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顧董事長的請求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6:08
A+ A- 關燈 聽書

楚行不願離開梧城,但我一直催促他,他沉默不語的送我回家,我很固執的站在門口一動不動,他見我這樣,嘆息問:「真要趕我離開嗎?」

現如今我身邊的人所剩無幾,唯一一個可以交心的季暖還在監獄里。

說實在的,我不太捨得他離開。

但最近一直有人給他頻繁的打電話。

我清楚的明白他有許多繁事纏身,我不願再耽擱他的時間。

更何況我不願他面臨我的生離死別。

我點點頭說:「嗯,給我點獨處的時間。」

「九年的獨處時間還不夠嗎?」

我一怔,今年正逢我父母去世九周年。

這九年的時間過得忙忙碌碌恍恍惚惚,我從沒有為自己做過什麼。

唯一一次還是此生最錯誤的決定。

倘若可以重新開始,我不會選擇嫁給顧霆琛的。

我蹙眉,堅定道:「謝謝哥這段時間的照顧。」

見我執意已決,楚行答應待會就離開。

他送我進了房間親自替我卸妝,有點笨拙但勝在耐心,卸妝了的臉留著淺淺疤痕,楚行看見更為難過了,顫抖著嗓音問:「這是怎麼回事?」

我猶然記起那天,顧霆琛為了保護溫如嫣將我推倒在地上,那天我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告訴他我也痛,可他卻沒將我放在眼裡。

即便到了後來,他也沒有問過這個傷口。

我笑說:「不小心摔的。」

「怎麼摔的能摔成這樣?」

楚行猜到事情不簡單,但見我不願意說他也沒有追問,我眨了眨眼擔憂的問他,「取消跟顧家的合作,對楚家的損失大不大?」

我一直在商業場上混跡,楚行知道隱瞞我是沒有用的,所以坦誠道:「有的,但顧家也會受到牽連,於我而言也不算是一件壞事。」

我垂下眼眸,說:「楚行哥哥,謝謝你。」

「笙兒,你是時家唯一的千金,生來高貴,掌握梧城最大的權勢,現如今你放棄一切自然該由我守護,你曾經是什麼尊榮以後也會是什麼尊榮,我要讓梧城、讓顧霆笙知道,他不在意的自然有人珍之重之。」

有人珍之重之……

楚行給我做了一頓熱騰騰的晚餐就離開了,回到S市的時候他給我打了個電話報了平安,並細細叮囑道:「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從S市到梧城也就兩個小時的飛機,無論何時,無論何地,我定會兩個小時之內出現在你的面前,笙兒,有什麼事千萬別自己一個人硬扛著。」

我應著,感激說:「謝謝當年的媽媽給我一個哥哥。」

「傻孩子,你是我的一切。」

我笑說:「嫂子聽見會吃醋的。」

「不會的,她跟我一樣愛你。」

「嗯,我先掛了。」

掛了楚行的電話之後我洗了個澡就睡下了,第二天一大早接到郁老師的電話,她是我年少時的鋼琴老師,期間一直都有聯繫,我一有時間就會去找她練琴,這麼多年下來我的鋼琴技藝是很高的,所以郁老師經常會在自己有事的時候讓我去梧城的第一大學幫她上一課,正比如今天。

我想著自己無事可做便索性答應了,起身換衣服化妝,不想讓自己看上去那麼高冷,所以我就穿了一件鮮色的冬季長裙,穿了一雙平底鞋,又化了個淡妝,很淡,淡到只是恰到好處的遮掩了臉上的淺淺疤痕。

學校里都是學生,我車庫裡又都是跑車,不想太招搖所以打車去了學校,剛到學校我就接到了一個暫時性不願接的電話,但因著他是長輩,再加上對我一直都不差,我站在校門口接起問:「爸找我有什麼事嗎?」

梧城最近都沒有下雪,陽光普照的,我仰著頭望著天上湛藍的天和白皙的雲層,聽見顧董事長無奈的問道:「你和楚行是什麼關係?」

我裝傻的問:「怎麼啦?」

「他昨晚撤銷了和顧家的所有合同,甚至賠了一大筆違約金,可顧家需要的並不是這個違約金,笙兒,顧家需要的是那些合同。」

「爸,有些事我做不了主。楚行想為我出氣連我都阻止不了,你以後有什麼事就直接問顧霆琛或者想辦法解決吧,因為事到如今,外面的一切都跟我沒關係,我也阻止不了,你不要拿這些事叨擾我了。」

我的口氣過硬,顧董事長有片刻的沉默。

半晌,他問:「你們離婚了你就不能是我兒媳婦了嗎?笙兒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反對溫如嫣進顧家的大門,但霆琛覺得自己一直欠她。」

頓了頓,他又道:「霆琛不愛她,只是覺得自己虧欠她,而恰巧,在他的心裡他從始至終就固執的認為,他欠她一場婚禮。笙兒,他暫且沒有想明白自己對你的心意,他打小就在我的安排之中成長,從沒有偏離軌道,也未曾反抗過,可能他自己覺得沒反抗的必要,直到遇到溫如嫣,那是他第一次跟我作對,他可能覺得跟你離婚就是贏了我。」

「爸,顧霆琛是個成年人,自己做什麼有自己的思考,他喜歡誰也是他自己的事,我和他離婚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誰也沒有欠誰。」

顧董事長嘆息,許久才請求一般的問;「你們能復婚嗎?」

「我和他之間已經沒有可能。」

「笙兒,只要你願意我就能勸動他。」

我快速道:「我不願意。」

我認識他三年,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再清楚不過,在顧董事長的眼裡顧家利益至上,現在有人威脅到這個利益,他一定會剷除溫如嫣的。

但他現在敵不過顧霆琛,敵不過的話就動不了溫如嫣,動不了她顧霆琛就還是會娶她的,所以他把辦法想到了我身上,他希望我能和顧霆琛復婚,這樣楚家不僅會跟顧家合作,還會因為我的關係更近一步。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在顧董事長的眼裡,我千金不換,而溫如嫣一文不值。

我該慶幸自己是時家千金,所以讓他珍惜多年。

我不願參與他們之間的紛紛擾擾,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浪費,我掛了顧董事長的電話之後就去了一樓教室,這些學生看見我來興緻高昂。

「時老師,幾個月沒見你來給我們上課了。」

「你最近是不是談了男朋友而忘了我們啊。」

「時老師,你今天教我們什麼曲子?」

「時老師,你今天依舊很漂亮啊。」

「……」

他們雜七雜八的問我許多問題,我有些應付不過來只得微笑,說起來我和他們的年齡差不多大,如果按照正常的人生軌跡,我現在應該是和他們一般的,坐在教室里等著老師上課,也要期末考試。

「時老師你怎麼不說話啊?」

一個年輕的大男孩問我。

我笑著打趣說:「都讓你們說完了讓我說什麼啊?」

「哦,時老師有對象了沒?」

凈問一些沒營養的問題。

我笑說:「好啦好啦,開始上課了。」

「今天時老師教我們什麼曲子?」

「風居住的街道。」

我從沒有在大庭廣眾之下彈過風居住的街道,更或者說自從父母去世之後我再也沒有碰過這首曲子,是不敢,也是心裡下意識在逃避。

這或許是我給他們上的最後一課,所以我想把這首曲子留給他們,我想把我心裡最珍貴的都給予他們,希望他們以後能記得我這個老師。

鋼琴曲,風居住的街道。

那首譜子存在記憶深處,聽那人又彈過幾遍,回憶起曾經,回憶起不久前在教室里聽的那首鋼琴曲,回憶著那一聲又一聲的小姑娘,我閉著眼就彈奏出這首曲子,跟那人一模一樣的鋼琴聲,涓涓入耳。

風居住的街道,其實風並不曾在這裡居住,或者停留,他只是路過了,在你我都年少的時候,捲走了我們的時光,你在這樣一陣風過後離開了這裡。而我一直在原地等,可是風已經走了,整條街他帶走的只是一片片落葉。本來朦朧的一切都在哪裡漸漸的被水暈開,更加朦朧,最後看不清,即使是一個背影也看不清,留下的僅僅只是一個人的回憶。

什麼都走了,空空蕩蕩……

我笑,可眼淚抑制不住。

我停下,學生紛紛問我為什麼會哭。

我微笑說:「那是老師的小秘密。」

一節課結束之後我拿著包離開教室,但出去一怔。

顧霆琛是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我驚訝問:「你怎麼在這裡?」

顧霆琛穿著一身正統的黑色西裝,面容冷峻,眼眸深邃的望著我,他抿了抿唇,嗓音漠然的問:「時笙,你剛剛為什麼會哭?」

我笑問:「跟顧先生有關係嗎?」

顧霆琛被嗆,臉色不大好,但仍舊固執的問:「你的小秘密是什麼?」

我蹙眉,「你聽不懂人話還是怎麼的?」

我的小秘密是關於那年那個人,那首鋼琴曲。

跟眼前這個顧霆琛沒有任何的關係。

我不想在這兒跟顧霆琛鬧,所以扔下這句快速的離開,顧霆琛緊跟在我後面,我終於沒好脾氣道:「顧霆琛,你究竟想做什麼?」

我瞪著他,沒有一點好臉色,顧霆琛卻笑開道:「很少見你生氣!」

我怔住,「你究竟要怎麼樣?」

沉默許久,他忽而道:「我後悔了。」

我懵逼問:「什麼?」

「時笙,我後悔跟你離婚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