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當場傻了住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8:44
A+ A- 關燈 聽書

雪白的床單上,某處嫣紅的印記在白熾燈光下像是一片雪白中的寒梅似的醒目。

白星言當場傻住了。

視線僵硬側過,她看了看床邊站著的容景墨。

容景墨臉上沒什麼表情,視線只是在床單上短暫停駐了幾秒,淡淡移了開。

「晚餐我讓人送過來!」沒再看身後的她,他走出了房間。

只是,沒隔一會兒,又再次回來了。

進屋的時候,手中多了一支藥膏。

瞥了眼床上坐著的白星言,藥膏遞過去,他一臉淡漠,「拿著!」

白星言還在發矇,沒接。

容景墨斜睨了她一眼,一步一步地向著她走過去。

來到床前,身體慢慢傾下去,雙臂圈固在她的身體兩側,他盯著她被單下遮住的部位看了一眼,「需要我幫你?」

白星言警覺地往後縮了縮,迅速拉攏被單包裹住自己,騰地從床上站了起來,「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

沒敢去看他的臉,從他手中奪過藥膏,她悶著頭匆匆往浴室而去。

容景墨給她的是什麼葯,不用看她也知道。

昨晚那麼激烈,她應該腫了吧?

這種事真讓他來,沒準她的情況只會越來越糟糕!

反手將浴室的門鎖上,給自己放了滿滿一大缸的溫水,白星言舒舒服服地泡了個熱水澡。

昨晚的容景墨還是和那一夜一樣的粗魯,體力驚人,沒完沒了,半點不懂溫柔。

一個晚上下來,白星言身上就跟調色板似的,青青紫紫印記很多,色彩斑斕又豐富。

雙腿很痛,床單上的那抹紅,應該是她傷到了哪兒。

放鬆自己在浴缸里泡了很久,走出來的時候,忽然發現嗓子有點疼。

皺了皺眉頭,她不舒服地揉了揉。

容景墨的視線從不遠處掃過來,目光深幽地盯著她打量。

在白星言走近的時候,冷不防地,他緩緩吐出一句,「昨晚,你叫了很久!」

幾秒的停頓,漆黑的墨瞳深了幾許,「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大聲。」

懶懶的聲音,音調拖得有點長。

白星言悶著腦袋,「咚」的一下撞上了旁邊的牆壁。

也懶得去管自己撞痛的額頭,紅著臉龐,她怒,「我哪有?」

她昨晚所有的嚷嚷,全是讓他停下之類的話吧?

從他口中說出來,被描述成什麼了?叫/潮嗎?

容景墨懶懶倚著床頭柱,盯著面紅耳赤的她看了一眼,唇角若有若無地抽了抽。

白星言不想和他在這種問題上爭執,越過他往衣櫥而去。

她被折騰了一夜,走路一瘸一拐,姿勢有點怪。

容景墨還在盯著她看。

白星言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今天沒去公司?」

「已經回來了。」容景墨收回視線。

「……」白星言默。

果然體力變/態!

同樣是一個晚上的不眠不休,第二天她累得快要死去一般,他卻能仿若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去上班!

這個時候還早,剛五點過。

白星言看了眼手機的時間,忽然想起了昨天和霍清風的約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