。

君明玄不由得轉頭看向了他們,視線一下便落在了蘇雲沁的臉上。

走入的這一對男女看上去登對極了。

女子絕美無雙,男人俊美絕倫,當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可總覺得有些眼熟。

不止是這女子眼熟,就連那男子也覺得有些眼熟。

君明玄微微眯了眯雙眸,所有的思緒在眼底涌動了許久最後歸於平靜。

他想,可能是自己想錯了?

畢竟這麼一個絕世大美人,他如若見過怎麼可能沒有印象?

「既然大師有客人,本王就能先行告辭了。」君明玄站起身來,掃了一眼蘇雲沁,準備大步往外走。

看著君明玄的腳步,蘇雲沁仔細打量了一番他。

這人是來看病的?

從他的面相看,確實是個有病的。

眼瞼下一圈黑影,臉色微微泛著病態的青色,故作的冷漠下卻隱藏著暴躁的脾氣。

這人……恐怕是長期失眠的吧?

她不信身為天機子大師竟然能連失眠都治不好,不過是因為君明輝吧?不過這事情與她無關。

她牽著風千墨走到了鳳婆面前。

「鳳婆婆,這是我夫君。」

風千墨怔了一下。

他沒想到小女人會這麼介紹他,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受寵若驚。

看來他家小女人很大度,根本不生他的氣。

風千墨幽深的瞳孔里閃過了一絲淡笑,說道:「大師,幸會。」

「原來如此。」鳳婆一點都不意外,從他們二人入院開始便看出來他們的關係。

這就是讓她徒弟痛苦無比的男人?

不由得,鳳婆開始上上下下打量起風千墨,用長輩審視的目光不斷掃視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果然是人中龍鳳,陛下請坐。」鳳婆微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關於蘇雲沁的事情,她都是從徒弟那兒知道,猜測到風千墨的身份,並不是多麼驚奇之事。

蘇雲沁也不是很意外,還是跟著風千墨落座。

「鳳婆婆,今日我們來是想請問一下,蠱王可能解?」她頓了頓,又解釋道,「畢竟我對蠱毒了解甚少,所以……」

「蠱王啊……」鳳婆婆語氣很奇怪,端起了桌上的茶盞,慢條斯理地輕抿了一口。

她在觀察二人,故作深沉地觀察二人。

蘇雲沁倒也坦然,迎視著鳳婆的目光。

風千墨微眯鳳眸,沉默。

一時之間,三人都未曾說話。

直到,風千墨淡然出聲:「鳳婆?鳳這一姓氏,在天焱國恐怕很少。」

「是呀!」鳳婆應了一聲,嘆息,「我們鳳家家族當初可是被驅逐了,陛下的母后應該有與您說起過吧?」

她的語氣隨意到彷彿在談論今日的天氣般。

可她的神情,狠厲而陰冷,雙眸中更是閃爍著冷芒。

蘇雲沁也察覺到了,驚了一下。

那是仇恨的目光!

被驅逐……什麼意思?

比起鳳婆的仇視,風千墨卻只是淡漠地扯了扯唇角,「想不到。」

「確實想不到呀!」鳳婆忽然放下了茶盞,「陛下敏銳過人,可惜呀,就是命短。」

「……」蘇雲沁發現氣氛很詭異。

她伸手輕輕拉扯了一下風千墨的衣袖,示意他暫時不要說話了。

「鳳婆婆,那個……我家相公脾氣比較壞。」

「哈哈哈……鳳婆婆都活到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會跟一個小毛頭小子計較這些嗎?」

「……」風千墨的臉黑了。

第一次被人叫做是毛頭小子,換做任何人都會生氣。

鳳婆的話,讓蘇雲沁都滿臉黑線。

她轉頭看了一眼風千墨,她是怎麼都沒看出來她家大暴君像個「毛頭小子」的,畢竟如此成熟的男人一點都沒有毛躁的樣子啊喂!

「咳咳,那……剛剛我請教您的問題?」

「哎呀,蠱王這東西,也叫幽冥蠱,萬蠱之王的存在,我有秘方可以解蠱王。不過,我的要求挺簡單的,畢竟……」她頓了頓,眼神犀利地看著蘇雲沁,「雲沁,你知道每日明輝都來我這兒喝得爛醉嗎?」

「呃……」

「他為了你,開始練魔功,你知道嗎?」

「……」蘇雲沁的眉心突的一跳。

那日探脈時就能感覺到君明輝的脈象異常地混亂,那可不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脈象。

他,竟然練魔功?瘋了嗎?

「我是他師父,我看著他長大,我這個人也沒有孩子,一直把他當做兒子來看待。」鳳婆感嘆似的說道,「只是沒想到,他好不容易喜歡個女子,竟是……」

她瞄了一眼風千墨。

男人沉冷地看著她,湛黑的眸中涌動著無盡的殺意。

蘇雲沁一轉頭也看見了他眸中的殺意,心咯噔了一下,下意識地握緊了他的大手。

他怎麼了?

鳳婆是威脅到什麼了?

「鳳婆是何意?」她的聲音也低冷了許多。

一開始對這位老婦有極大的好感全是因為當初她救了自己的女兒,蘇小野對她來說,比她的命還重要。

任何一個做母親的,都會下意識地保護自己的孩子。

現在這僵硬的氣氛,確實非常不適合談判。

風千墨冷嗤了一聲:「想讓雲沁改嫁君明輝?」

「不錯,正如陛下所言。」老婦微笑頷首,迎視著風千墨那嗜血冷冽的眸子,她泰然自若。

「呃……」蘇雲沁無語了。

風千墨卻倏然將她拉起,「既然如此,我們夫妻二人也不再多逗留,告辭。」

他特地將「夫妻二人」四個字咬的很重。

他是在提醒這老太婆,蘇雲沁是他什麼人。

蘇雲沁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人已經被他給強制性地拉著走了。

可剛走了兩步,身後的鳳婆慢悠悠地出聲:「你可想好呀!那日說不定你會受不住身體里蠱王的控制,把雲沁給殺了,這可是很危險的事情。」

「……」風千墨沉冷地沒有回應。

「畢竟一旦血液沸騰起來的時候,哎喲,那感覺肯定很難受吧?想撕碎一切有鮮血流動的東西,那樣才能緩解身體里的那股狂熱的暴躁。」

「行了行了,我們走!」蘇雲沁心咯噔了一下,這下換成她拉著風千墨走。

誰知身後鳳婆的話就沒有停止的意思,「陛下可要想清楚,如若你愛她,就該不會傷害她,你現在強制留著她,只會傷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